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原住民聚會更多鼓勵

咱教會原住民聚會今年有很特別的收穫,有三位考上玉山神學院,特別是林珍珠姊妹,她可說是咱教會原住民聚會開拓以來,第一粒成熟的果實。她是第一代的信徒,在咱教會受洗,準備要投考神學院已經有一些時間,今年果然一試就上榜,也是原住民聚會第一位神學生,這對咱教會來說,具有特別的意義。另外兩位就是顏文海兄弟和黃霞姊妹,他們是夫妻檔,相偕去投考玉山神學院。黃霞姊妹因為是畢業自台灣神學院學院部,因此,可以直接考神學院研究所,而顏文海兄弟則是丟下事業,決定先上玉山神學院學院部,希望能順利畢業,然後接續讀研究所。他們夫婦二人都準備要獻身傳道的工作。雖然會員籍不在咱教會,但卻都是在咱教會原住民聚會的兄姊。

他們三人都有很好的工作,在台北生活並不是困難。林珍珠姊妹在十多年前畢業自銘傳商專,然後在「世界展望會」工作迄今,對原住民社會的福音事工一直有很深的負擔。因此,她自受洗歸主之後,就一直在思考怎樣投入傳福音的行列。去年,原本就想要辭去工作,投考台灣神學院。後來又想了想,決定再準備一年,結果決定不去台灣神學院,而改報名去玉山神學院,並且如願以償的考上。她需要用四年的時間完成研究所的課程,才能接受總會的派令。她已經是「世界展望會」的資深同工,辭掉這份工作確實很可惜。但為了要專心在傳道的工作,她將工作辭掉。這樣的獻身使命感,真讓我們感動。

顏文海弟兄和黃霞姊妹是夫婦,都在咱教會參加原住民聚會,今年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突然說兩人要相偕去投考玉山神學院,並且都考上了,消息傳來都令我們驚訝。因為顏文海弟兄是廚師,在他岳母於台北市的餐廳當廚師,收入穩定,夫婦兩人生活無缺,雖然沒有子女,但對教會事工從不冷卻。黃霞姊妹還擔任屬於自己教會的執事,因此,他們會籍都不方便轉過來咱教會。但他們離開學校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且平時忙著工作,也沒有時間多看些書報雜誌,這也是他們夫婦這次決定重新拾起書本投考神學院時,感受到相當壓力的主要原因。但看他們夫婦兩人這麼用心準備考試,且是夫妻相扶持一起去讀書,還要在校外租屋,因為學校無法提供他們夫妻兩人的宿舍,往後不但讀書生活費用大,恐怕要將神學這種學問打通的壓力更大。

他們三人是咱原住民聚會開拓以來,最大的榮耀,特別是林珍珠,更是咱教會最好的果實,成立十年來最美好的一粒果實。我們將他們三人奉獻給上帝,也要在祈禱中紀念他們,讓他們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並在未來福音的事工上,有更美好的見證,帶領更多人來認識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

原住民聚會人數雖然一直停滯不前,當然理由可以說出一大堆,但這不應該成為我們的藉口,怎樣讓原住民聚會增長起來,這需要大家來集思廣益,讓咱教會成為台北市原住民聚會的中心,這是一個可期待也是可以努力的目標;就像我們在推動研讀聖經的運動一樣,這六年來的努力,終於有了回應,許多教會跟著我們學習,也一直在試著要超越我們的成果,我們不但樂觀其成,也恭喜有這樣的教會。因為重要的,就是大家會知道要研讀聖經,只要有這樣的成果出現,我們的努力就對了。原住民聚會也是這樣,我們不能期待一朝一夕之間就馬上有很多人來參加,但我們需要大家一起來貢獻心力。想想看,這三年來,我們有三位原住民兄姊同一時間考上玉山神學院,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啊!

我知道以前南部有一間教會,他們以教會青年獻身傳道為榮,因此,只要有一位青年入神學院,該教會就在禮拜堂外的屋簷邊掛上一個燈籠罩。寫上該青年的名字,當這位青年神學院畢業,且受差派當傳道開始,該燈籠罩就點起燈來。每個禮拜三晚上有祈禱會,該教會就會將燈籠罩裡的燈點亮,讓會友要進入禮拜堂參加聚會時,為這些燈籠罩上的名字,也就是該教會獻身當傳道者的,逐一念他們的名字,為他們代禱。這樣持續好長、好長一段歲月。他們說這樣有鼓勵青年投入傳道行列的作用。

這使我想起九二年到維也納台灣人教會去訪問時,陳昭華姊妹當時在維也納大學法學研究所博士班讀書。她帶我到該校去參觀,並讓我看該校的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就是只要該校畢業生對國家、社會,或是全世界有貢獻的人,就將這些人的臉部雕刻在柱子上,然後在下面寫這位畢業生所做貢獻的事。這是一項極高的榮譽,因此,有些同學就先在那些尚未被雕刻上人物像的柱子,用筆寫上自己的名字,表示有這麼一天,我的名字也要寫在這地方,讓後代的學子知道我曾經在這裏讀過書,從這裏畢業,我要為這個國家、社會、世界貢獻了我的能力。

或許,我們可以將禮拜堂的牆壁上,也來改成這種方式,將從咱教會出身的傳道者的臉譜鑲在牆壁上,每當我們在聚會祈禱中,就將他們的名字唸出來,紀念他們,為他們祈禱。這樣或許可以給更多的青年一些鼓勵,希望他們喜歡投入傳福音的工作。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