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推動研讀聖經的異象

七月廿二日與八月十二日,受邀到台中去為台中中會婦女事工部舉辦的靈修會演講。講題就是:為甚麼要讀聖經、怎樣讀聖經、怎樣明白聖經、研讀聖經的方法等。下個月廿三日還要再去一趟,我答應她們的邀請,要去三次。每次要去,都是大清早從台北搭七點的自強號班車下去,十點開始第一場,中午吃個便當,然後下午一點又接續第二場,直到下午三點止,講完回到家裡,就快要晚上七點半。發問的人多,問題確實不少,但我經常停繞在一個回答中——若是讀聖經有問題,隨即問你的牧師,這樣,你的牧師就有得忙,也比較沒有時間到醫院、學校去當甚麼董事之類的工作。讓你的牧師專心在帶動信徒讀聖經、解答聖經問題的工作上。這樣,才能把教會帶回到聖經裡來。

台中中會婦女事工部七月第一次聚會,出席的人數大約有一百五十名,八月第二次約有兩百名,包括許多兄弟也出席,也有不少傳道者和傳道者夫人參加。九月還要再去第三次。她們參加這樣的聚會還要繳費兩百元,用在大會代訂午餐的便當,另一部份的錢是用在租借柳原教會禮拜堂的費用,以及大會手冊等行政費用,和給我這位遠從台北下去的講師之車馬費。聚會結束,我看到許多傳道者或是教會長老,開著一部部教會的箱型車,一車車地離開柳原教會。

就像在七月三十日,總會婦女事工部舉辦的「全國平地教會婦女大會」一樣,我是連續三場演講,從下午兩點開始,直到晚上九點,講完回到家,都已經快要晚上十二點了。上次去的時候,我講完第一場,就問她們:回家之後要每天研讀聖經的請舉手?我從講台上一望,幾乎是全場一致。在台中中會的演講也是這樣,她們全場一致地表示:決心要好好讀聖經。

最令我感動的,就是許多年紀看起來已經不輕的姊妹,像張立夫牧師媽已經八十四歲了,還是一樣跟著她教會的婦女參加,她帶著一本羅馬拼音的聖經參加,翻閱的速度很快。而像她這樣年紀的出席者也有好幾位,年輕的婦女也不少。也有好幾位都是初代信徒,她們來問許多信仰生活裡所遇到的信仰問題。

就像我過去一再說過的,只要有人喜歡讀聖經,我就會抓狂一樣,即使路途遙遠,我也會想辦法去協助,就像在一九七○年代後半期,參與推動大專學生聖經神學研究班的事工一樣,一邊肩膀背著行李,另一邊肩膀扛著裝參考書的沉重大袋子,這些書都是我們舉辦單位要提供給參加學員作為參考書之用的。一趟出門,前後十天的時間,沒有第二句話,也沒有任何怨言,唯有的,就是希望有更多青年會明白聖經的話語,對教會的未來多一份異象和使命感。這次在台中婦女大會演講,就遇到幾位當年參加大專神研班的青年,如今都已經是教會長老了,他們是開車載教會姊妹來參加的。

這個禮拜五,我和淑英將啟程去美國舊金山和洛杉磯,主要也是當地教會邀請我去講同樣的題目:(1)為甚麼要讀聖經、(2)怎樣讀聖經、(3)從讀聖經到明白聖經、(4)聖經與今日教會等四個題目。這也是我在兩年前受邀請到美國紐澤西台美教會等三間教會聯合舉辦的靈修會所講的。這趟去美國,總共要講十五場,其中包括了三場主日講道、一場同鄉會、兩場家庭聚會,和九場專題演講。說休息嗎?其實談不上,這麼多場的演講,說不累,是騙人的。但我還是樂此不疲,原因是北美的台灣人長老教會開始有心要好好推動研讀聖經的工作,他們聽到「傳聞」,說我在這方面可以幫得上忙,而我也就義不容辭地接下這樣沉重的工作。

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帶領信徒研讀聖經,就是在幫助教會改造,也是在幫助信徒對信仰有正確的認識,否則傳道者自己一定會先走偏路,要不然就是長執在信仰的觀念上有了偏見、不正確,或是信徒對信仰的態度冷漠、歪曲。這樣的例子實在是俯拾即是,就像我在這次台中婦女大會演講後,有位姊妹提出問題說道:「我們知道信徒奉獻的錢是為了傳福音之用途,也知道當有軟弱的教會需要協助時,我們都有責任分擔。可是,往往提案一出來,在長執會馬上就遭到否決,理由是這些奉獻,應該用在自己的教會才對。」我也知道這樣的教會現象很普遍,但這種信仰態度卻呈現出嚴重的錯誤觀念,因為教會要學習的,不是祭司和利未這兩個人,看到有人受傷在等待並請求協助時,還不願意伸手出去;而是要學習那位好撒馬利亞人的態度,主動伸出救援的手,給予扶持、幫助。這好的撒馬利亞人並沒有問受傷的人,是甚麼族群的人,也沒有問他信甚麼宗教,只是看到他受傷,就給予救助。耶穌告訴那位教律法的,照他所聽到的去做就是了。同樣,耶穌也是要我們照樣去做啊!

讀聖經是一回事,正確明白聖經又是另一回事,而要把聖經的教導確實落實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又是另一個考驗信仰的問題。我在演講中會舉咱教會在支助台北活水泉教會的例子,以及幾個幫助的案例,她們聽了之後都感到咱教會真不簡單,但有的人在聽演講過後,來問我說:「你們教會長執怎樣會這麼明朗?怎麼會這麼有智慧,知道該怎樣幫助人!」我唯一可以回答她們的,就是「因為我們教會有將聖經的話語當作唯一標準」這句話。

今天咱長老教會在台灣已經有一百三十多年時間,這二十多年來,狀況頻繁,問題叢生,特別是事業機構更是惡化到極點,不僅是長老在事業機構當董事參與貪污的惡行,連傳道者也不例外。以一九七○年代的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今天的真理大學)就是個好例子,而今天許多事業機構問題不少,爭當董事「肥缺」的事件此起彼落,像新樓醫院、長榮大學、馬偕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等等。這是發生在有豐厚收入的事業機構,要不然就是有厚利可圖的單位。而另一方面是在人事上的問題,想浪得虛名的傳道者更不在少數,連神學院也受到波及,這才令我們痛心。但我們也看到同樣的問題出現在地方教會,傳道者拐走教會奉獻的案件時有所聞,而濫用教會奉獻的更不在少數,為甚麼會這樣?說穿了,這些說明了咱教會已經逐漸失去了信仰的基礎聖經的話語,才會有這些現象顯現出來。

把教會帶回到聖經的教導裏面來,這也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運動最主要的理念,也因為這樣的理念廣為推行,才會有今天的基督教會。我們應該要珍惜這種信仰革新運動的傳承,好讓我們今天的教會不至於重蹈中古時代教會墮落、黑暗的覆轍。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