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此項事工看成是在撒福音的種子

「牧師,我們教會辦兒童營,是到XXX活動中心去辦,共計兩夜三天,只要是主日學學生,收X百元,會外的小孩子收X百元。我曾建議教會向總會購買教材,但是主日學校長說不要,要讓小朋友學才藝,也學環保新知識。」

「牧師,我們教會今年也辦兒童營,共計有六天,但有收費,每個人收X百元,我們的長老說,只要全勤就退錢,這樣,小朋友才會每天都來。」

「牧師,我們教會每年也都會辦兒童營,但長執們認為『一分錢、一分貨』,這是一般人的想法。因此,採取高額收費,這樣大家才會認為這裡辦的比較『高品質』。同時也會因為繳了很多錢,不來,就有很大的損失,我們就不用怕他們只來一天就不來了。」

這是我聽到許多別教會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跟我說他們教會辦兒童營,但卻發現他們教會的方式、態度、觀點等,和咱教會有不一樣的地方。其實類似的反應很多,我只是將幾項類似的情形整理過後而記錄在此。告訴我他們教會情況的兄姊,都是對於咱教會長久以來不收費,卻又有這麼多小朋友來報名參加的情形,感到相當不解、疑惑與矛盾;並且也對於咱教會兒童營只教聖經,不教才藝,一直感到很新鮮。他們知道咱教會有印宣傳單,且是印製了一萬多張,而他們也有協助傳單的分發。他們都表示說,替咱教會分發傳單很有參與感,因為單單沒有收任何費用,只教聖經等這兩件事,就讓他們覺得是在為傳福音盡一點心力。他們又說,雖然也為自己的教會分發傳單,但每當想到要收費,又教才藝,就會讓他們在分發傳單時,手總覺得很無力,好像有種發不出去的感覺。因為他們覺得那些傳單跟補習班的差不多。這些兄姊,他們是一再地問我下列幾個問題:

「牧師,同樣是神學院畢業的,你在想的、提供的觀念,怎麼老是跟別的牧師不一樣?你應該多訓練一些傳道者,讓他們都跟你有一樣的理念,這樣教會才會改變。」

「牧師,你是一畢業就這樣子想呢?還是到台北東門來之後才有這種想法,說兒童營不要收費?是不是因為你們教會有錢,才這樣子做?」

「真奇怪,只有你會說兒童營一定只教聖經,不教才藝,更奇怪的是,這樣,還是有那麼多人報名要來參加。而我們的牧師是說:只教聖經,沒有人會來參加。但你們卻有這麼多人,怎麼會差這麼多?我告訴我們教會牧師,他不相信。我要他來看,他又不要。請你告訴我,要怎樣讓他相信?」

「牧師,你們教會長執怎麼會那樣清楚,知道要這樣子來辦兒童營,而我們教會的長執好像跟你們的不一樣?你是有教導過他們嗎?或是他們本來就是這樣子想?」

「牧師,你怎麼說服你教會長執辦兒童營不收費的?我們教會牧師也贊成不收費,但長執對他說:『花費那樣多,誰來出錢?』害牧師不敢再堅持下去。」

「我們教會幾年前也學習你們這樣做,不收費。但辦完之後,教會長執問主日學校長,看主日學小朋友多了幾個?結果發現沒有多出來,於是長執們說花了這麼多錢,卻沒有果效,以後再辦就要收錢。就這樣,我們這幾年來都有收錢。但都讓我們感覺好像是在『開補習班』一樣。因為有收錢,所以就必須教小朋友一些東西,才能對家長有所交代。」

「牧師,你們是怎麼弄的,哪來這麼多的小朋友和老師?我們也是發傳單啊,可是好像都沒有甚麼效果耶?」

上述的問題,是經過整理之後,將幾樣比較相似的記錄下來的,其他還很多。而總結不外兩點:不收錢,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好的兒童營」;只教聖經、不教才藝,不會有人參加。

