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踴躍來回應她們給咱台灣人的愛

兩個禮拜前,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傳出因欠缺三千萬元經費,而面臨被迫關門的消息。此消息一傳出,就有不少位教會的兄姊前來詢問。我收到許多封電子信,問我要不要也發動捐獻?而在上信仰要理班時,也有兄姊提起這事。上個禮拜日講道後,有幾位兄姊來跟我說,他們本來正想於會後問我有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沒想到我在主日禮拜的講道中就先提起了。如此可見,咱教會兄姊確實是對咱台灣社會的動態相當敏感,而這也是咱教會之所以會成為「指標性」教會的原因,真的一點也不差。

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最早是由天主教瑞士白冷差會於1959年所創辦的。這個差會,就是我曾在報紙上介紹過的錫質平神父,和我的好友蘇德豐、賈斯德等神父所屬的差會,他們創辦該醫院,迄今剛好滿五十週年。

神父創辦了醫院之後,就將醫院交由同是來自瑞士的聖十字架寶血會修女們負責管理經營,也因此,醫院便稱作為「聖母醫院」。聖十字架寶血會,就是在關山那群我們甚為熟識的修女們所屬的差會,她們當時也在關山、成功(又稱「新港」)、尚武(在大武鄉)等地設立診所。後來,由於過於繁忙與欠缺人手的問題,便改由以醫療福音作為指標的法國仁愛修女會,來接續該院醫療服務的工作。

醫院創辦之初,婦科醫療以及為臨盆婦女接生,乃為主要的醫療項目。這是因為在當時的後山,甚少有受過正式訓練的助產士,所以嬰兒死亡率相當高。這跟後來孫雅各牧師娘在關山創辦「馬利亞產院」時,會請胡文池牧師娘來主持也有關係,因為胡文池牧師娘是領有執照的助產士。

經過了五十年的時間,許多當年投入醫療服務的修女們,現在都已老邁。有的早已回到天家,有的則是返回瑞士、法國的差會養老,更有的因不堪老弱殘病,而回到修院受他人的照料。現在,留下來的這群修女,年紀都已經是超過七十五歲。因為她們真的無法再繼續支撐醫院下去,所以幾年前,她們透過白冷差會台灣會長呼召,請求台灣社會有愛心的醫師過去協助。而現今,有辭離國泰醫院的陳世賢醫師,將這所醫院的醫療院務給一肩扛下。

過去十五年來,在這群修女當中,就有六位陸續獲得行政院衛生署所頒發的「醫療奉獻獎」;同時,她們也於2008年獲得「團體醫療服務獎」,並且還連續四年都獲得「居家照護評鑑優良獎」,以及「糖尿病友團體全國第一標竿獎」。

2006年的「團體醫療服務獎」,是由關山天主教聖十字架療養院所獲得的。她們這群來自瑞士的修女,也有多位獲得醫療奉獻獎,其中好幾位修女,包括饒修女、布修女等,都挽辭了政府的好意說:「不要了,已經有人領獎就夠了」而她們就是最早將這間台東天主教聖母醫院給接手下來的修女。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出,這群來自歐洲瑞士、法國的修女們,是默默地將她們一生的生命奉獻在咱這塊土地上。

這次,她們接獲政府通知,要她們依法成立「醫療財團法人」,且還必須在十一月廿三日之前辦理完成。由於她們的土地是由白冷差會所提供的,若要辦理財團法人,就必須將這片土地轉移過去,而這項轉移就需要繳納高達一千六百七十二萬元的土地增值稅;再加上四十九張病的資本額,亦高達一千四百七十二萬元,所以,這兩項的費用一加起來,就足足有三千一百四十二萬元。她們若是沒有在期限內完成財團法人的登記,醫院執照的登記許可證將會遭到註銷,最後的結果就是醫院要被迫關門。

平常,該院每個月就虧損高達廿五萬元,怎麼可能有經費用來辦理成立財團法人的登記呢?她們能在醫院虧損的狀況下繼續服務病人,其實,這些都是她們的差會從歐洲善心人士、信徒的奉獻,挪移一部份過來補貼的。

