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推動讀聖經的事工,我拼了

一九九八年三月開始在咱教會牧會,當年七月我就開始帶查經班,然後隔年(也就是一九九九年)的元月初一開始,推動大家每天讀聖經的功課。不僅要讀聖經,還每隔一個禮拜就發出一份讀聖經寫作業的功課給大家做。直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年半,查經班除了我生病入院、出國和農曆過年之外,從來沒有停過。經常有人會問:「有沒有放暑假?」知道我個性的人一聽,都會笑出來,因為「放假」,並不是我的牧會語言。這三年半來,咱教會讀聖經開始進入第二輪的第二年,寫作業的人數也沒有甚麼明顯增加,但持續繳交作業的兄姊都在七十名左右,這誠屬是難得的成績。更讓我感受到鼓勵的,乃是查經班一開始的時候,咱教會許多姊妹就到處去宣傳、鼓勵大家來參加,結果上午班的第一天(一九九八年七月初一禮拜三上午)就有三十多位參加,然後七月初三禮拜五晚上班也有三十名參加。當時圖書室擠得滿滿的,有人建議換到大教室,我都回絕說:「下個禮拜就沒有那麼多人了,因為大家怕我傷心,只好一起來湊熱鬧的。」我甚至還跟幾位姊妹打賭說:「如果兩個月後,出席不減少五名,我請吃飯。」結果,這頓飯欠到現今已經超過三年,還沒有還清。這四年來,查經班人數一直在穩定中成長,如今,禮拜三上午班有一百名的出席,而禮拜五晚上則有六十五名。另外,讀聖經寫作
業的功課持續在推行,沒有停止過。有幾位兄姊跟我說:「牧師,聖經至少要讀過三遍,才會明白到底寫些甚麼。」意思是到二○○四年六月三十日,當我們完成新舊約讀完第二遍之後,還要再繼續讀第三遍。我相信,如果我還在這裡牧會,我是會繼續推動這項工作,但屆時怎樣帶大家一起讀?這是一個我已經開始在思考的功課了。
有一件事是我很想與大家分享的,就是當咱教會開始推出每日讀聖經寫作業的功課後,現在已經有好幾間教會跟著咱教會學樣了;這些教會不但也推出每日讀聖經,也跟我們一樣要求信徒寫作業。不但這樣,也有好幾間教會傳道者開始帶查經班。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和這幾間教會有會友來參加咱教會查經班有關係。但讓我感到最溫馨的事,乃是有許多參加查經班的兄姊,他們訂購錄音帶,然後將查經班的錄音帶寄去給親友,遠至在巴西、美國、日本都有人聽到查經班的錄音帶。也因為這些錄音帶的關係,我接到從巴西、美國和日本打來的電話,他們都是要訂購整套的「路加福音查經錄音帶」,有的甚至說要買我出版的書。

今年七月我會受邀請去日本大阪演講,其實就是錄音帶的關係,因為有查經班的兄姊將錄音帶寄去日本大阪給他們的親友,這位親友聽完之後,又將錄音帶轉給其他的親友,聽的人越來越多,最後,他們教會開會決定,聘請我去演講,就是希望我告訴他們「為甚麼要讀聖經」和「怎樣讀聖經」等這些問題。而這個範圍的講題,剛好也是去年我在美國紐澤西教會和舊金山教會所講的。更讓我感到興奮的是國內有好幾間教會都來聯絡,希望我能幫助他們在這方面的認識,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希望讀聖經,但卻不知道怎樣讀?要不然就是讀了,卻不明白聖經的意思。
聖經,距離我們今天的時代已經有長達二千年以上的時間,要明白這麼久以前的人的想法、規律、典章制度等等,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單靠字面上的記載,那往往與事實會有很大差距。例如創世記第五章記載的族譜,每個人都活了超過七百歲,最短的以諾,也有三百六十五歲。這到底是根據那一種年曆計算的?猶太曆嗎?或是台灣的農民曆?亞當和夏娃只生下該隱和亞伯,當該隱殺死亞伯之後,只剩下該隱一個人,怎麼結婚衍生下一代?類似這樣的問題一籮筐,若是沒有人解讀,說真的,要明白,並不容易。因為這些都是字面所記載的,而隱藏在這些字面的背後,許多是和以色列民族對數字的觀念,以及使用文字表達的含意有密切關係。如果沒有透過查經班的講解和討論,很難理出一個頭緒來。這也是為甚麼我一直存著一個理想:有一天,我要開免費的聖經補

習班。只要有五個人想讀聖經,我就開班。我可以開八至十班,這樣平均一天可以開兩班。每班每個禮拜上一次課,每次兩個小時。如果一班有三十名,八班,就有二百四十名。如果十班,那就有三百名了。比起一間大型教會,這樣的人數也算得上了。
來台北之後,我差不多盡可能地辭去演講,但有一種演講我即使再忙也會排除困難接受下來,那就是要我去講「為甚麼要讀聖經」以及「怎樣讀聖經」。我所以會熱衷這個題目,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深信改革教會最好的方法,就是帶信徒讀聖經、幫助信徒明白聖經。幫助教會建立信仰根基最好的途徑,就是推動信徒認真研讀聖經。理由是:教會乃是建造在聖經的基礎上。我堅持這個理念,也一直推廣這個理念。我個人看法是改革教會不能用「特效藥」(其實,也沒有甚麼特效藥)。我最常見的,就是有些人喜歡用當今商界所謂「企業管理」的模式套進教會裡,也喜歡用自己在公司行號或機構的管理經驗整理教會,對於這些做法,我並不想說甚麼,我只知道教會是個信仰團契,它的特質就是以信仰為基礎。因此,必須以信仰的方式處理教會事務才正確。而若要以信仰

的方式處理教會事務,就應該有聖經的底子,這點必須堅持。
問題是若要用聖經的教訓更新教會,就需要一些時間,也需要大家配合用心認真研讀聖經才有辦法。換句話說:如果長執們沒有謙卑的心研讀聖經,說要改革教會,那是很困難達成的。中世紀時代宗教改革之所以會成功,且快速完成達到改革的目標,主要原因就是信徒們認真讀聖經,幾乎人手一本聖經,每天研讀聖經,才有這樣的成果出現。今天,台灣教會信徒對改革的共識很普遍,但認真研讀聖經的理念卻嚴重缺乏,甚少教會開查經班,要不然就是沒有系統、沒有計畫地查考聖經。大部分教會是由長執輪流帶查經班,各選自己喜歡的經文、說自己讀經之後的感受,這樣的查經方式,可說是效果最不好的,也是我認為讀聖經最忌諱的態度││隨興而讀。我並不反對由長執帶領查經,但最好是固定的人帶領,且是有系統地帶領查經。

每次受邀去演講「為甚麼要讀聖經」、「怎樣讀聖經」之後,都會有一個現象:聽演講的信徒很熱情反應,而傳道者卻是聽了之後備感壓力,因為再來就是傳道者要用許多時間準備帶查經、解答信徒讀聖經所發現的問題。雖然這樣,我還是照講,只要信徒大家喜歡研讀聖經,我被同工厭惡也是值得的,因為這是我的信仰告白││用聖經上帝的話,改造我們的生命,也用聖經上帝的話,更新我們的教會。我會拼命推動這項事工,直到我倒下去為止,因為這也是獻身傳道的使命。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