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趕緊完工

教會隔鄰建造大樓已經快接近完工階段,目前正在收拾一些零碎的小工程,預定在六月底會全部完工交屋。另一工程是因為建造大樓施工期間對咱教會建築物造成損傷的部份,施工單位也正在進行整修,預定在五月底前會完成修復工程。

隔鄰大樓從二○○○年九月奠基之後開始施工,這兩年多來確實讓我學習很多都市生活和常識。第一個讓我學習到的是:忍耐。身為傳道者,我第一件想到的就是自己牧養的教會,我不能讓我牧養的教會會友遇到他們的親友時,談起教會事務時會說他們的牧師很不講理、很惡劣。隔壁大樓施工期間,許多駐在工地的工程人員進進出出,工人利用中午時間在教會門外的樓梯口吃飯、喝酒,他們甚至打著赤膊就地午睡,我都必須報以微笑。好幾次,我們看到有些工人還會在教會門口樓梯邊的牆角小便,我只能跟他們笑笑說:裏面有廁所,可以進來使用。他們聽到之後,也只是趕緊離開。

施工期間最痛苦的經驗,恐怕就是打地基的時候,那些非常特殊裝備的機械,即使是新出廠沒多久的工程車也一樣,聲音之大很難忍受,由於教會左鄰右舍只有咱教會大樓一棟,因此,機器發生的隆隆聲響都從大樓牆壁竄升迴響到上面,晚上施工到十二點、甚至深夜一點,大清早五點許多工程車就開始施工,車輛頻繁的進進出出,加上工人的吆喝,更難受的就是工程車加壓發出的聲音,我們都只能望「車」興嘆。我經常從五樓的窗外往外探,看著那些工人忙碌的轉來走去,第一個想到的是:如果我是工人,也會像他們一樣很辛苦。這樣,原本一肚子火,也只好隱忍下來。

有一天,我問一位打石子的工人說:「辛苦喔!」那位工人看到我打著領帶從教會辦公室走出來,問我是「牧師?」我點點頭微笑著,那工人也微笑著說:「為了賺錢,辛苦也要做。否則我們不會加班,已經快八點了,今天要做到十點才休息。」他接著說:「景氣那麼差,有工作可做,就是一大福氣。」聽起來,還為他能加班工作感到欣慰。

還記得隔鄰大樓剛開始在進行連續壁灌漿工程時,有許多位原住民兄弟來此工作,他們希望我替他們找房子。我問他們要住多久?他們說只要租兩個月。我一想到兩個月,我就頭大了。有誰願意將房子租給人住兩個月?然後我又問他們兩個月後將往何處?他們說那就要看老闆在哪理包到工程,就到哪裡去做。他們告訴我,平時都是睡在工地,冬天很難過,而夏天更是難捱。一想到這些原住民工人,我就發現自己實在過得很奢侈。他們喜歡喝酒,其中有幾位很坦白地告訴我,他們只要酒一喝下去,就會把賺來的錢都喝光了。也有的告訴我,他們會先把大部分的錢寄回家去,留下一些零用錢。

大樓工程最使我擔心的,乃是在拔樁的時候,咱教會整棟大樓都像感受到如同輕微地震一樣,地板上下跳動,很是擔心。辦公室幾乎無法工作,因為除了機器聲音讓耳朵難受外,連續的「地震」,也是相當不舒服。還好這樣的時間並不是很久,只有幾天時間。

牧會工作迄今進三十年,除了在教會公報那段期間外,我都保持一個習慣:晚上睡覺前把教會圍牆內巡視一遍,隔天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也是先巡視一遍。這兩年多來,我總是先到禮拜堂去走走看看,仰望禮拜堂屋頂會漏水的地方,特別是逢下雨的日子,就會先去看看哪個地方有漏水,好通知隔鄰工程人員來看。我也交代辦公室的幹事們,一遇到下大雨的日子,就要先去禮拜堂巡視,也必須到地下室去查看有否滲水進來。

