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國巡迴演講的第二站——聖路易士教會(2)

林泰長老夫婦都是第一代信徒,因為親身體驗透過祈禱,身體獲得上帝眷顧,因此,決志信主,並且積極參與福音事工,林長老是哈佛物理學博士出身,妻子是生物學家,卻對中世紀文藝復興的歷史和羅馬帝國興亡史有興趣,也因此,我們一路上有不少這方面的話題。他的生意成功 ,夫妻在信仰上更是堅定,此次寄來送給北美巡迴演講教會的書,就是附在他從台灣訂貨的貨櫃運到美國,然後由他的公司負責轉寄給每間教會,這樣讓我省去了好幾萬元運費 。他夫妻兩人和懋智夫婦是推動此間教會讀聖經的好搭檔,也為了要推動讀聖經,特地從「永望出版社」訂購了許多我的書給參與讀經的兄姐,我總是在第一代信徒身上看到對信仰追求的認真和執著,以及堅定不疑的信仰態度。

下午,我們接受張理美長老和她夫婿蔡承昌醫師的好意,在一家義大利餐館餐敘,餐後去他們家聊天話故鄉也說教會的現象。蔡醫師和理美長老都是出身聖路易士醫學院的病理學專家,原本有意回長庚醫學院,後來放棄還是停留在此地,理美長老是有名的病理學家,也曾協助過聯邦調查局辦理命案 ,蔡醫師則是出名的病理科醫師,他們都很積極參與同鄉會的事務,只是蔡醫師尚未受洗,也甚少參加主日禮拜聚會 ,這點一直是理美長老最期盼的一件事。我來演講,蔡醫師都出席,這點讓我感到欣慰 ,聊天的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快速飛過,看一下時間,已經是深夜一點,我們才告辭回來,躺下去睡覺,已經是深夜二點多。

八月7日白天我們休息,我告訴他們,不要再出去,讓我安靜一下,牧師娘則利用時間整理衣服,我花一些時間將演講稿整理一下,也準備明年兒童營教材主題內容,目前已經完成六課,還剩下三課 。另一方面也積極在構思怎樣找出國中組的教材內容,這是一份新的教材課程,要有甚麼樣的內容?這是我從出來到現在每天都在想的功課 ,請大家為我準備這份工作代禱 ,希望在回到台灣之前可以全部都準備好 ,這樣就可以在預定的十月開始進行編寫的工作。

7日的晚上七點開始演講 ,出席的人數比前天晚上多出很多 ,從他們的反應可看出他們聽得很用心,我從七點15分一直講到九點15分,連續兩個小時,然後他們就開始問問題,問題不斷,但到十點時,主持的林泰長老就趕緊喊「卡」!因為還有人要開一個小時多的車程回伊利諾伊的家,我們回到家之後,總是跟懋智和恩愛聊天,就這樣不停地交換關於教會的問題和信仰上的觀點。他夫妻兩人對教會生態總是有很獨特的觀點,讓我受益不少 ,我們談到深夜三點多。八月8日上午我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不過當天下午開始直到晚上都有安排演講。我又接到來自辛辛那提長老的電話語音,說當地同鄉要我增加一場專為他們的演講。

八月8日(六)上午,潘恩愛姊妹和梁懋智君去參加聖歌隊。恩愛姊妹是音樂科班出身,她帶聖歌隊預定在九日的禮拜中獻詩,雖然人數不多(僅十位隊員),但唱起來的和聲很美。我和淑英留在家中準備8日下午連串的演講並繼續準備明年暑假兒童營的經文材料。

8日下午一點30分開始是對台灣同鄉演講,我用今年的兒童營主題:「愛,使生命發出亮光!」此趟來美國巡迴演講,只要是針對台灣同鄉的聚會,我就會講今年兒童營的故事。可惜,當天下午的第一場演講台灣同鄉並不多,其中多數是會友,他們對於施乾及蔡巧的故事都很感動,所以很多位同鄉繼續留下來聽下一場演講。第二場演講是針對會友,主題是「聖經與線帶教會的關係」。

