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一餐、分擔苦難

今年四月十八日是耶穌受難日,對所有基督徒來說,這不僅僅是教會歷史的日子,更重要的,也是一個信仰告白的時刻,我們要透過受難日來表達願意學習耶穌為世人的罪分擔苦難。

在許多有傳統歷史的教會,信徒們都在受難日之前的四十天開始過「大齋節」,在這四十天之中,不吃葷的食物,只有素食,且在日常生活中也開始有了相當的節制,為的是讓自己能夠藉著這樣的節日,重新告白生命的主就是耶穌,也願意學習他為世人犧牲在十字架上的信仰精神。

我自神學院畢業後牧會迄今,都只有教導會友必須過一個嚴肅而簡單的受難週。也就是在短短的七天當中,教會都會舉行早上與晚上的祈禱會,並且在受難日那天晚上舉行聖餐禮拜。三十年來,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牧會工作,即使在教會公報當編輯的那六年當中,自己雖然沒有牧會,但也透過教會公報推動過受難週的教會節期生活。我都會在離受難週還很早之前就在公報上公告受難週日期,讓讀者知道在受難週時應遵守的事,並且在教會公報提供有關受難週的經文、思想經文的信息,以及代禱事項。後來有三年的時間,都提供了免費的受難週特刊,索閱的信徒相當多,我還記得有一次印了一萬多份,卻還是不夠贈送。也從這裏看到大家對受難週節期的活動相當重視。

今年農曆過年前,我在台北東門教會推出「少一道菜、多一份愛」的活動。結果透過教會兄姊、查經班學員等,總共奉獻了十四萬三千零五十元,我們將這些奉獻轉捐贈給在萬華專門關心流浪漢福音事工的「活水泉」教會,以表示我們對該教會事工的參與和分擔。該教會目前有兩位內地會的宣教師和一對台籍年輕夫婦全心投入關心流浪漢的事工,我們希望用這筆少吃一道菜所節省下來的菜錢,幫助這些四處流浪為家的人有機會得到福音的信息,或是稍微有溫飽的機會。雖然十四萬多的錢並不是很多,但至少可以表達我們的一點點心意。我們也在祈禱中持續為「活水泉」教會的事工代禱。

在上次的活動之後,我就陸續接到不少兄姊持續問我說:「牧師,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停止這項有意義的活動?」有的兄姊甚至問我說:「牧師,能不能多提供一下意見,除了捐款以外,還可以怎樣做?」就像最近有一位姊妹介紹我認識一個慈善基金會的工作者,然後我帶這些工作者去訪視幾個在東部的慈善機構和玉山神學院一樣,這位姊妹就是很熱心想參與一些事工,她希望透過這樣的介紹,讓慈善捐款可以做更好的利用,她的用心真令我感動。

因此,在上次「少一道菜、多一份愛」之後,我就一直在想這件事:可以在受難週推出類似的活動。於是,最近我開始在查經班、東門學苑告訴大家:在受難日那天,我們來「禁食一餐,分擔苦難」。就是在四月十八日受難日那天,或是受難週之內的任何一天也可以,我們選一餐禁食,不論是早餐、午餐,或是晚餐都沒有關係,就是自己覺得最適當的一餐,然後將禁食的那一餐所節省下來的餐費奉獻出來,捐贈給正在苦難中的人,以表達我們也與他們同擔生命的苦難。

目前我還沒有想到捐贈的對象,但我有想到幾個有意義的對象,其一就是希望「美伊」戰爭能夠趕緊在這之前就結束,這樣就可以將此筆奉獻捐贈給救助伊拉克貧困的人民。假設,屆時戰爭不幸尚未結束,也可以將之捐贈給巴勒斯坦失怙的兒童。這些單位與對象,都可以透過位於瑞士日內瓦的普世基督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代為轉贈給該協會參與救助的單位,這樣對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不但有好的形像,也會讓我們教會真正落實學習信仰的功課。

也許有人會問:一餐,也只不過幾十元吧,或最多一百多塊錢吧,就像上次我們的一道菜一樣,都是很微薄的一點點錢,若以上次十四萬三千零五十元計算,兌換成美金也不過只有四千零八十元而已,好像很少的樣子。我當然知道這是一件小小的事,看起來好像格局不大,也不會引起媒體的重視,這可能跟我獻身以來對信仰的認知有關吧,我一向主張:伸出我們的手,做我們能力所及的好事,這樣就夠了。我從不敢想像做甚麼大事,我只是做微小的一點點好事,因為只要是出自真心的愛,在上帝的眼中就是蒙受祝福的大事。就像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四十節所記耶穌的話:「我鄭重地告訴你們,既然你們為我的跟從者中最微小的一人做,就是為我做!」

真正的愛,是沒有分大或小,也沒有重與輕之別。真正的愛,就是沒有計較多或少,只有願意與否而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