看著大樓一層一層地往上蓋,也看到咱教會的多處牆壁、地板出現龜裂現象,特別是禮拜堂的樓梯出現的裂縫最多,我們都把這些記錄下來。真感謝上帝,賜給我們教會有許多這方面的人才,知道怎樣注意和防範。像黃傳吉長老就事先準備好一份工程問題登錄表,後來這份登錄表就成為我們向市政府申訴的要件,以及作為和隔鄰施工公司談判的一個很重要依據。

我是一個頭腦簡單的傳道者,當聽到隔壁已經快要完工交屋,隨即準備要來拆咱教會的圍牆,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趕緊利用他們拆掉圍牆之計,我們也趕快好好整修一下教會建築物。這就是為甚麼去年四月初在主日禮拜的報告中跟大家說要整修禮拜堂的事。結果,許大雄兄、黃郁文兄在禮拜結束後馬上反應說不是這樣子,他們讓我知道隔鄰大樓建造施工期間必定會造成咱教會的損傷,而這也是事實,因為我們修好的地下室,有好幾次都是因為隔鄰施工的緣故再次滲水,有好幾次抽水馬達停擺,積水盈尺。他們也派工人來搶修抽水馬達、擦拭地板,最後他們乾脆請「抓漏」師傅來看,並且針對漏水的地方處理。目前尚未再發現有新的漏水問題。但因為有大雄兄和郁文兄的提醒,我們趕緊去函市政府請求協助咱教會與隔鄰建造工程公司來修復的問題。而這也是這一年來,市政府官員來主持協調會一次,我們和隔鄰工程公司代表前往市政府協調兩次,然後該公司又來兩次討論有關修復工程細節事宜的原因。直到上個禮拜才達成和解,由達欣工程公司副總經理出面來實地了解,並提出施工進度表和保證金,才開始做修復的工程。

咱教會陳惠卿幹事用照相機拍下有問題的地方,並將所有的資料建檔存證,這些幫助咱教會非常大,也替咱教會留下很重要的資料。仰生長老在工程方面很有經驗,特別是他在公務機關擔任工程方面的高級主管,對這方面的法律問題甚為熟悉,也知道政府辦公的模式。我還記得兩年多前,當隔鄰開始要進行圍籬之前,派人來說我們的圍牆蓋在他們的土地上,說要來拆掉我們的圍牆。還好當時有仰生長老在,他只回了對方幾句話,就讓對方摸著頭走了。若是換成我,我就會說「好吧,小心了,不要把我們的屋頂給弄壞了」這樣的話。當隔鄰來測地界時,還好有東俊卿長老對這方面很內行,他隨即要對方先行告知並且要會同我們。因為他們就有很不好的動作,自己測了之後做下記號,然後就要打釘子做圍牆。東俊卿長老跟他們談到最後,他們願意退回地界的基準點。我們也要謝謝周永祥執事,有他的介紹,我們認識了一位在工程方面相當內行又有經驗的趙弟兄,因為他的協助,我們才知道怎樣維護權益,也因為這位趙弟兄的意見,才有市政府協調會決議將鑑定工作重新再做一次,結果鑑定出來的價錢由原本的五十多萬元,更改為近九十四萬元。林應隆執事那溫馨友誼的協助的確給我們許多幫助誼,他是只要我們有需要,他都會盡力趕來協助,不論他的工地多忙,都會趕過來。他也幫忙我們參與市政府召開的協調會。而蔡維孝長老、連碧玉執事都是好幫手,他們隨時會提醒我要注意的事,也幫忙提供不同角度的觀點,這樣大家在討論問題的時候,就不會失去了準則。

從四年前我們開始整修一樓與地下室工程,直到兩年多前隔壁開工到現在,剩下兩個月就會全部完工。我們看到教會與隔鄰之間的原有走道加寬了至少有五十公分,大家就會明白就是上述這些同工們腦力激盪之下所得到的成果。我最近跟幾位兄姊說:等到七月之後,我們就可以在下午三、四點的時候,坐在走廊道上喝起「下午茶」,觀賞隔壁這棟昂貴的大樓庭院花園,那將會是很有情調的一件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