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趟長途而緊湊的巡迴演講旅程

2000年開始,這十年來,每年都會有國外教會來邀請,從兩間到三間;而兩年前(2007年)竟然是跑遍南北美洲,從加拿大溫哥華到美國舊金山,接著到阿根廷、巴拉圭、巴西,然後再回到美國密西根、底特律、舊金山等地。那一年,在主持完教育館奉獻禮拜不久後,我和淑英就搭機啟程,足足跑了兩個月。

今年雖然都是在美國,但跑的範圍是繞美國一圈,先去舊金山的聖荷西,然後去中部的聖路易士,接著去東海岸的波士頓,之後南下辛辛那提,再南下去德州的達拉斯,最後回到舊金山準備轉機回台。這樣前後共計有五個禮拜,平均每間教會都要講六至七場,若是再加上家庭聚會的查經等,所要準備的就有37場。這確實是一趟很緊湊且可預知會很累的行程,但我知道必須這樣做,否則會對不起那些鄰近教會開一趟四、五個小時車程來聽演講的人。

四年前,當莊路德君一家還在OhioColumbus時,就有鄰近的Louisville教會的溫牧師帶著會友共計四部車子,開一趟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專門跑去聽我演講。結束離開之前,該教會溫牧師要我找個機會去他們教會。去年,我去了。但卻有來自鄰近的Cincinnati教會的郭長老夫婦,要我今年過去他們教會。他一再表示他的教會人數很少,當我一聽人數少,隨即就答應了。因為我不是看人數,而是因為他們的熱情。也因為他們人數少,經費上會有困難,有時連聘牧都會有現實上的問題。因此,當有教會跟我說教會人少的時候,我就知道一定不能拒絕他們的邀請。

去年在德州的奧斯汀教會,有一場演講邀請同鄉來參加,演講後,隨即有一位姓潘的長老私下跟我說,要推介我今年跑一圈全美的同鄉會,他認為我對同鄉的演講,韻味很不同於台灣的政治人物。其實,我本來就不是政治人物,我是傳道者,無論怎麼講,都不會講出政治的東西。我告訴這位長老,若要我講,我只會講聖經的東西。我只會對大家說讀聖經很重要,而且要知道怎樣讀,然後舉幾個例子給大家聽。也因為這樣,雖然過去在舊金山、密西根等地,他們都試著透過華文報紙、印傳單,邀請台灣同鄉來聽我演講,但都甚少有同鄉願意來聽。原因是:要台灣同鄉出來聽演講,講者必須先在台灣的媒體上有很高的曝光率與知名度,這樣才會有人來聽。因此,當這個潘姓長老提出這樣的建議之後,我就對他說:「謝謝,恐怕我無法承受」。因為我深知自己的角色和能力。

  但今年的波士頓歸正教會很特別,原因是該教會今年剛好是成立四十週年,他們要舉行感恩禮拜。再者,他們希望藉著此次的四十週年感恩禮拜,邀請同鄉一起聚集。他們也表示許多當地台灣同鄉都曾去過他們的教會,但留下來的人不多,當然免不了的是有好幾位教會的兄姊,是同鄉的主要成員。因此,他們在這次四十週年的感恩活動中,特別安排了四場針對台灣同鄉的演講。後來我才知道極力推薦我去的,竟然是去年尚且在那邊讀書、參加該教會聚會的蔡銘偉傳道。他沒有讓我知道,而是先向該教會的長執推薦我去,之後他們通過賴永祥教授跟我聯繫。我一聽到賴永祥教授打電話來給我,說要邀請我去為他們舉行的靈修會演講,當時我是連考慮都沒有,就只有一句話:「好。」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希望對台灣同鄉演講,這可真的讓我抱著頭燒。

為甚麼賴永祥教授一叫,我就說「好」,也不問甚麼內容、詳情?原因很簡單。那是在1988年,我寫信給賴永祥教授,請他在教會公報開闢一個有關台灣教會歷史的專欄。他接到我的信之後,沒有第二句話,隨即回信說:「好。」而我們彼此並不認識,也未曾見過面。但他就是這樣子答應下來,且是從那年的元月開始寫,直到19936月底,我離開教會公報的編務為止,他寫的「教會史話」專欄,從沒有停止過。這份情,我永遠銘記在心,不能忘記。

這十年當中,我也曾兩次受邀去過日本大阪中華長老教會,也是去告訴他們怎樣讀聖經,並帶他們讀聖經、查經。兩次都是專程去,講完就回來。另外有一次也是專程去舊金山的迦南教會,我下飛機的隔天就演講,一連演講三天,講完的隔天就回來。大家都說我身體很壯,可以撐得住,其實沒有,回來後就倒下去了,只差沒有住院而已。

近幾年來,有很多兄姊、長執都勸我不要那樣勞累,但這十年來受邀到國外去各地巡迴演講,特別是在帶領他們有關查經的方式,以及對聖經的了解方式後,我發現國外台灣人教會信徒,普遍都有一種渴望,就是希望能有牧者能幫助他們更清楚聖經的教導。所以,每當我演講之後,發問的人總是非常多;就連在我回來之後,透過電子郵件提問題的人也不少。也因為這樣,讓我有很深的感觸,心中也曾有過這樣的想法:若是能提早退休,到各地巡迴去演講,或是去短暫牧養那些沒有傳道者的教會(每間約半年),或許對這些心靈有飢渴的信徒會有點幫助吧。但我又怕因為這樣,是否會帶出更多的後遺症?

其實,在台灣像我這樣有系統、一卷卷、逐章逐節帶查經的傳道者並不多,因為這是很累的工作,若要再準備講義發給所有參加者,那就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因此,每當我受邀去演講,或是帶領一、兩堂查經班的課,往往都會讓該教會的會友感到相當興奮。因為他們總是說沒有上過這樣的查經,對他們的幫助很大。這也是我一再告訴張軒愷、林以撒,以及伊雅斯和荏荏曼等傳道,要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像我這樣堅持下去之因。我一再提醒他們,不要因為教會有要求才做,而是要把帶領信徒查經當作是牧會工作的基礎,並且將之當作自我要求、訓練的方式;唯有這樣,才會使自己的靈命昇華,並培養出堅定的毅力。獨自去牧會,沒有人會管,信徒對聚會也不會很認真。除非有信仰堅定的長執、信徒在鼓勵,否則過不了多久,就算原有很高的獻身使命感,也會因為環境懶散,很快就消沉下去。這樣,不出幾年,獻身傳道的意念就會變質。

有人以為我這趟出去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這樣的行程,就會清楚,實在是沒有空檔可以去玩、休息。雖然有的教會是有幾天的空檔,但在繁忙的演講中,我都會利用時間溫習演講稿,也要繼續為明年暑假兒童營的內容、主題、戲劇故事作準備功課。過去幾年,我都是在國外演講期間,利用休息的時刻,來思考、整理這方面的資料。因為每年都是在十月中旬就開始召開編撰會議,然後必須將所有稿件在明年二月間完成;因此,兒童營的前置作業就是我在國外這段期間的工作。

我一再對自己說,這是最後一趟國外巡迴演講,明年將不再跑這樣的行程,因為我發現自己的體力已經差很多。雖然我說過,只要有人想要讀聖經,我就會一股狂熱的心想要去幫忙,但身體的條件已經不堪負荷這樣超量的演講。我真盼望明年能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兩個月時間,想想暑假兒童營的教材,也要好好構思暑假兒童營所帶來的新異象——基督教教育中心。

  請大家在祈禱中紀念我們這趟美國巡迴演講的旅程和工作。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