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者應知所節制

最近台北市傳出市議員假借出國考察名義,要攜家帶眷到歐美、紐澳等國去訪問,編列的預算高達四百萬元,消息曝光出來,被輿論媒體修理得趕緊收回此項不合情理的公帑濫用預算。其實民意代表,上自中央,下至鄉鎮代表等,都有這樣不成文的惡習,說是考察,其實都是去旅遊,不但是拿公帑圖利自己,且還要勞煩政府駐外代表為他們安排各種行程、接待等等工作,特別是中央民代更是這樣,可想而知,我們的駐外代表,甚少有時間進行外交事務,大多忙於接待這些來自國內的中央民代,否則預算不保不說,嚴重的話,還會被貼上工作不力而遭到貶職下調的威脅。現在的不說,單單在宋楚瑜擔任省主席時代的省議員,每個人每年就編列有六十萬元的出國考察旅費,許多省議員就是利用這筆費用在寒暑假帶家眷大小去旅遊度假。今天的中央民代則是更囂張,用出國考察到澳門去賭博的不少,難怪他們回來會一再主張要通過離島博弈條款,因為他們當中許多人都曾去過賭場考察、度假過。
這些各級民代拿公帑到世界各地去旅遊,一點罪惡感也沒有。然後回國來,唯恐媒體忘了他們是誰,三不五時就拿個原住民或是偏遠地區兒童缺乏營養午餐費大做文章,讓人以為他們滿懷慈悲之心,而不明察的媒體記者也隨著他們大做文章。若是將這些民代每年不必要的出國旅遊(考察)度假經費擋下來,作為貧困家庭兒童營養午餐費用,我敢保證台灣不會有缺乏營養午餐經費的學校。
這種圖利自己,卻沒有罪惡感的實例也一再發生在今天傳道者之中。舉例來說,有不少傳道者,教會已經每個月給了「交通費」,作為探訪之用,可是,他開教會「福音車」卻還是拿著加油收據請領加油費用。教會已經每個月給了研究費,但每當神學院舉辦神學講座時,還拿著收據向教會申請費用。最為荒謬的,莫過於參加傳教師會,明明騎著教會的摩托車去,也拿過向教會申請的汽油費,卻還從傳教師會拿交通費,有的每次高達五百元。有的是搭公車去的,來回連一百元都有找,也同樣拿五百元的交通費。

每年,中會傳教師會都會舉辦類似在職進修之類的聚會,用意甚善,除了學習成長、彼此聯誼,也可利用此機會,讓傳教師家庭彼此認識、互相鼓勵,對牧會的壓力確實有舒緩的功能。中會每年編列預算補助一些經費,確實是美意盡至。但是,就是因為中會許多代議長老體貼傳道者這種需要,通常在此項預算中甚少給予杯葛或多所異議,大多是只要編列,就會通過,甚少刪減。但是,身為傳道者不應該就此貪婪無度,因為中會的經費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意外之財,而是信徒心血賺來的錢,他們是奉獻給教會傳福音事工之用,換句話說,中會的每一筆經費,都是奉獻給上帝的錢。如果沒有這樣的觀念,而濫用這樣的經費,應該要有罪惡感。否則,傳道者無論講出多麼異象宏偉、動人的講章,也是枉然,在信徒的心中也只是「神棍」而已,不會備受尊敬。
想想看,舉辦傳教師會,需要住宿在五星級的大飯店嗎?想想看,在教會舉辦傳教師在職講習會,需要每個人發五百元的車旅費嗎?需要頂級的觀光地區才能達到聯誼、促進感情嗎?中會固然好意編列了足夠的預算,但是沒有節制的心,讓自己知道怎樣省用這些來自信徒的奉獻,恐怕傳道者就在這樣奢侈的惡習中,墮落而不知。

身為傳道者,若是不知道彼此互通有無,就無法教導信徒怎樣彼此相互扶持。傳道者若是自己不知道誠實,就無法教導信徒用誠實的心敬拜上帝。用去多少交通費用,就請領多少車資,這是最基本的常識,根本不用談信仰。如果連這點都無法做到,還要用許多美麗的詞句來解釋,那已經距離信仰的基準很遠了。

台灣教會公報二○○三年八月廿四日第二六八六期第十一頁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