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聖經來」宗教改革給我們的信念

發生在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的宗教改革運動,迄今仍舊是世界歷史上一個重大的轉捩點,因為這個改教運動,使基督教傳福音的事工積極向外擴展,而有十七世紀的敬虔主義出現,呼籲信徒過敬虔的信仰生活,並且同時由基督教會發起一股極大的海外傳福音浪潮。也因為這個傳福音異象,才有今天的基督教會在全世界各地設立,不但改變許多地區的文化,也同時改變許多人類近代歷史的輪廓。當然,這期間一直被歷史和社會學者引為爭論的議題,就是基督教攪亂了其傳福音地區原有社會與文化的生態,這點的是是非非並不是簡單的三言兩語就能論出個結果,但對今天的基督教會確實有很值得深思反省的價值。

宗教改革的背景當然與當時的教會生態之腐敗有密切關係,否則就沒有改革的必要,也不會有改革的空間。簡單地說,當時的教會之所以需要改革,主要原因就是在於當時的教會已經有嚴重違背聖經的教訓,且事件不斷地出現,才逼得當時在修院教書的一名默默無聞的學者馬丁路德忍不住,決定冒著生命危險站出來,將他所看到、知道的弊病寫成九十五條「抗議文」,公開示眾,而引起當時宗教領袖的震怒,宗教改革於焉而成。

馬丁路德改革運動時有提出三項主要的信念:其一,人是因為信耶穌而得救。其二,聖經才是教會最高的權威。其三,每個信徒都是傳福音的「祭司」。

在第二項運動中,長老教會創會者約翰‧加爾文則更進一步地宣示:教會的基礎是聖經,聖經乃是上帝的話,教會就是建造在聖經上帝的話的基礎上。他甚至強調,所有教會舉行任何聚會時,都必須讀聖經、講解聖經的信息。因為聚會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傳講聖經的話語,讓信徒都能明白聖經上帝的話,並且依照聖經上帝的話語的教訓去遵行。

為甚麼馬丁路德會以「聖經是教會最高的權威」做為推動此項改革運動的信念呢?原因就是當時的教會有兩個嚴重錯誤現象;一是禁止信徒讀聖經。為了不讓信徒能讀聖經,當時所有聖經的出版品都是用拉丁文或是希臘文印行。想要讀聖經,就必須進入修道院去修希臘文、拉丁文,而進修道院,通常都是要參與服事教會的事工。只要是有人進入修道院,就有機會被神職人員強力「洗腦」,灌輸服從教皇的觀念,並且將這樣的觀念轉化成為一種信仰。二是教皇所講的話被當作比聖經的話語還要有權威,任何發生爭議的事務,只要教皇說怎樣,就依據教皇的決定為決定。即使教皇所做的決定有明顯違背聖經的教訓,也以教皇所做的裁決作定案的基準。

但我們知道,在當時歐洲有許多大地主、財主,為了要保護家族的財產,怕財產被教會透過立法的權勢徵收,使之失去富貴生活的依據。因此,通常都會要孩子投入兩項工作,一是從軍,另一是進入修院成為神職人員。前者可以因為有家族的財力作背景靠山,在軍政上取得優勢,很快就掌握軍政大權。後者則是透過修院的研習功課成為神職人員,然後再利用家族財政、軍政之優勢,培植神職子弟將來取得主教的職位,進而窺探大主教的地位。這樣的例子在當時的基督教會甚多。換句話說,這些在當代社會有顯赫名望的家族,從軍,是為了維護家族勢力,而獻身當傳道工作,則是為了要保護自家的財產,這就是嚴重墮落的主要因素之一。

因此,當馬丁路德推動改革教會的理念之後,緊接下來的,就是要如何幫助所有的教會真的「回到聖經來」?人民看不懂聖經,怎能知道聖經寫的是甚麼?單聽神職人員講的,不會有差錯嗎?教皇的決定若是違背了聖經的教訓時,有誰可以糾正他,讓他知道所做的決定是不符合聖經教訓呢?

一五二一年,馬丁路德從教廷下令德國召開的宗教法庭議會走出來後,被他所屬教區的諸侯腓勒德克(Frederick)派人將他「逮捕」到一安全的地方瓦特堡(Wartburg Castle),將他隱藏起來,保護他,以免被教廷所差派的人抓去。馬丁路德就利用在瓦特堡居留的那段時間做了一件影響深遠的事,就是翻譯聖經。他將新約聖經直接從希臘文翻譯成為當時最普遍通俗的德國語文。由於這本聖經翻譯出來,使當時的德國民眾都看得懂、會讀,進而使原本教廷禁止人民閱讀聖經的禁令形同虛設,而人民也因為能自己閱讀聖經、明白聖經,宗教改革運動因此迅速擴張到整個歐洲社會,而讀聖經就因此成為一股新的浪潮。時至今日,馬丁路德所翻譯的這本聖經,不僅是成為基督教會重要的文獻,且是德國區分古典德文與近代德文的一個分界指標。

我們可以用這樣的話說:宗教改革之所以能夠真正推廣開來,且能成功地影響到各地教會進行改革工作,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馬丁路德翻譯出來的這本人人看得懂的這本聖經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因為大家都喜歡讀聖經,教會改革的工作就在每個人的生命中、每個家庭裡產生了新的力量,使信徒成為「新造的人」,也使教會成為新的福音器皿。聖經成為大家共同遵守的生活與工作之準則,更成為教會論斷是非、對錯的唯一憑據,而不再是教皇,也不是神職人員,因為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就是權威。也因為這樣,宗教改革運動就產生一股強有力的普遍信念:回到聖經來!

宗教信仰最容易墮落的關鍵,就是宗教人員不再重視經典的教導,更嚴重的是把自己的話當作「經典」,用來愚弄信徒,讓信徒把宗教師當作神明看待,這才是信仰墮落的第一步。因此,要讓宗教信仰有正確的教導,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從教導信徒認識經典開始。一個宗教師如果對經典沒有興趣,也沒有善盡教導的工作,那是腐敗的開始,信徒應該要特別注意。

今天也是這樣,如果要改革教會,並不是高喊「我們教會要改革」這樣的話語就能達成的,也不是隨便引用幾段經文就能成事的,真正要改革教會的弊病,最主要的,就是要大家「回到聖經來」。如果沒有「回到聖經來」,我們可能會拿了很多教會法規條例,也會依據許多政府法令,更會引用許多企業單位成功改革的例子來對待教會這個信仰團契,結果達成的是,在表面上看起來是改革了,實質上是脫離了信仰的內涵和基本原則,這樣的教會不已再是原本應該有的信仰團契,而是一個社團,更像一個事業體,距離信仰團契和信仰見證只會越來越遠,對整體教會一點幫助也沒有。因為它已經失落了上帝的話的基礎。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