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國巡迴演講的第二站——聖路易士教會(1)

此次在第一站聖荷西教會演講,有遇到咱東門教會會友歐嘉明兄夫婦。歐嘉明兄目前服務於加州政府,生活安定;禮拜日他們夫婦在「以馬內利」教會聚會。從七月31日演講開始 ,他們就開車帶同在該教會的謝緯牧師娘來聽我的演講。八月1日禮拜六,他們也載她來參加 ,直到下午靈修會結束。原本想找機會跟謝牧師娘聊一下,但卻因許多人都要與我說話,讓我當時無法如願,只好打電話跟她另外約時間專程去拜訪。

八月3日(一)上午,我們約好去拜訪謝緯牧師娘,由雅正姊開車載我們去,大家見面非常高興。謝緯牧師娘如今已經是88歲高齡,但身體依舊健朗,耳聰目明,平時也會自己搭車上街;她跟么兒謝伶鴽夫婦住在一起。大兒子伶羊童夫婦也住在附近,伶從事貿易事業,而伶鴽則是在「英特爾」公司服務。我再次向謝緯牧師娘表示由衷的謝意,因她的美意,慷慨捐出埔里那片非常美麗的營地供作總會青年營地之用。她非常謙虛地說,那件事都是交代謝綸叔負責辦理,沒有甚麼。只是,她對於後來又捐出一塊位於青年營地隔壁的地給總會,以作為老人營地之用,而那塊地至今卻還一直荒廢在那兒的事,感到非常遺憾,也不了解為甚麼總會沒有想要好好做管理。因為常有不明人士到裡面去住,甚至破壞了一些物品;因此,她也非常關切青年營地目前的管理狀況。

謝緯牧師娘說了一則很有意思的故事,她說謝緯牧師在神學院讀書時,就已經立志畢業之後要投入醫療傳道方面的事工,但他甚少對別人提起。所以,神學院畢業典禮那天,他並沒有參加;而是跑去日本參加醫學院的入學考試。

結果,神學院院長因為他沒有參加畢業典禮,就扣住他的畢業證書。還好,楊士養牧師知道此事,替他向院長說明,才將畢業證書發給他。之後,從醫學院畢業並受完訓的謝緯牧師,是守其所立之約,回到台灣並投入醫療傳道的事工。

我告訴謝牧師娘,今年暑假兒童營,咱東門教會編撰的教材有介紹謝緯牧師的故事,也寫了一首有關謝緯牧師的詩歌。她的媳婦林珍汛姊妹隨即表示說,她已經看到了。後來,大媳婦桂華姊妹也加入我們的交談。原本我只打算過來請安,沒有想到大家一談就是一個多小時,她們一再邀請我們留下來吃飯,但是我們堅持不打擾,隨即告別她們回到雅正姊的家。此次在舊金山聖荷西教會的第一站,就遇到了今年暑假兒童營教材中所介紹的兩位人物——施乾先生和謝緯牧師的親人,真是好滿足!

八月3日晚上十點多,聖路易士教會小會代表,張理美長老特地打電話到雅正姊家,除了對我們即將於隔天到聖路易士表示歡迎之外,也告訴我有幾位長老將會去機場接機。我表示這會讓我感到相當不自在,也不敢接受這樣隆重的接機,我一再向他表示只要接待家庭梁懋智和潘恩愛夫婦來接我們就好。但張長老一再表示這是小會的決定,她只是先以電話表達誠摯歡迎之意。張理美長老是我大哥俊雄在高醫的同學,目前執教於聖路易士大學醫學院病理所;她的二哥張宗隆牧師則是淑英的四姨丈,我們之間算是姻親。每次出國演講,都會遇到親友,世界真是小啊!

八月4日上午,雅正姊為我們準備了飛機上的午餐,然後載我們去舊金山機場搭中午十二點40分的聯合航空班機 ,前往此次來美國巡迴演講的第二站──聖路易士教會。

我們在丹弗(Denver)轉機,這個城市可說是美國中部最大的轉運站。單單候機走廊道的長度就超過一千公尺,而我們轉機的時間卻只有40分鐘,還好只帶著簡單的背包,快步走路便可即時趕到登機門。本次班機機型小多了,每排只有三個座位,而且客艙內的行李箱很小,也不是雙邊都有行李架;所以,乘客只能帶簡便的行李上機,其他稍微大一點的手提行李都要拖運。從這裡可看出聖路易士機場的規模一定小很多。晚上八點正,抵達聖路易士機場 ,果然機場規模很小,候機走廊道上的商店多數已經關門。走出門口就看到張理美長老,以及負責與我聯絡此次靈修會的潘恩愛姊妹和她的夫婿梁懋智君。拿到拖運行李後,我們就直接前往懋智君的家 ,因為恩愛姊妹有來參加查經班和東門學苑,而懋智是梁坤富牧師的公子。

