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相當欣慰的事

上禮拜一(十一月十一日)上午辦公室幹事陳惠卿姊妹打開教會電子信箱,收到一封來自香港的信,信中內容讓我看了相當欣慰,這封信是這樣子寫的:

盧牧師:
本人是香港『福音證主協會』的聖經事工主任,在Internet上看見牧師在網站內撰寫的精彩內容,深感不單是對牧師事奉教會肢體們的祝福,也是對網上閱讀牧師的同工、信徒們的幫助。
本人在『證主』內是專責電子工具光碟的開發,因此對能助信徒及同工們研經的內容及可製成電子工具資料深感興趣。
在今年七月本會新研製了一套研經用的『聖經電子工具』;這工具的特色是可在繁體及簡體字的電腦視窗內執行,並且提供可加入研經工具的能力(即所謂:Plugin功能)。換言之,可加入牧師撰寫的資料。
不知牧師可否同意本會把『聖經研經園地』及牧師的未放上網上等資料製成多個『Plugin』(包括繁體及簡體字版本),供使用『聖經電子工具』的肢體們下載使用。又因為這產品服事對象不單是香港及台灣的肢體們,更包括中國大陸的信徒。因此我們盼望能用免費的方式供使用者從Internet上下載使用。故此若牧師考慮我們的請求授權我們製作『Plugin』時,也懇請牧師也考慮不收本會任何費用使用牧師的資料。本人的聯絡資料
姓名:林得坤傳道
電郵:Calvin@ccl.org.hk
聯絡電話:852-27258558

我之所以感到欣慰,是因為有國外的出版單位知道我寫有關聖經方面的書籍,包括聖經信息、聖經導讀、聖經信箱,以及牧會筆記等等。再過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還會有新出版的「聖經查經講義」,以及「口述聖經故事」等。

最近聽到一則消息,使我感觸很多,就是有兄姊說:「咱牧師出書這麼多,版稅收入一定很豐富。」我聽了之後,幾乎笑不出來。有版稅嗎?公報社出書的版稅是十分之一。例如:一刷印一千本,所得到的版稅是十分之一。換成書的話,可拿一百本,另外加上二十本給作者「交際」用的贈書,這樣共計一百二十本。但這樣的數目我拿來送給咱教會的會友和親朋好友一定是不夠的。因此,我就自己出書,自己負擔印刷費用。因為每次出書送給咱教會和查經班會友的數目,至少都要四百本以上才夠。而查經班的兄姊並不是每個人都送,否則數量勢必更多。也因為這些書都是有大家在鼓勵和奉獻,所以才能順利出版,因為有大家的奉獻,我才不用傷腦筋出版印刷的費用。然後,我將剩餘的書委託教會公報社賣,將所賣的錢存起來作為再版的印刷經費。

就以我在「好消息頻道」(GoodTV)的空中主日學錄製「路加福音」為例,總共錄製五十七集。「使徒行傳」錄製四十四集。現在第一本講稿用的書名是「細說路加福音耶穌的故事」,該書已經在印刷廠作業中,預定在月底可以出書,第二本暫取書名「使徒傳道的腳跡」也正在整理中,希望能在十二月底聖誕節前可以出版。但這些書都是要印出來送給收看我錄製節目的「好消息頻道」之觀眾,以及咱教會所有會友、查經班的兄姊,都是免費贈送的書。我去錄製「路加福音」的所有錄製費都全部給總會大眾傳播中心,而錄製「使徒傳福音的腳跡」(暫時以此書名),則是完全免費。也因此,錄製「路加福音」是總會傳播中心派人雇車送我去,而「使徒行傳」則是由「好消息頻道」替我負擔車資。因為我看這些都是為了傳福音的工作,所以我不要索取任何費用,何況咱教會已經給了我謝禮,我就不再收取額外的。

經常有人來信向我索取要轉載我寫的文章或是講章的同意權,也有人還會詢問我需要多少費用?我都會說:免費的,只要是為了傳福音的需要,都是免費贈送!

也許大家不曉得吧,可還記得今年五月送給大家重新整理過的,用以紀念咱教會設教五十五週年的那套硬盒裝「聖經導讀」書?我只印四百套,共計花費將近五十萬元(四十九萬八千元)。該套書一下子就被索取一空,很多人來電或來信向我要,我都抱歉地說已經沒有存書了,對方總是發出感嘆的聲音。該套書是送給大家典藏紀念用的,所以在教會書房都看不見。我自己留四套,作為有一天去世時用來當作火化的柴火用的。哈!或許也可以留著有一天看到哪個兄姊確實很認真在回應我推動研讀聖經、查經的工作,屆時可作為禮物送給他們。這也是我牧會以來經常有的舉動,喜歡將自己覺得珍貴的禮物分享給協助我推動事工的兄姊。

有的人會很不解的問我說:怎麼會這樣處理自己出版的書?我總是笑著回答說:「只要大家喜歡我寫的東西,我就心滿意足了。」每次到神學院,我都會找機會去圖書館翻翻我贈送給它們的書。當看到每本自己的書之末頁記錄著多次借書記錄時,那種欣慰的感受其實已經超過所有的一切辛勞。就像現在有香港教會的出版業想要運用我寫的東西,這不僅是帶給我極大的鼓勵,也使我自己感到相當的欣慰有教會出版商知道我寫的東西值得參考。

我相信每一個寫書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心境:有人喜歡讀。別的作者如何我不太清楚,至少我是這樣的感受。每當有人來信或電話,告訴我說他看了我所寫的書得到很大的幫助,我都會快樂到很想馬上喝杯老米酒好好醉一醉。人生難得幾回醉?我真的想找一天好好醉一醉,其實,上次那套「聖經導讀」出版之時,我就想過要和淑英跳「黏巴達舞」和喝一瓶陳年老酒。我是不善喝酒的人,稍微一杯啤酒,都會讓我滿臉紅潤,也會頭昏。還記得第一次喝醉酒是當兵快要退伍前的三個月,突然接到國防部通知說憲兵不用延長兵役(入伍之前就接到一紙通知,陸軍特種兵有可能延長兵役一年),我們同梯次的充員兵四個人一起去喝「雙鹿五加皮」,每人喝一瓶,結果只有我一個人吐得一塌糊塗,連部隊長都笑我說:「沒用的東西!」當有一天,我若真的能活到七十歲,又能將新舊約六十六卷都講完且出書,我一定要好好醉一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