從國民黨政府到民進黨執政,再重回國民黨執政,情況都一樣。他們就只會說一句「依法行政」這種相當官僚的辦事台詞,要他們主動替人民著想、辦事,就像在剝他們的皮、摔破他們的飯碗一樣。就像是1991年的時候,台東縣政府決定徵收聖十字架寶血會,位於大武鄉尚武村、作為救星教養院之用的土地,而其理由是要開路。但是,那條路卻是一路開到山腳下的無用道路。這群修女一直無法理解,國民黨政府開那條路到底是要給誰用的?因為那裡沒有汽車,沒有牛車,甚至連腳踏車也沒有。那時,我從嘉義繞過去探望她們,饒修女、馬修女都很激動地對我說:「盧牧師,就算人要走路到山腳下,也不需要用到四部汽車可以互通那樣大的路啊!」她們說,她們無論怎樣跟縣政府的人談,都沒有辦法。最後她們跟我說:「盧牧師,你能不能幫幫我們的忙,不要開這條路。」

我去找縣長的好友,述說這件事。一個月後,這位朋友這樣告訴我說:「盧牧師,恐怕很難喔!這是政策,詳細的事,我就不方便講了。」我的媽啊,這是甚麼政策啊?竟是開一條沒有汽車、牛車、腳踏車會走的道路,而且還從省道切九十度角開到山腳下?真是讓我佩服、嘆為觀止。到最後,這些修女只能放棄,將救星教養院遷移到台東市內的康樂。她們不但永遠無法了解咱台灣的官方文化,而我想她們受傷最大的,是她們奉獻的熱情,竟是這樣子一再地被折損。

去年,當她們獲頒「醫療奉獻團體獎」,受到馬英九總統的召見時,馬英九當面問這些修女說,有沒有需要甚麼幫忙。當時她們的代表,也是前院長的鄭雲修女說:「請政府先幫助台東馬偕醫院,因為台東最需要的是加強緊急醫療救護。」而馬英九竟然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敏感度,連一句接下去的話也沒說。

但更讓我們感到百感雜陳的,是這群修女在自己需要人家幫忙之際,還替馬偕醫院說話;然而,我們的馬偕醫院卻沒有在她們正陷入困境的這個時候,給予適時的協助。馬偕醫院每年豐沛的收入,其所帶來的,只是讓咱長老教會北部教會的許多傳道者、長老,拼命地想要爭著當該院的董事罷了!

與其去期盼政府給予這些修女們主動的協助,好解決她們緊急之需的困境,不如我們大家一起來出力協助還比較實在。就像四年前,關山天主教這群修女跟我說的,她們有兩台專門清洗病患床單、棉被套的洗衣機損壞,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們也知道這種設備根本就無法向行政院衛生署,或是內政部提出申請補助。那時,我們教會就反應很快,在短短一個月內,為她們捐獻了一百八十二萬元,讓她們感受到極大的溫暖。

三千萬固然是一筆龐大的數目,但這對咱台灣社會來說,並不是甚麼大困難。只要我們肯伸出援手救助,很快就能補足這份欠缺的需要。她們並沒有像花蓮門諾,有各種媒體廣為宣傳,使該院不但籌募到無以計數的奉獻,還可以蓋醫療大樓和購買大筆土地;也不像台東基督教醫院那樣,有電視名嘴當代言人,給予在電子媒體上打知名度,而獲得數以億計的奉獻來擴充設備,蓋醫療大樓、老人養護中心等。沒有,這些修女們就是不會這套,也不願意這樣做。她們就是那樣實在,只求讓醫院可以繼續經營下去,好為東部的病人來服務。而她們目前正在做、且是最有成就的,就是「安寧醫療照護」。

讓我們在祈禱中紀念她們,也用感恩的心來回應上帝透過她們給咱台灣人民的愛。讓我們踴躍捐出我們能力所及的來回饋她們,我相信唯有這樣,才能讓我們感到心安,也才能讓我們安然自在地對這些奉獻一生生命給咱台灣的修女們,開口說一聲:「感謝妳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