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舉辦追思禮拜的意義

去年三月底,咱教會舉辦第一次全教會親友追思禮拜,獲得大家很好的迴響。

會促使我興起舉辦這種全教會親友追思禮拜的念頭,是因為這幾年來看到許多兄姊,總會在四月清明節前後,擠著前往墓園參加「省墓禮拜」,或是利用清明節國定假日那天,搭乘夜車趕回故鄉墓園掃墓。於是,我就在想:若是舉辦全教會親友的追思禮拜,這樣就可以不必跟著人擠人回去掃墓;而平時若是有空,便可撥個時間回去掃墓,既不會跟著人家擠車,也可以免除旅途奔波的辛勞。有的人因為年老,或是身體行動並不是很方便,既無法回去省墓,又很難跟子女相偕回去,心裡常因此而有不安與內疚的感嘆。就這樣,去年初,我就開始在思考:若是由教會來統一舉辦追思禮拜,應該會很有幫助。當我在小會提出這構想時,大家都覺得很好,同意試辦一次,並在舉辦之後作了一次民意調查。果然,教會兄姊們的反應都不錯,而這也是今年續辦的主要原因。

咱教會的追思禮拜有個特色,就是不僅僅是親人,也可以是朋友。我們會納入懷念朋友的原因,是認為在我們生命的旅程中,有很很多時候,好朋友對我們的影響是遠超過父母、親人的。我們常聽到一句俗語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好朋友,有時甚至會比親兄弟的關係還要來得緊密。

就像去年,蔡尚穎長老將他生命中最好的朋友帶到我們當中一起來懷念。他跟我說,就是因為這位從高中到醫學院的好朋友,認為他交往的女友很不錯,才讓他決定要娶她--現在的妻子林淑芬。我想,蔡尚穎長老一定是每天看到妻子淑芬,就會想起這位好友。

今年,我女兒悅文也將疼惜我甚多的安慕理牧師娘(Clare Anderson--傅明珠女士,加進追思的名單中。去年五月,我們接到安慕理牧師娘去世的消息,很難過,但也得到安慰,因為她確實是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本來是想要親自去英國中部約克郡(North Yorks)參加告別禮拜,但卻因為教會事工纏身,只好請悅文代替我去。這份心意是讓安牧師深受安慰,當他們知道悅文專程要去參加告別禮拜時,安牧師的女兒珍妮特地從倫敦來電說:要請悅文準備在禮拜中講幾句話。而當咱總會知道悅文要去參加安牧師娘的告別追思禮拜時,還特地請悅文以代表總會的「特使」身分去。悅文在告別禮拜中感謝安牧師夫婦在台灣長老教會神學教育的貢獻,也提及牧師娘在高雄美麗島事件發生後,積極投入參與救援工作的種種,讓大家都深受感動。當地報紙還特地報導了悅文前去參加的事,以及在追思禮拜中所講的話。安牧師夫婦是很疼惜我的老師,這三十年來,我們一直都保持著聯繫。

追思,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這是在表示我們對過往的親人、好友的感恩,也是在表達生命的傳承。追思親人好友的主要目的,是在宣告我們這一代願意繼續跟隨他們所留下來的美好腳跡,也同時表明我們內心對上帝的感恩。上帝透過我們的親人來養育、教導我們;而我們在世上的旅途中,更因為有上帝奇妙的安排,使我們遇上最好的朋友。

我一直認為台灣人家中的祖先牌位,實在是很重要的文化產物。想想看,祖先牌位是放在神明旁邊,因此,當每次向神明上香後,接著也會向祖先牌位上香致敬。民間宗教信仰者,當然不會僅僅是上香,還會祈求祖先庇佑子孫發達、家境平安。雖然這和基督教信仰的基本要義有相當大的違背;但有一點是很值得注意的,那就是每次向祖先牌位上香時,子孫便會想到祖先就在當前,這也等於有追思的效果一樣。而這也是為甚麼當基督教開始在台灣傳福音,要求皈依耶穌的信徒,除了撤除偶像神明外,連同祖先的牌位也要拿掉時,會引起那麼大的反彈。因為將祖先牌位拿掉,會讓台灣人找不到追思生命的根源,甚至心中恐懼與祖先之間的關係,會因而被「切斷」。所以,早期宣教師來台傳揚福音時,接受福音信息的台灣人,會被親人罵說是「背祖」(意思是指這種人連祖先都不認了),其原因就在於此。

其實,基督徒並沒有背祖,當然更沒有數典忘祖;相反的,基督徒一樣非常關心親族的事,懷念歷代祖先。只是,基督徒對於死亡的事,因為知道在耶穌裡,有復活的期盼,因此,並不害怕死亡,也不懼怕死後會變成鬼魂。因此,基督徒對於許多傳統宗教禮儀之祭祀活動所呈現出來的迷信,不僅是無法接受,也不願意跟隨,因而容易被誤會成信耶穌的人都大「不孝」。

認識基督教信仰的人,很清楚知道:我們將生命的出現或是結束,都看成是上帝賞賜的旨意。因為我們認為生命是從上帝來,最後也要回到上帝為我們安排永居的地方去。因此,不論是生或死,都是在表明我們對上帝的感恩和順服。我們用禮拜來回應上帝對我們生命的愛和計畫。因此,當親友去世時,基督教用「告別」這一詞,就是在表示「暫時離別」之意。我們深信有一天大家將會在上帝的天家再相見;也因為有這信仰上的認知,所以並不會太過度傷心。

在民間習俗裡,剛去世的人要作「頭七」,接著要作「七七」,再來也有作「百日」,然後要作「對年」。基督教並不如此頻繁,一般都在去世的一年後,在家裡舉行「週年追思」禮拜。

大約在四十年前,若有親人去世,基督徒也是一樣,都照著民間傳統上的輩份穿上麻衣等喪服,就連發訃文的格式也沒有免除;甚至在封棺時,需要請長輩來封釘等這些儀式都沒有減少、疏忽。近年來,咱台灣深受西風影響甚鉅,傳統喪禮的繁文縟節已經減少許多,甚至因為佛教在喪禮這方面著墨甚多,而影響了許多民間宗教信仰者跟進。

當台南市、台中市、高雄市、屏東、嘉義等地陸續有教會公墓出現之後,每年在清明節時,都會有由教會特別規劃舉辦的「省墓禮拜」活動。咱總會在台北金山設有墓園,也是一樣,每年都會舉辦「省墓禮拜」。但最近也開始有幾間教會於清明節前後,在各自教會舉行追思禮拜,就是要讓安葬在不同地方的親友,大家可以在同一教會、同一時間,一起來追思。這是很有意義的,可以讓尚且還活著,彼此之間卻互不認識的親人,藉此追思禮拜來相互認識;而這也是我們從去年追思禮拜的舉辦所得到的心得。

今年的追思名單,共計有九十三名。讓我們透過這樣的禮拜,懷念過往親人朋友們所留下來在我們生命中的故事,也一起想念這些過去曾在我們當中一起敬拜上帝、參與服事福音事工的兄姊,他們所留下來的許多信仰典範。

願上帝賜福我們所做的這件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