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營之後

今年的暑假快樂兒童營終於在七月11結束了。感謝上帝的帶領,讓今年的兒童營有很多的突破,特別是在出席人數上的成長,是一件很欣慰的事。

兒童營的最後一天,也就是七月11日下午,在大合班之後,在學生分班上課、準備表演的這段時間,我集合六十多位家長到教育館二樓,告訴他們這次兒童營準備的整個過程。他們這才了解到:原來要足足準備一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九篇的教材。我也告訴家長們,兒童營教材製作的整個過程。從構思經文主題開始,然後進行單元內容的策劃,經文的編撰、詩歌的創作、戲劇的編寫、CD的錄音與灌製。待這些都完成之後,再來就是傳單的設計、印製和分發、以及編班、招募教師等等。說明結束後,他們當中有的人留下來跟我說,這實在很辛苦,且也非常肯定今年教材的內容。

有不少家長起先並不知道兒童營要教的內容,因此,第一天他們帶孩子來,也留下來看到底是在教甚麼。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參加,且是孩子班上的同學所邀請的,他們懷疑來基督教會,就是要叫人來信耶穌。但若是不帶孩子來,孩子會不高興;因此,他們留下來看大合班的上課情形。當他們看到戲劇和唱的詩歌,才發現原來這是非常特別的教材。故事的內容,都是在介紹一些對台灣這塊土地有愛、有淚,甚而奉獻出自己生命的人的故事,這讓他們的心靈感受到強烈的震撼。因此,就決定讓孩子留下來繼續上課,進而也介紹鄰居帶他們的孩子來參加,有的家長甚至自己還留下來上家長班。

有不少家長跟我說,此次兒童營告訴小朋友的「台灣人故事」都是他們不曾聽過的,包括白寶珠、錫神父、施乾、蔡巧、謝緯、甘為霖、范裕熙,以及孟加拉的Yunus等。很有趣的是,有的小孩子回到家,就問說:「爸爸,你知不知道澎湖有一位白寶珠阿嬤?」孩子的父親就回答說:「不知道。她是誰?」孩子就說:「我告訴你,她是從美國來的,就是白寶珠阿嬤,奉獻一生在澎湖五十多年照顧痲瘋病人的啦!」類似的例子,一再從家長的口中傳到我的耳中,他們要讓我知道,兒童營的故事,真的讓他們很感動。也有許多家長問我怎麼知道這麼多?並且鼓勵我,要我把這些故事寫出來印成「繪本」給小孩子讀。於是我開始有個構想,要把這些人的故事,一一地擴大編寫出來,或許明年可以印成一本兒童繪本送給小朋友當禮物。若真的能這樣,這也是一件不錯的功課。真的,若不是來兒童營,大多數的家長根本就不知道淡水有「施乾」這個人道主義者。

我也告訴所有的家長,明年的教材大致上有了個譜,再來就是要開始構思怎樣將之給架構出一個主題來,好準備在今年十月,召集一群同工進行討論和撰寫的工作。我有個構想:明年的教材咱教會自己來印,然後送給所有來參與的教會。因為我想要邀集大台北地區的弱小教會一起來「合辦」,不論是屬於哪一教派的教會,都可以來分享這樣的兒童營。我們有責任幫助這些弱小教會,讓他們也能辦暑假兒童營,而這也是三十年前,張德麟牧師、鄭信真牧師兩人帶一群東海校園團契廿三名的學生前去東部,到我牧養的關山教會,以及池上、富里、鹿野等共四間的教會協助兒童營所帶給我的經驗。

其實,是這次兒童營平均有220名孩子的出席,讓我想到明年我們可以邀集鄰近弱小教會一起來「合辦」。咱教會要負起關心弱小教會兒童基督教教育推廣之事工的責任,我們不能因為自己有能力就自我滿足,這樣不可以,這也不對。我們要學會知道分享,這才是我們所要的信仰告白。

今年還有一個很特別且值得一提的事,就是去年兒童營結束時,我當著家長說他們「很冷漠」,對老師們這麼辛苦的教學和對孩子的疼惜,他們竟然沒有在每天放學時,教孩子要向老師們說聲「謝謝」,甚至連「再見」也沒有。比起我在嘉義、東部關山那邊的家長和孩子的熱情,是相差很多、很多。在東部關山,家長知道所有老師都是住在牧師館,因此,他們每天都會有人送食物來為老師們加菜;而在嘉義,幾乎孩子們每天所需要的點心都是家長爭著提供的,而送給小朋友的禮物也是堆得滿滿的,發到每個小朋友都抱著一大包在胸前。但在這裡,是連一句「謝謝」也聽不到;這還不打緊,還有家長竟然嫌孩子的點心太簡單。我原本想,這些家長聽了如此數說他們的不是之後,一定會很不高興,今年大概不會再把孩子送來參加兒童營,這樣出席的孩子也會減少許多。但萬萬沒有想到,今年竟然是許多孩子親自製作卡片,在結束時送給他們的老師,甚至連我也有份,也有許多孩子在家長陪同下送花束給老師,也送給我。還有不少家長為兒童營奉獻,這些都是過去所沒有的,今年卻是特別的多,真是感人。

這次兒童營,鄭愛玲長老特地發了一份簡單的問卷,主要是想了解若咱教會要繼續辦週末的兒童營,會有多少個孩子來參加?我們雖然在今年二月停辦了週末兒童營,但我們並沒有放棄想要重新開辦的盼望。我們也發現台北都會區的家長,對宗教心靈教育的漠視很嚴重,大家總是在追逐給孩子更多的知識、才藝,甚少有家長想到要讓孩子學習遠比這些都更重要的宗教心靈課程。希望這份問卷整理出來後,能幫助我們看到新事工的可能性。

往年,兒童營我都不會感覺累,但今年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覺得很累。這讓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真的歲月不饒人,發現自己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年輕、體力充沛了。我開始想到這個問題:還要這樣繼續下去嗎?我知道像兒童營這樣的事工,並不是我的工作,而是咱教會應該做的工作(其實,也是每一間教會應該做的工作)。既然是教會應該做的工作,就要讓之成為常態事工,且列為教會的重要事工,這樣才不會因為有某個牧師在,或是有誰在帶領,才有這樣的事工在進行。而要怎樣讓這項事工持續下去?這應該是所有長執要認真思考的一件事,也是長執們應該為教會事工的延續,好好來思考的一件事。

不是只有兒童營,包括東門學苑、查經班、成人主日學等這些事工,都已經是咱教會這十年來重要的事工,也是帶動咱教會活潑有力的重要因素。因此,所

 

有的長老、執事真的需要好好來深思,這些事工帶給咱教會的遠景和異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