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交代上帝替我想辦法

在醫院的祈禱室,遇到一位來照顧女兒的母親這樣告白說:

「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是一個婦人,甚麼也不懂,看到我女兒昏了過去,只有祈禱上帝,要祂幫我女兒,就這樣把我女兒交給祂。」

「我都這樣告訴她們,不要哭,哭也解決不了問題,我知道妳們心裡很難過又焦急,跟我一樣,我女兒也是這樣,但是我們有信上帝,我們的上帝會幫助我們。妳們也可以向我們的上帝祈禱,跟我一樣這樣祈禱就可以,就說:『上帝啊,救救我,拜託,讓我不會害怕。救救我,讓這次的手術都能順利。謝謝。』這樣就好了。我都是這樣祈禱的。我告訴她們,這樣很有效耶。果然,隔天她們就笑著來跟我說,真的很有效喔。」

「反正我女兒有上帝在看顧,我就跟隔壁的人說,妳安心睡覺,我幫妳顧,不用擔心。我有時也去隔壁病房,跟她們聊。前幾天,我看到隔壁病房的一位年紀輕輕的媽媽在病房門口接電話,之後就哭了。一問才知道來醫院顧丈夫,家裡有兩個稚齡的兒女,大的才四歲多,小的一歲八個月,丈夫病了,婆婆已經去世,孩子留給公公顧。大兒子打電話來,說妹妹哭很久,阿公在睡覺,不敢叫醒他。我就跟她說,要她趕緊回家去,那麼小的孩子怎麼會泡牛奶?我來替妳顧。放心好了。」

這位姊妹繼續說:「有一次,我先生要動手術,我兒子因為工作外出,不在家,家裡沒有人可以陪他去,而我女兒正好在這裡住院,我只好跟護理站的小姐說,拜託她們替我女兒『傳』個吃的,我回家兩天。這裡的護士小姐都很棒,我就趕回去陪我丈夫動手術。兩天後,我趕回來醫院繼續照顧我女兒。要不然怎麼辦?一個人沒有辦法顧兩個人。但上帝總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伸手幫助我。祂知道我的軟弱無助。」

「還好,我和女兒都有信仰,每次遇到困難,我們就找上帝,祂若不幫助我,又有誰可以幫助我們?牧師,我一直發現、也體驗到,上帝真可愛,越向祂祈禱,得到的回應也越清楚。兩年前,我每次祈禱,都求上帝治癒我女兒的病。現在我不再這樣祈禱了,因為我已經知道上帝有祂自己的計畫。因此,我都祈求上帝按照祂的計畫看顧我的女兒。我女兒每次祈禱都說:『上帝啊,我把自己交託給了。』就是這樣簡單,無論是睡覺、吃藥、打針,特別是換骨髓時,都是這句話。就這樣,每次遇到緊急情況,我們這樣一次又一次渡了過去。」

這是在醫院的病房中,一位姊妹的分享。她的女兒到醫院作骨髓移植,卻因復發又再次入院治療。她們進進出出醫院前後也快兩年的時間,所以她對醫院的病人生態很清楚。她陪著女兒住院,在醫院很安穩地接受治療,每當女兒睡覺、休息時,她就把時間用來幫助左鄰右舍病房的病人家屬,分享自己在這家醫院接受治療的經驗,也見證上帝對她們母女的愛。因為這樣,她成為該樓層最受歡迎的一個「媽媽桑」,當有人需要臨時照顧的幫手時,就會主動來找她;有需要安慰的病人家屬,也會透過人家介紹來找她聊。醫護人員也喜歡她,因為她總是帶給許多焦慮、不安的病人家屬極大的鼓舞和安慰。她非常熱心,有時也會從家裡煮些東西來給這些病人和家屬吃。有一個病人家屬說:「這家醫院好像有天使,而這位天使年紀好像不年輕。」她說:「其實,這些只是一點點小錢,也不算是甚麼。」但對那些既不是親戚,也不是朋友的病人家屬來說,那種感受是比遠親近鄰還要來得溫馨。

