這次南神演講的感覺很不一樣

九月廿四與廿五日兩天,台南神學院舉行新學年度開學師生退修會,我有幸受邀去主講,共計講三場,第一場的題目是「獻身傳福音與我」,第二場題目是「我的神學院時代」,第三場我講「保有獻身的使命感」。
這次回去演講,距離上次回去神學院演講的一九八五年,已經有十七年之久;上次是陳主顯牧師安排邀請的,那次演講確實讓許多學生意猶未盡。這次則是由曾昌發牧師安排,也是一樣,學生提出的問題不少,可惜我因為感冒加上沒有休息,從九月23日禮拜一大清早帶東門學苑學員下嘉義去參觀台灣首座二二八紀念碑,沿途講解整個建碑過程發生的事件和遇到事故的點點滴滴,喉嚨就已經開始有沙啞的現象。然後沒有任何休息,隔天一早就開始第一場演講。我又有一個壞習慣,就是雖然有擴音器,演講還是很用力,結果第一場講完後就沒有聲音了。當第三場演講開始時,竟然發不出聲音來,有幾位同學看到這情景,趕緊沖泡「膨大海」的熱茶給我,也有同學趕緊拿喉片給我潤喉,但是,沒有聲音就是沒有聲音,最後勉強「擠出」一絲聲音來,才把第三場演講完成。如果我有足夠的聲音,我想應該可以講得更詳細且更好。不過,也很可能因為這樣,使我更驕傲。上帝知道我的軟弱,用「失聲」讓我知道適可而止的重要性,以免自己太過「膨風」而落入撒但的誘惑中,那就不妙了。

在第一場演講中,我從自己為甚麼要獻身當傳道的背景開始述說起,我很坦白地告訴所有在場的師生,自己為甚麼要進入神學院的原因,然後提起經常在反省進入神學院的動機不純導致心神不安,以及後來決定志願到東部去牧會的理由。

第二場演講,我說到自己在神學院求學時代確實是讀過一些書,特別是在東海大學進修那年,我幾乎用所有時間泡在圖書館裡,甚至連夜晚也一直在教室讀書到深夜才回去宿舍睡覺。除了讀書,我是用所有的錢買書、訂閱雜誌刊物、報紙等。第一次牧會是用三噸半的小卡車,這次來台北是用十五噸加長型大卡車載書。

在第三場演講中,我告訴同學怎樣使自己保有不變的獻身使命感。我特別提到三件感受相當深刻的牧會經驗,包括農民生活的困境、小兒麻痺流行的恐怖不安之經驗,以及在監獄聽到囚犯心聲的感受和反應。這三件事影響到我後來在牧會工作中,能一直保有相當高的警覺度,使自己知道怎樣維持最高的獻身使命感。在三場的演講中,我一再告訴同學必須用許多時間讀書,也需要自律和自我要求,讓自己持續不斷地把目標擺在前面,然後努力向著目標奮力邁進。

以上三場的每一場演講之後,都有同學分組討論,也有老師參與小組討論中,然後由學生來發表他聽了之後的感想、回應,以及提出問題。非常有趣的是:就像我三年前在台灣神學院演講時,學生問我的問題一樣:「盧牧師,像你這樣的牧會態度,你的妻兒對你的反應怎樣?」我真的很訝異今天的年輕人,尤其是神學院的學生都會關心到獻身傳道的伴侶和子女的問題。而我的回答就像當年回答台神的學生所說的,我甚少想到他們,我對南神學生說:「我娶了一個『僕人』為妻。」我告訴南神的學生,我真感謝上帝,因為在結婚蜜月旅行中,我的妻子淑英就告訴我說:「你走到哪裡,我跟你到那裡。」使我想起路得對她的婆婆拿娥美所說的話。對今天講究兩性平權的女性,一定無法想像淑英會有這樣的想法和生命告白。

我說這次的感覺是不錯的,有兩個主要原因:

一是學生有禮貌多了。這比我在台灣神學校園的感覺還要好很多。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樣感覺,只是覺得每當學生遇到我,無論是在校園的哪一個角落,都會臉帶微笑的問安「嗨」一聲,有的則是很習慣的說「平安」。這樣的景況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遇到過了,如今在南神的校園中再次重現,使我感到相當的溫馨。我告訴新任的院長黃伯和牧師說:「我覺得學生很不一樣,好像很有禮貌耶,與以前我在教會公報社的時代所遇到的大大不相同啊!」黃牧師也認同我的感受。

二是我發覺他們專心、活潑且有活力多了。在每次演講或是回應報告之前,都會有安排十至十五分鐘的詩歌時間,這些帶動唱的同學都很盡心地把詩歌的美表達出來。當然台南神學院學生唱歌是出名的,只要聽他們唱聖詩,我就不想再唱其它甚麼搖來搖去的詩歌,因為任何一首聖詩,只要是由他們來唱,保證好聽又扣人心弦。

但使我感動的是:他們聽演講時的態度之專注才是真正吸引我的地方。我不知道是否因為我的聲音已經沙啞,若不是專注聽講,可能會聽不清楚,但我相信不是這樣,而是他們真的很認真在聽,這不僅從我站在前面看到他們臉部表情的反應是這樣,且是從他們提出的報告中更可明白他們確實很認真地聽我演講,才有辦法在討論中做出許多扼要的結論來,和針對發現的問題提出疑問。

使我感動的另一點是:黃伯和牧師是排在最後一場(第四場)演講,當他要演講之前,還特地將我的前面三場演講整理出五點主要內容,並將之重複敘述大意,然後接著才是他對該院未來願景的陳述。其實,他用半個小時的時間整理出來的五點,也正好是他對我三場演講所做的回應,這樣可以再次幫助所有的同學更清楚這次退修會的整個演講脈絡。黃牧師也親自出席參加聽兩天的演講,且還帶一個小組討論。不但是他,學校其他的老師也幾乎都出席聽演講,這一點倒是我以前在南神沒有看到那樣整齊的出席率。

演講過後回來,我們教會接到學生傳真來的資料,都是要索取咱教會週報的。我曾答應要寄給他們,我真盼望所有的傳道者都會把他們教會的週報弄成像咱教會週報這個樣子,這樣的週報才能提昇教會的品質,因為文字乃是表達內涵的最好工具。週報也是一種「小眾媒體」,會善用週報的教會,就會明白週報的好處和功用。如果咱教會的週報可以幫助這些學生在將來畢業後到教會或是機構去工作,也會將週報的功能轉換成他工作的輔助工具,則咱教會今天所提供的週報,就是利益了未來整體教會的發展,這也是一種奉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