我不是來咱台北東門才這樣想,而是畢業後在關山就像現在這樣,開始推動暑假兒童營事工了。張德麟牧師曾經帶東海大學校園團契學生一行23名,到關山來幫忙我。那個時候,我還聯繫富里、池上、鹿野等教會在同時間一起辦,而學生就分配到包括我在牧養的關山等這四間教會去。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張德麟牧師當時在關山是教「幼稚班」的學生;他笑著說,從大學教到幼稚園,就只剩下老人班還沒教到。我們在關山也都沒有收錢,也沒有給這些來協助的大學生任何一毛錢。我們教會只提供吃和住,他們是自己負擔車資的,就是這樣的簡單。另外,去過關山協助兒童營的,還包括文化大學長青團契、嘉義西門教會青年等。

在嘉義西門的時候,還有過寒暑假都舉辦,甚至有一年的暑假還辦了兩個梯次,每個梯次為期兩個禮拜,共計辦了一個月。那年,青年團契的朋友都唉唉叫,說實在是太長了,受不了。並且還跟我說,以後若要再辦,他們不要再參加了。但是,之後每年辦,他們不但是照樣傾力協助,更是帶學校團契朋友一起來加入。鄭永嘉的媽媽,蔡信惠姊妹曾參與協助過;而張軒愷在高中三年級時,也曾特地從中壢下到嘉義西門來幫忙。他們都經驗過因為沒有多餘教室而搭帳棚上課的日子,也曾在兒童營期間遇到颱風吹垮帳棚的經歷。

不收任何費用,不教才藝,只教聖經,這是我對兒童營最基本的原則。因為只教聖經,就是在傳播聖經的信息。若是連教導聖經都要收錢,對我來說,那會是一件很罪惡的事。不教才藝,是因為那違背我認為教會存在的意義。若是在平時週間教才藝,我不會在意,但暑假這短短的兒童營也不過是一個禮拜、兩個禮拜,時間很難得,又短,不利用這機會教聖經,真的是冤枉了大好時機。而怎樣將聖經的話語,藉著兒童營傳遞出去,那是需要智慧好好去構思的。但若是說沒有教才藝,就不會有人想要報名來參加,那樣的觀念並不正確,甚至我會認為那是在踐踏、鄙視教會存在的意義。

因此,這不是都市教會或是鄉村教會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長執的問題。特別是當長執發現兒童營所花費的經費,跟後來兒童主日學的人數成長不成正比,就認為那「不划算」,或是認為「了錢」時,這樣的想法是非常危險的。因為這是在將福音當作商品看待,或是將傳福音的工作,當作是一種「投資」時,才會有的想法。將傳福音當作是一種投資的人,才會想要算一算是否合乎投資報酬率;而將兒童營教聖經的事工用這種態度來看,這才是真正的危險,也是身為長執最需要再教育的事。此外,若是有傳道者認為「只教聖經沒有人會來報名參加」,這樣的傳道者,就更危險。因為,這表示傳道者的信仰理念已經出了問題,而這種傳道者背後所延伸出來的問題,是神學教育很需要來好好省思的。

我向來就將辦兒童營當作是「撒種」工作,是將福音的種子撒在好田地裡。因為每個小朋友的心田,都是一塊美好的土地。只要我們認真去撒聖經的信息,我堅信有這麼一天,一定會發芽、成長,甚至結出許多好的果實。撒種的工作,是最辛苦,且不容易看到結果的工作。因為就算有果實,也不一定會落在我們的田園裡;更實在的,就是當果實結出來的時候,我們這一代親手撒下去、奮鬥過的人,可能都無法親自看到、摸到或採收到。但是,福音事工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代代地相傳下去、也因為這樣才會使之廣傳開來。福音的果實並不一定是要我們自己去收割,就像耶穌對他的門徒所說的:「『一人栽種,另一人收割』這句話是真的。我差遣你們去收割你們所沒有耕作的田地;別人辛勞,而你們享受他們辛勞的成果。」(約翰福音四:3738確實是這樣,每間教會都會收到許多別人辛勞撒種下去而成長起來的福音果實。今天我們辦兒童營就是做撒種的工作,也祈求有這麼一天,在上帝的看顧和養育之下,逐漸成長,成為別人收成的果實。

要感謝上帝,直到六月30日的下午,我們有接到326名小朋友的報名。而這幾天來的出席,平均也有257名出席。感謝上帝的賞賜,也謝謝大家的關心、代禱,和參與。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