她跟我說:「牧師,我不會傳道,我只會跟她們說,沒有關係,我來幫忙她們照顧病人。因為我女兒並不需要太多的人力照顧。」我跟她說:「人家都稱呼妳是醫院的天使耶!」她說:「哪有,人家天使都長得很美麗,我這樣醜,怎能當天使?」我說:「天使,並不是像聖誕卡上畫的那樣,真正的天使,是有豐富的愛心,會喜歡幫助別人、分享上帝的愛給人,妳就是。」她說:「唉唷,我又沒有做甚麼。」

今年是紀念約翰‧加爾文出生五百週年的紀念年,各地改革宗長老教會都紛紛在舉行紀念活動。特別是神學界更是舉辦許多場次的演講,這確實很有意思,因為至少可以將約翰‧加爾文的改革精神,以及1517年馬丁路德掀開宗教改革運動的基本信念,藉著這次的紀念年系列活動,而得以讓這代的信徒,特別是教會領導者,包括傳道者、長老們更清楚基督教改革宗信仰的基本信念。

宗教改革基本信念之一,就是信徒偕祭司(又有稱之為「萬民偕祭司」)。所謂祭司,顧名思義就是帶領人來敬拜上帝、認識上帝的人。以現代大家所了解的話來說,祭司就是傳福音者。但傳福音者並不一定是專職傳道者,如:牧師、宣教師等才是。依照宗教改革的精神和理念來看,只要是信徒,就都具有這樣的角色和使命。

上述這位在醫院陪伴女兒入院的母親,就是個典型的傳道者,她沒有受過深奧的神學訓練,對聖經也沒有甚麼深切的了解,說研究聖經,根本談不上。她唯一會的,就是祈禱,也一直有這樣的信心,認為只要祈禱,上帝一定會垂聽,只要是真心的祈禱,一定會感動上帝的心。她知道,並不是祈禱就一定會得到上帝的應許,但她還是堅信,只要是真心祈禱,就算沒有如心所願得到所要的,上帝也會補足她所欠缺的。這樣的信心,恐怕連我們傳道者都很欠缺。我們受過正統的神學訓練,也學會了一套很有系統之解經、釋經的方法論,對聖經經文很熟,但卻欠缺對上帝真實的心,也沒有堅定的信心。若論傳福音的熱情,更是無法與這位母親相比。

到現在,在我印象中還記得,有一次我去探望會友的父親,也是一間教會的長老。在病邊與長老聊到準備要離開時,我帶這位長老和他的子女一起唱詩。我們小聲唱,因深怕影響到鄰病人的安寧。當我說:「我們來唱聖詩第六首『主耶和華是我牧者』。」時,突然間,隔壁的病人將隔布簾拉開,並從櫃抽屜拿出一本聖詩,一看就知道是長老教會的信徒。他妻子站在邊笑著跟我們說:「我就知道一定是牧師和長執來探病。我們也是信徒,也有帶聖經和聖詩。」這真讓我們感到相當興奮。於是我們一起唱詩、祈禱,之後就跟他們夫妻聊了起來。

後來才知道這位兄弟的妻子,就是帶領丈夫全家來信耶穌的。她並沒有讀書,漢字一個也不認識,只會羅馬拼音。她說:她十七歲少女時代跟朋友去教會聽佈道會,很受感動,就決定要信耶穌。當時教會都在教羅馬拼音,她也跟著學,只一個禮拜就會讀聖經。兩年時間,她帶領父母和兄弟姊妹共計七人,都信了耶穌。後來,廿一歲那年,嫁給了現在這位丈夫。幾年後,丈夫就跟著她來信耶穌,然後是小姑、小叔也都跟著來信耶穌,最後連公公婆婆都來了。因為婆婆一場疾病入院,她帶婆婆祈禱,每天為婆婆祈禱,感動了婆婆的心,所以也信了耶穌。當婆婆信耶穌之後,公公也跟著信了。這位姊妹笑著說:「我因為沒有讀書,所以大家說要選她丈夫來替我當長老。其實,我才不要當長老,長老很麻煩,要常常主理家庭禮拜和祈禱會,還要講道理給人聽,這些我都不會。我只會告訴人家說:『信耶穌很好,會得救,上帝會喜歡你,賜福給你。我又沒有讀書,也不識字,只會羅馬字。』」她丈夫在旁邊接著說:「都是她,害我當長老!」

其實,她所做的,就是祭司,且是做得非常成功的一位祭司。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