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跟牧師去遊行,抗議博奕條款讓賭博除罪化

由宗教團體和社會運動團體共同發起的、為抗議立法院通過博奕條款,讓賭博合法化的大遊行,將於今天下午一點在自由廣場集合,準備一路走到立法院去。我懇請大家一起來,跟牧師我一起去遊行抗議,為了要讓我們的子孫有個比較乾淨的心靈生活環境,請大家盡可能排除困難出來參加。

我常常說: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的人,連賭博都會找神明來參加,賭輸了,還會修理神明,並把神像劈成兩半,甚至燒毀、丟棄,那就是咱台灣人。如果我們將這些情形說給外國人聽,他們一定不會相信真有這種事。而當他們確知有這種事發生時,都會在聽到之後,露出頗為驚訝的表情,只會猛搖頭,不敢相信真有這種國家的人民、會做出這種對神明極為羞辱、褻瀆的行為。但咱台灣人就是做得出來。

我就說過這樣的故事,有一個阿嬤背著孫子去玩麻將賭博,連續兩三年時間。每次要去賭麻將,她就會將孫子背在背後。結果有一天,當她摸出一張牌,還在瞧的時候,孫子突然從背後輕輕地說了一聲:「阿嬤,自摸」。

這是我親身從會友的身上經歷到的事,也是我一再強調的:會賭博的父母,不會有誠實的孩子;會酗酒的父母,不會有清醒的家庭。

台灣人的賭性很強,尤其在1980年代達到高峰,不僅是把愛國獎券炒熱到瘋狂,甚至後來還用「大家樂」硬是把政府從195041開始發行的愛國獎券,於19871227日給打壓下去,使其停止發售。原因是那時的「大家樂」每個禮拜開獎兩次,不但是菜市場的菜販無心做生意,只想跟其他的攤販商討明牌幾號,連剃頭師傅、民間小工等等也是這樣,大家都在瘋「大家樂」和後來接續的「六合彩」。

我就親自經歷過頭髮理一半,被剃頭師傅放鴿子。因為找明牌比賺我的剃頭錢利潤要高很多,那次足足躺在剃頭椅子上等師傅聽完了一個半小時的「聽牌會」之後,才回來把尚未剃完的頭整理好。這種瘋狂找明牌的怪異行徑,甚至連鄉村教會也受到影響,連牧師寫在講台兩邊的禮拜聖詩曲碼、經文、講道題目等,都會成為參考明牌。在台南還傳出這樣的故事,說有幾位兄弟去一間「太子爺宮」求明白,「太子爺」表示有困難,原因是「土地公」手上握有「黑星」(意指中共製造的手槍),子彈的速度比太子爺腳踏的烽火輪跑得還要快。因此,「太子爺」顯靈給這些黑道兄弟,要他們提供一把「烏茲衝鋒槍」,以防土地公來搶牌。

聽了這則坊間傳聞,就可知道那時咱台灣瘋狂賭博的情況,已經呈現出「歇斯底里」的狀態了。

這次博奕條款會通過,其實並不是盡然都是國民黨黨員舉手,而是民進黨壓下了不少黨員,下令他們一定要反對。早在民進黨執政的時代,就有不少人參與簽署提案要通過博奕條款,也想盡辦法對行政院施壓,否則我們(由釋昭慧法師負責當召集人,跨宗教、社運團體等代表)不會無緣無故多次去行政院見張俊雄院長。我就曾在行政院接待室親自跟張俊雄院長說:「賭博是犯罪,千萬使不得。」張院長就當面回答說:「盧牧師,我會注意這件事。」在他當院長任內,他確實做到,也是因為他的要求,才沒有使行政部門准提此議。

但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消息,說因為行政部門都不提博奕條款的法案,因此,將有立法委員準備自己提案,而這些立法委員可能包括了民進黨立委,而且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要讓這案子通過。我聽了真是一肚子火大,隨即反映給釋昭慧法師。看,這樣的民進黨,不但沒有因為選舉失敗而有反省的覺悟,還是跟執政時代一樣,失去對建國的理想,也把過去建黨之初建造一個新國家的理想都給銹壞了,且是持續在墮落,真是令人失望至極!