梁牧師夫婦跟我們都很熟,他以前在嘉義博愛教會牧會,後來去台中中興新村教會。在一次中會舉辦的松年聚會中,他因腦中風而去世。梁坤富牧師還有一位公子名叫梁哲懋牧師,從美國回來執教於台南神學院。  雖然如此,我對懋智君的印象,只停留在幾年前有次去桃園教會演講時,他主動來跟我打招呼,說他是哲懋牧師的弟弟而已。

抵達懋智君的家時,約為晚上九點 ,卸下行李後隨即用晚餐 。張理美長老陪著我們用餐,我們聊了很多,話題都是對故鄉台灣的關心。他們也述說了聖路易士教會的現況讓我清楚 ,而理美長老於晚上十一點便離開回家。

他鄉遇故知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在聊天中,我才知道原來潘恩愛姊妹曾在紐約留學。她專攻聲樂,既會唱歌 ,彈琴更沒有問題,可是她都沒有讓我知道。她說:每個禮拜三早上都會催懋智趕緊開車載她,從桃園先到台北台塑大樓總辦公室,因為他是負責長庚醫院的院務;然後恩愛才從台塑大樓轉車來教會。有時,懋智需要去林口長庚醫院辦公,她就需要從林口長庚搭醫院交通車到台北,再轉車來教會。每個禮拜這樣搭車轉車,都是為了要來上查經班的課,我們聽了都相當感動。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兩年前他夫婦二人移民來美國,並且在聖路易士教會聚會後,就很想建議該教會邀請我來演講有關於怎樣讀聖經和相關的議題。從聊天中,知道他們夫妻也是積極在此推動每日讀聖經運動 ,用的資料是咱教會的讀經表,也使用咱教會網站上的「聖經園地」資料。目前參與讀聖經的會友已經有將近二十位,每個禮拜他們都有一次查經聚會,聽起來真是令我感動。懋智也跟我說,當他們決定移民來美國定居之後,他也跟著恩愛來東門參加查經班,並且參加主日禮拜,而他們也參加了咱教育館落成的感恩禮拜。我們越聊越興奮,竟然聊到深夜兩點,但是我其實連一點睡意也沒有。

八月5日上午八點多我們起床用早餐 ,然後有林泰長老陪我們去參觀此地最出名的花園 ,很類似我們在加拿大卑詩省維多利亞所看到的「布查花園」,中午則是在林泰長老的公司用餐。林泰長老原本是學物理,他的妻子學生物,都是擁有博士學位的專家學者,但卻在一次偶然機會轉為經商。夫婦兩人都是第一代信徒,且經商事業有成,林長老公司員工大約有一百名,很有意思的是基督徒甚多。因此,他也在公司裡組了一個團契,設法讓更多員工聽到福音,懋智就在該公司服務。

 吃過午餐後 ,他們安排我為想要聽信息的員工傳講福音,我只有講短短的三十分鐘,因為他們下午一點要上班,且有團契同工要跟我聊一下有關團契的事。之後,我們繼續去參觀紀念往西部的里程碑——Arch

 晚上七點,在教會有第一場的演講,共計有六十八名出席。包括有來自此地的華人路德會蕭牧師夫婦帶領他們教會信徒十多名,還有一位聽眾是特地遠從芝加哥開五個小時的車程來的。我講的題目是「為甚麼基督徒需要讀聖經」。他們反應很熱絡,提出不少的問題,且都很有深度,我都盡力地回答。就這樣,演講在九點十五分才結束,大家留下來交換意見,交誼到十點才結束。

八月6日這一天我們休息,林泰長老全家開休旅車載我們和懋智夫婦一起去參觀文學家馬克吐溫的家,也去看鄰近的「馬克吐溫洞穴」。那是很特別的天然洞穴,聽說以前有一位很有名的強盜,專門搶銀行,之後就躲在洞穴中,警察完全抓不到他。因為洞穴裡完全沒有光 ,且像個迷宮,若是沒有嚮導帶路、解說,進去恐怕就會迷路,甚至死在裡面!洞穴的深度一直通到密西西比河的河床底下,有些地方還在滴水,陰冷的溫度只有五至六度,我感覺有點凍,還好沒有感冒。這個洞穴也是馬克吐溫寫小說的題材之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