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開始來準備設教六十週年

二○○六年四月十四日是咱教會六十歲的生日,離現今還剩下兩年半的時間,長執會已經成立一個小組,開始在討論、研議看要怎樣來迎接設教六十週年的活動。

咱教會是在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四日那天成立的。原先咱教會是屬於日據時代日本聖潔教會所有。在台北有四間教會,都是日據時代日本人在聚會的教會,除了咱教會以外,另外就是濟南、中山、和平等教會。我以前牧養的嘉義西門教會也是從日本人手中承接過來的教會,成立的時間僅比咱教會慢了一個禮拜而已。咱教會第一任牧師名叫葉金木,當時葉牧師因為有事,去到花蓮,葉牧師聽說有人要搬進教會住,隨即從花蓮打電話回家,要他的兒子趕緊搬入教會,並馬上從花蓮趕回來,且在四月十四日那天就成立了教會。

這一點很像嘉義西門教會,那時也是日本人離開,禮拜堂和牧師館都空了下來。甚怕有人進去佔據,於是當時在嘉義東門牧會的黃武東牧師,隨即在禮拜天(四月十四日,也就是咱台北東門教會成立的那天)那天宣佈,從下個禮拜日(四月廿一日)開始,分配一些家庭過去「河溝邊」那間日本人留下來的教會禮拜。他自己則是當天禮拜結束後,隨即搬過去住在牧師館。很多被點名要過去禮拜的會友,心裡都很不甘願,但被牧師點名了,不敢不聽,只好硬著頭皮過去,嘉義西門教會就是這樣子成立的。後來聽好幾位年老的會友告訴我說,每個禮拜都是由嘉義東門派長老過來主持主日講道,會友和長老都很希望禮拜趕緊結束,好趕回去東門母會參加唱最後一首頌榮聖詩,然後被牧師祝禱。每次聽會友說這些故事,都讓我感覺很有意思,我真的無法想像當時黃武東牧師怎麼會這樣有「權威」,只說一句話,會友就照著辦,這恐怕是今天的牧師想也無法想像得到的事。

嘉義西門教會到現在還保存著日本時代建造的禮拜堂和牧師館,因為所有的建材都是從阿里山上搬運下來的高級檜木,聽說原將那些檜木是從要運去日本東京建造「明治神宮」中被篩選下來的,可說是相當好的木材。如今牧師館內白蟻很多,我曾在兩年內損失了將近三百本的書,心痛的不得了。但實在無法解決和防範,唯一的辦法,就是經常搬動書本,才會知道哪些地方已經被白蟻攻入,要趕緊處理。

咱台北東門教會是在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四日成立,在葉金木牧師打下穩固的基礎之後,隨即有當時台灣長老教會看為最具實力的教會歷史學者鄭連明牧師接棒。非常可惜的是,鄭牧師身體並不強壯;雖然如此,在他任內卻為咱教會奠下了非常好的信仰基礎。在他的時代,咱教會還曾辦過「聖經函授學校」的事工,且時間長達五年之久,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也是在他的帶領下,咱教會成為台北地區第一間開始關心都市原住民信仰的教會。就是在連明牧師的時代,咱教會成為台灣教界被評價甚高,口碑相當好的教會。

我們要感謝鄭連德牧師,因為有他的努力,我們才有今天的禮拜堂可以容納三百多名會友參加主日聚會。也是在他用心經營之下,咱教會開拓了安和佈道所,這是一間由咱教會獨立支撐分設的教會,直到該教會自立起來。同時在他的任內,我們曾有過學生宿舍、圖書閱讀室、少年觀護所的關懷事工、日語聚會等事工。洪振輝牧師帶給咱教會更特別的,是開拓了英語查經班、客語聚會,更值得一提的是,他請日籍宣教師二宮一朗牧師來開拓了都市原住民聚會,這也是他非常有遠見之處。

我將咱教會歷史簡單回顧一下,主要就是要讓大家再次來想想:如果我們準備要邁向設教六十週年紀念,你覺得我們用甚麼來當作最好的禮物獻給上帝,作為感恩的祭品?雖然長執會已經有一個小組開始在籌畫,並且初步規劃要用一個月的時間好好紀念咱教會「一甲子」的生日,這確實是一個很大膽且有創意的構思,為的是不希望僅僅是舉行一場感恩禮拜而已,也不是僅有上次五十五週年的生活營,而是一次值得感恩的系列活動,讓我們全體教會大大小小信徒,像一個大家庭融合在一起,這樣的構思對咱教會必定有非常特殊的意義在裏面。因為有了設教六十週年之後,隨即而來的就是七十週年。屆時,我們現今尚在世上的人,恐怕已經不多。怎樣讓後代接棒的子孫,看到我們這一代留下來的腳跡,讓他們在緬懷上代「遺產」時,不是只有硬體的建築物,而是有更多深植在生命中的信仰傳承。

我知道咱教會人才濟濟,學有專長的兄姊非常多,各自在工作領域中佔有重要地位,而我只有簡單、且是最基礎的神學教育而已。說創意,我沒有,因為我是個相當保守的人,特別是在觀念上很保守,不善於跟著流行。除了抱著聖經以外,要說我會甚麼,大概說不出甚麼東西吧。

因此,我誠摯地邀請大家一起來想想,告訴我或長老、執事們都可以,你希望咱教會開創甚麼樣未來?或是應該有甚麼願景可鋪陳出來?或許可以這樣想:如果你是這一家「企業」的老闆,對於三年後要慶祝六十週年的「老店」,你最希望看到這家企業有甚麼好的「產品」,可以讓民眾看到就想要擁抱它?如果只想到要多分點「紅利」,我認為這是最淺見的想法,也是最沒有甚麼意義的觀點。比較好的,應該是想想看:怎樣才能讓這家企業能永續且擴張出去?然後,不僅在你這一代,而是連下代子孫都能因為這個企業而體驗到榮譽與滿足,這才是最重要且有意義的事。

我不知道這樣比喻對不對,但至少,我想表達的就是像這樣的方向。因此,我誠懇地邀請你來協助,讓咱教會因為你的建言、奉獻心力、智力,活出更有生命力的教會,以見證上帝的恩典充滿在我們教會。

剩下兩年半,時間不多,很快就會來臨。你想:咱教會應該朝甚麼方向走?開拓新教會嗎?或是開拓新的聚會場次?或是伸手協助更多弱小教會的需要?或是開創甚麼新的事工?怎樣讓會友彼此之間增添聯繫關係?說的比較簡單一點:你希望我們教會成為一間怎樣的教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牧師需要你的幫助。你可以寫信或是發電子信到教會來,也可以找牧師談,我可以請你喝咖啡,咱們來聊聊,好嗎?也可以請你吃飯,大家來說說看。謝謝你。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