生平第一次聽到有這樣的政府會對人民說,可以用賭博來振興經濟發展,這就是博奕條款之所以通過的理由,且舉手贊成的全部都是國民黨籍和無黨籍的立委,表面上看來是為了離島人民生活的需要,且是只有在離島,像是澎湖、綠島、金門、馬祖、蘭嶼等地區,才可以設置賭場。但很不幸的,在金門和馬祖已經有財團蠢蠢欲動,綠島也有人在呼喊。但我們很清楚,這只是一個障眼法罷了,當這條款一過,過一些時日,同樣的這些立委就會繼續提出修法,將「離島」兩字拿掉,那時,整個台灣都會變成合法的賭博區域,到處都可以開設賭場,那時整個台灣就會跟澳門一樣,是賭博的國家,而我們(包括自己和子孫)都將居住住在一個名叫「賭博共和國」(Republic of Casino)的國度中。

如果賭博是正確的社會行為,我不知道將怎樣告訴咱們的子孫,生命正確的價值是甚麼?如果賭博可以當作正業,那麼,我們又要怎樣告訴子孫工作的意義?因為賭博本身就是一種貪婪行為和念頭。更要命的,跟賭博連結在一起的「連體嬰」,就是色情和毒品。而這三項因為有很豐厚的利潤在,所以世界各地都一樣,其背後都是由黑道在操控的。

全世界只有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敢公開說賭博可振興經濟,也只有國民黨立委會毫無羞愧之心的公開說,賭博可以提高就業機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救了這些參與投資和插乾股的官員、民意代表們的財產。但在開設賭場之後,整個社會所帶來的不安,和人民對生命價值的混亂等,都將由咱全民買單付帳。

若是賭博真的可以救經濟,那就先請這些立委大人先辭掉所有工作,在自己的家裡開賭場看看。假如這些立委真的為台灣著想,那麼,我想特偵組應該就像在查前總統陳水扁的案子一樣,好好查一下這些舉手贊成的立委,他們和他們的親朋好友在澎湖有多少土地?只要特偵組願意,剝絲抽繭般的細查,若是都沒有,我才會相信他們真的為台灣著想,只是想法有些糊塗罷了!

從過去到現在,太多民代就是有黑道背景,然後透過選舉漂白,這種情形在地方民代中更是歷歷在目。舉前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為例,他是1984年被「一清專案」掃蕩入獄,出獄後參加民代選舉,在伍澤元時代當選縣議會議長。1994123日,率領跟隨他的嘍嘍去一位商人名叫鍾源峰的家,把他抓出來,當著跪在地上求饒的鍾源峰母親面前,由鄭太吉先開槍,把鍾源峰殺死。這件事引起輿論譁然,卻有國民黨立委黨團書記長曾永權、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華加志、縣長伍澤元等人極力阻擾司法機關辦案。但終究因為有民間輿論強大壓力,才逼得司法單位著手進行,如此經過將近六年,終將他判處死刑,並在200082日執行槍決。但他卻是在1994年競選連任屏東縣議會議員時,曾受到當時的總統並兼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為他站台輔選,極力推薦說他是最好的民意代表!若鄭太吉都能如此被身為總統和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看待,其他黑道進行漂白成為民意代表的人就不用我更多舉例了,相信稍微有在關心台灣政治動態的人都會很清楚。

黑道要怎樣生存下去?他們若是真在議會為民喉舌,沒有色情場所、賭博等這種八大行業在背後支撐,這種民代能活得下去嗎?

今天在國民黨立委和無黨籍立委的強力表決下,以71票比27票的懸殊比例,通過了博奕條款,若是沒有民間強力反對的聲音,他們往後一定會利用壓倒性的多數,通過更多的亂紀法案。大家一定要記得一件事:不是立委通過的國家法律都是對的,絕對不是這樣!當他們在圖謀私利的時候,我們應該要勇敢站出來表達強烈的反對聲音,這樣他們才會稍微收斂一下把選票投給他們的人民當作「呆胞」看待的囂張態度。

三月15日下午一點,請大家跟牧師我一起上街來遊行示威,集合地點就在自由廣場的大門前。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