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少年營看新的事工展望

這次咱教會辦第一屆少年營,共計有來自各地的少年朋友共計四十五名參加,而原先報名的有五十二名。我們一再拒絕那些比較晚來報名的他教會朋友參加,原因是嶺頭山莊沒有地方可以睡覺了。因為我原先是計畫若有四十名報名參加就不錯了,所以只租兩間大「通舖」,男生一間、女生一間,輔導與學生都睡在一起。沒有想到在最後一個禮拜日(元月十九日)卻臨時來了許多人報名,幾位策劃的同工很傷腦筋,只好橫下心來說「對不起」,而這一項是我所不喜歡說出來的,可惜,地點不是在我們教會,必須要考慮住宿的問題。但在出發之前,報名的人當中有兩位臨時因為發燒身體不適而不能來,有一位高三同學的母親替他報名之後,才知道孩子需要參加「學測考試」無法參加,另外又有四位臨時缺席沒來。若早知道會這樣,讓那些一直想擠進來的報名的人參加,就更圓滿了。
我們要感謝這些從開始策劃,到執行整個節目結束的同工,他們實在很辛苦。因為要考慮的事很多,需要瞭解這些少年朋友最想要的是甚麼,而我們可以給他們的又是甚麼,跟兒童營的事工完全不相同;因為兒童營的事工只要決定給他們甚麼就可以了,而少年營最需要考慮的,不是我們要給甚麼,而是先考慮他們需要甚麼。我深深地體會到,現在的少年跟我們自己在年少時的經歷和印象很不一樣。還好我們有一群青年團契的契友,很甘心的從頭到尾協助這項事工,才使得這項事工能夠順利完成。

這次的營會中,雖然我沒有從頭到尾在場,但我看到一個新的「異象」:我們可以邀請左鄰右舍的教會一起來辦這種營會。因為,規模較小教會要獨自舉辦一個營會並不容易,不論在人力、財力上都有困難。因此,若是可以,我們邀請這些教會一起來辦,這樣同時也可以促進教會彼此之間的聯誼和資源的分享。我當然知道,要這樣舉辦的話,勢必要擴大招生,花費會更多,且在策劃上也會更繁瑣、加重。可是,這也是我們的責任,不是嗎?有力量的教會本當幫助力量不足的教會,這是我們應該要盡的責任。如果我們將角色對換,就會感受到這樣的需要。

若是這個構想可以成真,則我的想法是:營會不是一個晚上,而是需要三至四個晚上,因為這樣參加的青少年朋友才會彼此認識、熟悉,以後就會認識更多的教會青年。當有一天,他們都上了大學之後也會繼續聯絡,一起同工、學習,這是最棒的事。更重要的,他們也會從這裏學習到彼此分享、互通有無,以及彼此幫助、關心的信仰,而這一點是教會信仰團契生活中最重要的,也是今天的教會最需要教導的功課。
我還沒有構想出來,若是有一百個少年朋友參加營會,且年齡層是像我們這次從國小六年級到高中生那樣大的差距時,要怎樣做比較好,我相信這個問題一定可以克服,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這樣的異象。我是看到了。

如果真的有一百名,我第一個想到的地點就是在南投埔里的謝緯紀念營地。我喜歡那個地方的原因是可以講許多故事,一是告訴這些少年朋友謝緯牧師的故事,他是很值得年輕人學習的對象。我們長老教會有許多聽來就會感動人心的傳道者之故事,這些故事需要我們這一代將之繼續傳承下去,這也是幫助我們年輕的一代建立對自己教會的肯定,以及期盼他們傳承先人美好腳跡的一種方式。二是埔里青年營地的主任賴貫一牧師,他有收藏平埔族珍貴史料的嗜好,這些珍貴的史料都存放在謝緯營地。讓這些年輕人去那兒聽聽賴貫一牧師解說那些與我們祖先有密切血緣關係的史料所詮釋出來的意義,必定會增添我們的年輕一代對這塊土地的喜愛和珍惜,以及強化作為一個台灣人自我肯定的心。

如果大家同意,那我就會開始策劃明年寒假的少年營,目標放在一百二十名,且這項事工必須在今年八月底之前就搞定。因為我必須在今年五月之前確定「要」與「不要」之後,才能進一步構想這件事工。若是大家認為「不要」,我就不要費心神去策劃。若是「要」,我就會開始計畫人力的調配,因為沒有人力的來源,即使有美好的構想也會成為空談。這些人力最重要的就是輔導,而輔導一定要經過好的訓練才會有效果。

另一方面,我必須考慮的是:在年齡層差距那樣大的營會中,要如何安排專題演講?同時分成兩組,或是混合在一起?若是分成兩組,怎麼個分法?或是乾脆縮小年齡層差距?這些都需要好好構思才能再進一步想其它的方案。

大家先要考慮的不要擔心我累,作為一個傳道者,沒有說「累」的資格,因為耶穌基督從來不說這句話。他雖曾在船上打盹到連船都快要被水灌滿沉沒了卻都還不知危險,但是只要有機會、時間,他就四處去傳福音。作為一個傳道者就是要這樣,要隨時隨地都在想怎樣把握住傳福音的機會,只要有機會就不放棄。我只希望大家跟我說,擴大少年營的舉辦方式,邀請左鄰右舍的教會一起來舉辦,大家聚在一起來辦,這樣「好」或「不好」。

這是我從這次營會中得到的「異象」,這個「異象」並不模糊,而是清晰可見,可以全力以赴的一個「異象」。我將之寫在這裏與大家一起分享,希望能得到你的回應。不論你的回應是「好」或「不好」,我都會表示最大的敬意,但不要沉默不表示意見,因為這樣我會覺得孤獨、無伴。你知道嗎?傳道者最害怕的就是會友對他所做、所傳講的沒有任何回應。看戲的人,看到好的、精彩的演出時,還會拍手叫「好」,甚至會感動到跟著流眼淚,看到「歹戲」時,也會大聲吼叫「散散去啦」,這是我小時候在廟會時看戲見到的景況。

我希望你會有回應我所問的這個問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