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本性難改嗎?

去年初開始,我曾發「願」說要改變過去「罵人」、「凶悍」的脾氣,希望改變一下自己的形象,成為會「讚美」別人,讓人看起來覺得我是個「溫和」的傳道者。那時就有不少人對我下這樣的「願」嗤之以鼻,說絕對不可能如心所「願」。也有的人說如果我能改得了這種形象,一定會變成不是「盧俊義」。聽起來,我這個名字好像已經有明確「商標」似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確實很用心,也經常提醒自己要認真來學習改變。但一年下來,我是失敗了,而且是徹底失敗,因為我不但沒有減少「罵人」、「凶悍」的態度,反而是越來越會「罵人」,且是越罵,語氣越「凶悍」,果如別人對我所預料的,不可能改變過來。去年底自己作了個檢討,內心感到很難過,也很有挫折感。於是我決定重新再來一次,我就是不相信自己改不過來。

當我再次發「願」要改變自己的脾氣時,馬上就又想到已經快要六十歲的人才說要改變自己的脾氣,可能嗎?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是一句古老且又耳熟的名言。將這句話用來形容自己的過去實在是很符合,也是使自己感到慚愧的地方。一整年的時間,我竟然沒有比過去好,也沒有因為年紀大了,脾氣上稍微改善些,還是一樣照舊壞脾氣,講話不但口無遮攔,甚至毫不留情面地就給人家難堪,也難怪當開始發「願」說要改善自己惡劣的脾氣時,別人會對我嗤之以鼻,也會說只要我改,一定連名字都會改,真的是被人家看「透透」了。

新年之前,自己深思反省,我這樣確實是不好;過去一年,自己在報紙上「罵人」的次數比以前都多,且「罵人」的用語是越來越「凶悍」。在查經班的時候,我也曾經對大家公開說要除去自己這種不好的形象,改變一下自己。開始之初,每當想要開始「罵人」的時候,就想到自己的誓願,因此,經常欲言又止,結果參加查經班中幾位較熟的兄姊很快就察覺出來,頻頻問我「是甚麼啦,一定要講清楚才好」,結果我又忍不住地說了出來,唉,真是糟糕,就這樣,越講越多,結果是改善沒有成功,結出的壞果倒是越來越多。

又是一年新的開始,就像過去少年時代寫日記一樣,每當新的一年開始,我都依照往例立下誓「願」要每天寫日記。剛開始,我都依所立的「願」,很認真地每天寫啊寫,一天一篇地寫。但這樣的「願」總是不會超過一個月就沒了,因為一個月還沒到,期考一來,我就用「準備考試」當理由,把短短半個小時可以寫完的日記簿給塞到抽屜的裡面去,這樣一塞,又必須等到學期結束後,新的學期來臨之時才會再有機會出現,或是等過一年之後才又再拿出來重新立誓開始。也因為如此,十多年的時間,十多本日記簿,從來沒有一本是寫滿的,大多是只有寫上幾頁就停擺的日記簿。

去年開始立誓要改善這種「惡質化」的脾氣,我立下了誓「願」,結果又是失敗了。現在又逢新年開始,於是我又開始重新立誓,要好好改善這種「罵人」、「凶悍」的脾氣。我當然會擔心自己又會落入像過去寫日記一樣慘敗,一事無成。即使這樣,我還是要立志,堅持改善自己的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的另一面很溫柔又可愛,且是不會罵人的傳道者。

我知道要達到這樣的程度,實在並不容易,因為我長年累積起來的性格已經定型,若真的要改變,也不是一朝一夕之間的事,就像信仰一樣,要改變一個人的信仰,並非參加一兩次查經班就會有效果的,除了需要經年累月的參加之外,也需要將所習得的「道」完全消化,又有反省的能力,才有辦法做的到。

我經常被問到一個問題:「盧牧師,某某人最近不是經常去參加你開的查經班嗎?可是他怎麼在教會裡還一直是個問題人物呢?」「盧牧師,某某人現在去參加你的查經班了,希望你好好改變他,不要老是在批判教會東或西的。」類似的問題或期許一再傳進我的耳朵裡,我能說甚麼?我只能以微笑來回答。因為我知道:要改變一個人,除非像使徒保羅有那非常特殊的生命經驗,否則說要因為參加幾次查經班就改變一個人的信仰行為,這並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我還是深信來參加的人,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一定會改變某些觀念,也會在處理教會的事務上有些不同於以前的看法。別的不說,單以為了迎接聖誕節為例,這幾年來在教會的佈置上,我已經沒有再從教會的外表上看到聖誕老人的影子了,也看到幾間教會開始推動信徒讀聖經和開查經班,來索取讀經表的兄姊越來越多,有的教會也跟著我們教會的進度一起研讀聖經,類似這樣的例子都在說明查經班帶來的影響。在所有類似這樣的例子當中,我感受到最大的溫暖,乃是在最近當我告訴大家玉山神學院的欠缺時,踴躍捐助的熱情證明了殷勤研讀聖經的成果有讀聖經,就會有行動。

最近有人一直很懷疑我只會在報紙上罵這些政黨和政治人物,卻對咱長老教會的弊病一點關心也沒有,他們說沒有看到我在教會刊物(指教會公報)寫文章批判咱長老教會,也沒有看到我出來帶領信徒反抗這些腐敗的教會現象。其實,大家都知道我是怎樣的個性,也知道我已經「罵人」夠「凶悍」的啦,何止台灣社會,我總是在「罵」咱台灣教會的奇怪現象不是嗎?不論是在查經班或是講道中,甚至在各種教會聚會的場合,都會聽到我「罵人」的論調。因此,這樣說我的人,斷定是沒有來參加咱教會查經班的人,也是沒有來參加過咱教會主日禮拜的人。

雖然別人期待我對咱長老教會多「罵」一些,但我想這沒有甚麼意義,因為一個不讀聖經的教會,怎樣「罵」它都是一樣,因為那是心中沒有真實信仰的教會,也不會是以上帝為中心的教會。與其浪費時間批判那樣的教會,不如多花些時間、精神,帶領咱台北東門教會的兄弟姊妹一起研讀聖經比較有意思。我一直對咱台北東門教會有甚深的期待,也相信若是繼續推動研讀聖經的事工,有這麼一天,咱教會一定會成為台灣教會最有信仰見證的教會之一。

我第一件要改變的形象,就是從查經班開始,我不要再用那些「凶悍」的語調與詞句論述、批判那些千奇百怪的教會、社會現象,我會改用比較溫和且不讓人感到有壓迫感的方式來說說「我們的故事」。也許,我試著將這些故事寫成文章,這樣,也許又可以出版一本書送給大家,看到我的改變,那時,我又可以再喝一杯老米酒,醉下去了。

請大家繼續為我祈禱,讓我真的可以改變這種「罵人」的惡習。就從今年的現在開始,我真的要努力改變自己的形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