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關心神學教育

上個月十六日小會中,我向小會報告有關台灣神學院發生的事件,就是有六位老師集體提出辭呈,原因是他們覺得無法繼續在那樣的環境中繼續教書,而這六位老師中包括了出身咱教會的鄭仰恩牧師在內,因此引起全體長老們的重視。經過大家討論之後,小會決議要在教會公報以廣告的方式刊登一篇表達咱教會的抗議和呼籲文,並且同時要我在主日禮拜中向全體會友報告這件事情的始末。

表面上看來,整個事件的始末好像是因為鄭仰恩牧師申請升等教授沒有通過而引起,其實,不然。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鄭仰恩牧師升等教授事件只是引起集體辭職之整個事件的導火線而已,即使他升等了,事件遲早還是會發生,因為這是累積太久的沉重病症。

為甚麼這六位老師要集體辭職?答案是在廖上信院長領導下的台灣神學院已經失去了信仰與誠實的見證,特別從他在兩年前被聘為院長開始,就因為經常被老師發現有欺騙、不誠實的作為,而使老師們對他的領導失去信心,且在這之前已經有三位優秀的老師相繼辭職他去,再加上這次鄭仰恩牧師的升等事件引發六位老師集體辭職,在整個學校二十名專任老師中,短短一年多中就有多達九位老師辭去教職。

鄭仰恩牧師升等教授的論文為甚麼沒有通過?台灣神學院規定升等教授由學校的教授討論審核,且必須有三分之二的教授贊成才可以通過。鄭仰恩牧師升等教授審核會議是在今年元月十七日討論,台神有四位教授,投票表決結果竟然是二比二,沒有達到三分之二的標準,所以沒有通過。

這件事發生時,剛好鄭仰恩教授準備代表總會要到加拿大去開會,但他還沒有時間理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頭緒時,但該校已有七位助理教授(包括我們所熟悉的宣教師馬約翰牧師)聽到這消息後已經忍受不了,決定簽名連署寫了一封信,要求廖上信院長必須說明鄭仰恩牧師升等論文不通過的緣由。但廖院長的回答就是沒有甚麼好解釋的。他說他是「依法」辦理。這些老師簽名的事鄭牧師並不知情,因為他尚在加拿大多倫多為總會與加拿大長老教會討論宣教事工合作事宜忙碌,同行的牧長中包括有總會總幹事、助理總幹事、臺南神學院院長黃伯和牧師等人。當我在接到這七位老師連署函後,隨即打電話去加拿大給朋友,請他們遇到鄭牧師之後隨即打電話回來跟我聯絡。他在元月廿三日深夜打電話回來,我告訴他有這件事,他嚇了一跳。只能在電話中告訴我說,他需要利用這段旅途上的時間好好想一下到底是怎麼了?

鄭仰恩牧師升等論文研究的題目是探討一九二五年,加拿大長老教會分裂的事件,以及因該事件對台灣長老教會帶來的影響。他的這篇升等論文由學校提交給兩位歷史學者評閱,一是著名研究台灣基督教會歷史的學者賴永祥教授。他是創設台大圖書館學系的教授、系主任,後來到美國哈佛大學教書,同時擔任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副館長的職務。他發明並且編寫出版的有關中文書目編輯法的書,一直是全世界中文書籍編輯的主要參考和引用方式,前年他將這書的版權贈送給咱國家中央圖書館,也因此得到政府的獎賞。他也可說是當前研究台灣教會歷史最有權威的一位學者。而他給鄭牧師的論文評分非常高,高達95分。

另一位評審鄭牧師升等論文的教授,是台大歷史系研究台灣天主教宣教歷史的學者古老師。他也給鄭牧師很高的評價,高達80分以上。

但這樣的分數竟然不能通過!而他在學校教學的評鑑則是最優秀的老師,不論是學生的評鑑,來自各方的評鑑都是,他甚至是咱政府國史館聘請為卸任總統寫「口述歷史」的歷史學者,以這樣的學資歷竟然不被教授會接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當七位老師連署要求廖院長說明時,他竟然非常官樣的回答說「依法辦理」!這當然無法被這些老師們接受。因為今天發生在鄭牧師身上的事,若這樣下去,下一次當他們提出申請升等副教授時也可能會遇到。更重要的,如果學術研究的成就不能被院長或其他同工尊重,這簡直就是在踐踏學術的尊嚴,也是在污衊學者嘔心泣血的研究成果,這點才是鄭牧師受創甚重之因!而更糟糕的是,教授會這項否決在學校方面竟然都沒有補救的途徑,不通過就是不通過,沒有任何申訴的管道,這一點也是引起這些老師氣憤不平的地方。而當這些老師決定集體提出辭呈以凸顯這事件的荒唐時,董事會竟然嚴詞譴責這些老師不應該,而不是質問院長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也不是質問院長為甚麼允許有這樣好的學術研究成果,竟然會遭到學校教授會打壓?這才是導致整個事件越發不可收拾的另外一個原因。

其實,台神的問題不是始自今日,從幾年前發生一位老師家庭養了數十隻的狗,因「狗吠不寧」鬧到整個學校滿城風雨,結果一位相當優秀的澳洲籍聖經學者鄧開福教授以離開來表示抗議,董事會則是束手無策。去年暑假,另一位相當優秀的老師林鴻信牧師也離開了,他離開,也是和院長有密切關係,但董事會還是依舊如故,沒有去關心為甚麼優秀老師會離開!

如果真的關心台灣神學院,早在去年林鴻信牧師離開時就應該要警覺其嚴重性了,因為他和鄭仰恩牧師都是當前台灣神學院最被看好有「將來性」的神學家。林鴻信牧師是專門研究基督教教理史的學者,他是醫學院讀一半而改讀神學的一位相當優秀之年輕一代學者。而鄭仰恩牧師更不用我來介紹,不僅在教會歷史上研有專精,特別是在台灣教會歷史上,我可以很大膽地說:他幾乎就是目前台灣惟一能夠繼承賴永祥教授,為台灣教會歷史作筆記的歷史神學家。而當他這樣好的學術研究論文提出,且這些教授都給予極高的評分時,台灣神學院教授會竟然是給予「作掉」,而理由是「沒有甚麼理由」!這樣的態度豈不是在說神學院病了,且是病的相當嚴重!

我不需要替鄭仰恩牧師說甚麼,因為只要是關心神學教育工作的人,隨處去詢問一下接受過他授課的人都會知道:他是神學院的老師中,被評鑑最好、最盡職的一位老師,但神學院院長和教授們卻是這樣對待他,除了說他們忌才、深怕優秀人才出來整頓教會之外,實在找不到更適當的理由,這就難怪我們今天的長老教會狀況頻傳、事故連連之因,就是神學教育出了問題,而神學教育出問題就是在於神學院主事者以及有些董事只知道玩弄教會政治,置神學教育於不顧,才會導致今天的結果。

這就是我們小會決定要發出這份聲明表示我們教會痛心與難過,以及表達抗議心聲之因。

我們要關心神學教育,因為神學教育乃是教會發展的母胎。沒有好的神學教育,就不會有優秀的傳道者牧養上帝的羊群,以及為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未來的發展奠定深厚的基礎。我們需要在祈禱中紀念這件事,懇求上帝憐憫看顧、佑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