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清楚自己的使命

這樣的題目,自己看起來就覺得很不對勁,哪有當傳道者三十年了,現在才說「越來越清楚自己的使命」這句話?難道過去的日子都是在「混」嗎?如果要說是「混」,我也不敢否認,因為沒有做好應該做的事,就可以用「混」這句話來形容。但也可以否認自己是「混」,因為我自問很用心在獻身的工作。從畢業迄今,我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唯有的一次,就是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至隔年元月的三個月時間。當時我向中會請假一年,希望先用半年的時間好好整理已經有稿子,卻還沒有出書的手稿。那段時間可說天天都在家裏,除了讀書,也整理接近兩年都沒有空整理的舊報紙。在那段時間,我和淑英每天下午去八掌溪河堤散步、談天。但是,後來並沒有如期盼的能休息一年。我在九七年十月底從嘉義西門教會離開一個禮拜,就接到咱台北東門教會的電話,希望我上來台北一趟與長執們認識。結果就安排我在十一月第一個禮拜日到東門教會講道,禮拜後與長執們午餐、談話,我好像接受「口試」般的詢問。就這樣,在九八年二月底上來台北,又開始我的牧會工作。打從畢業開始,我一直參與推動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的事工,也在玉神兼課,同時在武陵外役監獄當教誨師。每個禮拜,我主持關山和鹿野這兩間教會的主日禮拜。我都有把自己講道的稿子用紙卡寫下來,一份份地收存在書架上。在一九八四年,我從關山轉到嘉義西門牧會,還是一樣,帶查經班,也是兩個班,一在教會,另一是在嘉義基督教醫院為醫護人員開的查經班。三年多後,我轉到台灣教會公報社去當公報總編輯。在那段從事文字事工的日子,我也是盡量參與協助推動讀聖經的工作,那時總會與聖經公會合作,只要有人能在兩年內將新舊約聖經讀完一遍,就送一本新舊約金邊聖經。我在教會公報全力配合這項事工,開闢聖經專欄,後來也出了一套四冊「聖經伴讀」的書。
六年後,就在一九九三年六月底,我離開教會公報社,再向中會請假半年,並接受維也納台灣人教會與溫哥華台灣長老教會的聘請,短期內去協助他們。可惜,在維也納期間很短。還好,在溫哥華有足足三個月時間。在那段期間,我帶三個查經班,一個在禮拜三晚上、一在禮拜五上午,另一是為了青少年朋友開的禮拜日班。
一九九四年元月,我回到嘉義西門去牧會,我又開始帶查經班,也推動全體會友一起每日讀聖經、寫作業(每個月一次)。查經班也是兩班,其一是教會的,另一班很特別,是一群非基督徒女性佔絕大多數的班。另外,也是在那四年當中,我有機會去有線電視、地方電台開闢「宗教心靈」節目。我從基督教信仰的觀點看今天社會的事,經常有聽眾來電話詢問,或是與我討論問題,讓我覺得很有意思。而那班婦女查經班讓我感受到特別的不一樣,因為她們沒有教會背景,對聖經的看法也很不一樣。只可惜,當時沒有注意到要將她們所問的經文問題一一記錄下來,那是最珍貴的資料。

上來台北之後,我突然間發現,喜愛讀聖經的人倒是不少,跟我以前的了解很不一樣,特別是在咱教會推動每日讀聖經、寫作業以來,我發現有許多人真的很用心在追求靈命的成長,他們不僅喜歡研讀聖經,也會思考信仰的問題。因此,上來台北幾個月後,我就開辦兩個查經班:白天一班,晚上一班。這樣可以讓那些白天工作的兄姊也可以有機會在晚上來參加查經班。沒有想到參加的人竟然都各有三十餘名,讓我大出意外。更意外的,是參加人數越來越多,多到將當時尚未整建的一樓教室擠得滿滿的。
這樣經過了五年,直到現在,禮拜三查經班的人數已經高達一百七十五名、禮拜五晚上有一○九名。不但這樣,我也從原有的兩個班,擴展到現在的五個查經班。人數最少的一班是青少年班,平均有十名左右。不但這樣,這五年來也讓我學習到很多改進的方式,我知道怎樣在開始之前講些「開胃菜」的故事,讓大家在唱詩歌中聽一些平常甚少有機會聽到的人物與事。我也發現有些兄姊對這些故事的興趣很高,甚至拿了錄音機錄了下來。經常有人要索取我查經班的錄音帶,也因此,從第三年開始,我們特地購買一台專業用的錄音帶拷貝機,現在查經班的錄音帶每個禮拜至少要拷貝八十份。

以前,我將查經資料寫在筆記簿上,來台北之前,我將過去寫在紙卡上的講道稿和查經資料全部用碎紙機處理掉,理由是我不想再去看那些過去的手稿,以免自己懶惰不再重讀經文。來台北之後,我發現參加查經班的人數越來越多,有的兄姊甚至問我說有沒有講義,我想到這樣寫在筆記簿上,只有我看得懂,若有人想要講義,就無法提供給他人。因此,從九九年八月開始講創世記第六章之後,我決定開始用電腦寫講義,並將之分給大家。結果索取講義的人也是越來越多。現在的講義每個禮拜用A4的紙,每份兩張、雙面印,平均要印三百份。
寫講義,成為我帶查經的另一項重要功課,確實是很大的重擔,但卻對我在研究經文、思考經文脈絡上有極大的助益,這也是從前沒有過的經驗。起先寫的時候,只想寫自己看得懂、明白的內容,後來因為有人索取要看,就必須改變寫的方式,直到現在,我是越寫越多,也越清楚。預估在年底之前,可以完成四本查經的書。

因為帶大家查經,以及要求大家每天讀聖經、寫作業(兩個禮拜一次),我也「研發」出一套推動研讀聖經的方法,這也是為甚麼最近兩年來我一再被邀請去講這方面的專題之因。但我知道每當我演講完後,感到最困擾的就是當地教會的傳道者,因為我都會告訴會友,如果遇到讀聖經有問題,就要問你教會的傳道者,他有責任和義務幫助你解答這些經文的問題。我也會告訴聽演講的人,要傳道者帶大家一起研讀聖經、開查經班,我認為這是傳道者之所以傳「道」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幫助大家明白聖經的「道」。
我之所以會這樣一再強調,就是因為發現教會的問題越來越多,很混的傳道者更多,而只想在教會混個名堂、圖己之利的長執也很多,才會導致教會糾紛不斷。如果大家真的都回到聖經裡來,好好研讀,並且將所研讀的好好反省一下信仰生活,應該會讓教會糾紛減少到最低的程度。

我一直深信,咱長老教會創會者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所說的:「教會是奠基在聖經上帝話語的基礎上。」這也是他之所以會參與推動宗教改革的因素之一,因為沒有聖經的基礎,就會造成教會的混亂,和宗教師的墮落。
這六年來,在咱教會推動研讀聖經、查經事工以來,我終於發現這是我應該做、也是最重要的事工。我也開始在織夢,希望能早日使「聖經補習班」的願景實現,因為幫助大家明白聖經的信息,乃是我這一生獻身之道。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三年九月二十八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