聚會在當天下午六點結束。當天晚上七點在林泰長老的家中有聚餐,參加的人各自準備一道菜,共計有47名會友參加(不包含小孩),其中也有幾位留學生,他們是參加對同鄉會的演講後繼續留下來的。聚餐讓海外的同鄉有很好的聯誼機會。在聚餐之後,他們還設計了一場「圍盧夜話」,大家都圍在我身邊,跟我聊天,就跟八月1日在雅正姐家一樣,大家問問題,由我來回答。他們的問題很有深度,例如有人想聽聽我對同性戀的看法,聽完我的意見,他們也會回應我的觀點,並且由聖經的觀點來討論。他們也問及我的工作和生活時間,好像大家都想知道我從哪裡找來那麼多時間寫書、看書、看電影?還要牧養教會,又要去和信醫院工作?懋智告訴他們說我在半夜一兩點還在電腦前「 kikikokkok」打個不停。我只能告訴他們寫講道稿及查經講義,以及演講稿的速度較慢,需要看書、查資料,也需要思考,並且要重複看好幾次;但是寫信和寫「牧師專欄」、「教會消息」速度就比較快。聊天的時間總是過得比較快,一下子就已經晚上十點,他們總是有想知道且說不完的話題。主持的林泰長老只好告訴他們在禮拜天的「QA」時間再繼續。

八月9日禮拜天上午九點,教會紀元訓牧師夫婦和幾位長執便已經到教會,還有聖歌隊員和主領敬拜讚美的同工在準備練唱。我們一到,紀牧師便邀請我們參加他們的禱告會。九點四十分會友便陸續來到。

聖路易士教會禮拜的設計與我們教會大不相同,雖然是長老教會,但他們卻在敬拜讚美之後,司會的長老就上台讀聖經,然後聖歌隊獻詩,接著由我講道。我們習慣唱聖詩後讀啟應文,也看重信仰告白,但這裡都沒有。講台上有六張椅子,但司會者和講道者都沒有坐在講台上,而是輪到我時我才上台,而司會下台。我講道後也下台,換司會上去。報告中並沒有介紹牧師娘與我,可能是昨天已經介紹過的關係吧!

禮拜後臨時增加一場「成人主日學」,作為我示範帶查經方式的分享,因此有興趣的人都可以留下來參加。我平時講道的時間就很長,加上查經示範,結果直到十二點半才結束聚會,很多等著吃午餐的小朋友直喊肚子餓。這也是我還要學習控制時間和精簡講道的功課。

吃過午飯稍事休息。下午兩點接下去的「感性時間」是由會友就這幾天連續聽我演講提出意見、心得或問題。針對各種問題,我都會盡量作答,但有些問題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就這樣,聚會直到下午五點才結束,從所提出的問題,我發現這是一間很認真追求信仰的教會,會友中很多是第一代信徒,他們對信仰的認真態度很令人感動。

長執們邀請紀牧師和我們一起晚餐,除了表示謝意之外,也算為我們隔天早晨搭七點五十分班機離開餞別。回到懋智、恩愛的家已經是晚上八點半。才剛開始要打包行李,卻有長老來訪,要求我答應明年再來,我沒有做任何回答。他們也提到希望與東門教會一起關心弱小的教會,也表示將積極關心我在文字事工上的努力。這一談,又談到晚上十點,我趕緊打住話題,告訴他們我們必須開始打包才結束談話。他們的熱情讓我想起去年在舊金山聖荷西教會的經歷,他們的長執連續設宴兩次都只談一個問題:問我能否有一年的時間去幫助他們,帶領他們讀聖經、講道?

八月10日禮拜一清晨,我們五點就起床,恩愛姊妹五點半便準備好早餐以及要讓我們帶在飛機上吃的水果午餐(美國國內線班機並未提供餐點,僅有果汁與水)。六點我們便出發前往機場搭七點五十分的班機飛往波士頓。就這樣,我結束此趟巡迴演講的第二站。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