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挫折感的一年

今天開信徒大會,去年(二○○二年)的資料早在十二月底的時候就已經統計出來,我當然是最先看去年整年的教勢發展狀況。我看教勢,先從出席的狀況來看,最讓我關心的當然是主日禮拜出席的情形,也包括原住民聚會、主日學、青少年團契、成人主日學等,這些都是每個主日固定的聚會。然後我會看其它團契聚會出席狀況,是否有達到原先預定的目標。最先入我的眼目的就是主日禮拜出席,並沒有達到原先預定的主日禮拜出席率,原本希望去年能達到二八七名,結果只有達到二八三名而已,還差四名。這四名要乘上五十二個禮拜日,換句話說,去年一整年,我們總共少了二○八名的會友來禮拜,這是多麼大的數字啊!如果再把去年十二月廿二日為聖誕節舉行的感恩禮拜那天排除,因為那天總共出席有三七○名出席,是去年主日禮拜出席人數最多的一次,也因為那次出席,才把該月份以及整年度的平均出席拉高了些,否則總出席率還會再降低一些。

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次高達三七○名出席的聖誕節讚美禮拜,當禮拜結束後,我注意看有哪些是新來的會友?結果發現幾乎都是咱教會的會友,但怎麼突然出來這麼多?週報也沒有剩餘,我從講台上一眼望去,就知道人數相當多,幾乎每排椅子都坐滿四至五名,且聽說一樓副堂也擠得滿滿的,三樓也是,我就知道那樣的數字絕對不是數算有誤。比平常主日禮拜出席多出將近九十名的兄姊,怎麼會這樣?為甚麼平常禮拜沒有這麼多人?這是我這個月來一直在思考、反省的功課。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講道準備的不夠好?是否有人認為我常在講道中「罵人」嗎?或是我們關懷組的同工努力不夠?是否我們教會像某一位牧師所說的,吹「東北風」,讓人感覺很冷?還是我們教會禮拜方式不夠吸引人?或是……?如果是因為我講道太長,我可以縮短,沒有甚麼問題,只要你願意來參加主日禮拜!

雖然在出席數字上是比前年(二○○一年)的二七八名有增長,但比預定的總目標少這麼多人,這是很令我挫折的一件事。因為依照聖誕節那天的出席來看,我們平常至少也應該有三四○名的出席能力,為甚麼平時沒有那麼多?這應該有值得我好好反省的地方。我會用一些時間好好思考這個問題:怎樣讓更多平時甚少來的兄姊願意更殷勤地來參加主日禮拜。但我知道,只有我在想是不夠的,這是需要大家一起來關心、來思考的問題。請大家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會使更多的兄姊喜歡來參加主日聚會?或是說用甚麼方式,你才不會缺席?

去年一年,我們的青少年團契人數出席的很少,即使在目前有多了一些人,也都停留在十名左右而已。我說十名左右,是國中生部分。如果加上高中部分,也只有多出二、三名而已。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為甚麼我們當父母的,不想讓讀國、高中的孩子來參加主日學?特別是當在十月開始有少年組查經班之後,出席來參加的還是以國中一年的同學居多,那國中二年級以上的呢?高中的同學呢?我很難過,挫折感更深。我當然知道學校功課重要,但我真的在想:真的重要到連來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的主日學都有困難嗎?如果這樣下去,他們升上高中更不會來,大學就更不用說了。除非,他們遇到更好的機會。但我想這樣的機會並不會多,只會越來越少。

作為一個牧師,不能使國、高中的同學喜歡來教會參加主日學的聖經課程,這是我當牧師以來最大的失敗,除了感到難過之外,我也在想:我還有甚麼辦法可以使這些同學喜歡來?我要怎樣呼喊,或是應該怎麼做?才會使我們的兄姊清楚、明白,並且會同意我的呼籲:堅持讓孩子來參加主日學的重要性,遠勝過到學校或去補習班?

最讓我感到傷心的就是家庭團契的萎縮。我到現在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使我們的家庭團契動不起來?我知道去年的會長很認真地在推動聚會,也很用心地一直在打電話找人,可是跟我五年前來的時候,一大票人出席家庭禮拜,也一大夥人參加野餐聚會、郊遊的情況完全不同。為什麼才短短幾年的時間,家庭團契竟然枯萎了!是營養不良嗎?或是甚麼原因呢?

在小會討論這項問題時,我很清楚地跟所有小會的長老說:我是最不會組織的牧師,也是不會帶團體活動的牧者,我是一個只會帶大家讀聖經的傳道者。只要有人說要研讀聖經,我的心就會熱起來。只要有一群人說要我帶他們查經,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撥出時間參與協助。就像去年九月中秋節那天,我聽到幾位家長說希望讓他們國中的孩子來讀聖經時,我就當仁不讓地表示我可以帶。我當然知道禮拜日早上九點開始帶少年團契查經到九點四十分止,接著要準備十點的禮拜,確實是很趕,但我還是堅持一定要親自帶他們研讀聖經。而若說我去年最感動的事是甚麼,我想應該是這群來參加少年組查經班的少年朋友們,都很準時到教會來,也因此,從去年十月開始到現在,還不曾有過等人的事發生,都是準時九點開始

我甚麼都不會,只會帶會友讀聖經,這大概也是我最大的弱點,因為帶大家讀聖經,其它團康活動、團體動力等等都不會,難怪咱教會許多原本很活絡的團契就這樣逐漸枯萎了下來。

從月初到現在,我幾乎天天看統計表,天天想這些事情。我求助小會,問問看我該怎麼辦才好?現在我也求助大家,請大家告訴我,我該做些甚麼?如果你們都不講,卻寧願眼睜睜地看這些團契凋零下去,看著這些國中二、三年級生,以及高中生不再來教會參加活動,我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最近查經班,我經常告訴參加的兄姊,想想看早期的信徒們,他們是翻山越嶺、涉過溪水,全家大小走好久的路才到教會,他們都很認真地參加主日的各項聚會。然後才在下午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又走同樣的路回家去。晚上在家裡,還要舉行家庭禮拜。我很懷念那樣的情景,也很珍惜自己小時候經過那樣的信仰旅途。在我神學院畢業後,受派到台東關山教會去牧會時,還能看到這樣的鏡頭時,我幾乎受感動地天天感謝上帝,心裡也一直這樣要求著自己:面對這樣的會友、信徒之信仰熱情,我必須更堅定的心獻身在傳福音的使命上。後來我發現,我的獻身使命感之所以有這麼堅持,就是因為神學院畢業後的最初十年在那鄉下教會所看到的景象,以及經歷過會友們的熱心感動使然。

能否請您告訴我:我當該怎麼做?您願意每個禮拜日帶家裡大小來參加聚會、主日學?好嗎?我期待著您的回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