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巡迴演講第四站——辛辛那堤台灣長老教會

八月19日清晨,用過早餐後,李中偉醫師開車送我們去機場,搭乘上午九點08分的班機飛往辛辛那堤,開始此行第四站的行程。

自從林皙陽傳道離開後,波士頓教會就一直在尋找傳道者,長執們不但很盡責守護教會並同心推動教會事工,這種現象在海外台灣人教會是很普遍的現象,欠缺牧者的教會很多,渴望聘得良牧的呼聲此起彼落。

19日下午四點,我們飛抵辛辛那堤機場,該教會林清亮兄到機場接機,我們直奔教會,安排我來的郭正義長老也趕來教會相會。四年前莊路德君邀請我到Columbus演講時,郭長老便參加該次聚會,去年(2008)我到Louisville演講時,他也專程開車去聽,並且極力邀請我到辛辛那堤,我沒有多加思考答應了下來。

陳同仁兄、陳美鸞姊兩人都曾在辛城大學讀書,因此這裡的同鄉們都認識他們。美鸞姊特地以電話與我聯絡,說她和仲侃來Columbus看佳玎,因此知道我和淑英將在19日來辛城,她和佳玎、仲侃也開車趕過來加入晚餐。參加晚宴的還包括與政枝兄甚熟的王泰澤夫婦,以及林哲也夫婦,他們都是美鸞姊的好友。

陳仲侃君今年畢業自溫哥華的Regent神學院,在八月16日來德州的奧斯汀(Austin)教會面談,因該教會需要一位英語部青年輔導工作者,結果他獲得該教會同工的肯定。我曾替仲侃寫信給該教會幾位長老,表示鄭重推薦之意,因此,該教會負責輔導英語部的長老特地打電話給我,告知同工為他面談的印象相當好,呈報給小會已經獲得同意接納,希望我會鼓勵仲侃就此答應去奧斯汀。但當我跟仲侃說明此事時,他卻告訴我說他將會留在溫哥華一間門諾會服事,在那教會他將負責亞裔的牧養工作,他認為那間教會規模大,可以學習更多。我只好告訴他要親自寫信回覆給該教會才好。

八月20日王泰澤夫婦、林清亮兄等三人開車載我們參觀美國最大的軍機博物館。該館展出從最早期的木製飛機到今天的太空梭,時間也不過是短短100年而已,可見人類在太空科技上進步的神速。展覽中最受令我矚目的是第二次大戰丟下原子彈那架編號「77」的B-29轟炸機,和原子彈模型,旁邊有5分鐘短片說明當時決定投下原子彈和日本宣布投降的經過。能夠拿出來公開展覽,就表示他們不怕人看、偷拍,因為能夠拿出來公開展示,就表示都已經是過去的玩物,美國人已經有最新穎的戰機和武器。我很懷疑若是沒有戰爭,美國是否會在科技上發展得那麼快?但即使有這麼尖端的科技武器,他們在19651972年的越戰中卻敗得一塌糊塗,而目前他們在伊拉克的戰爭就如同當年越戰一樣,陷入沼澤裡無法全身而退,其中必定有值得我們省思的課題。其實,當年的越戰,美國是主動求和,否則他們一定會付出更慘痛的代價;在吉米.卡特總統任期的時代,197911月曾派兵突擊伊朗,為的是想要救出被挾持的美國大使館官員,結果敗得一塌糊塗,也導致隔年競選連任失敗。這些都在說明:戰爭不是只靠武器,更重要的是民氣。詩篇第三十三篇1622節一直是我常拿來引用的經文,可以成為我們面對中國威脅的信仰功課。

八月21日上午,林清亮兄載我們去鄰近公園走走,觀賞森林自然景色,從山上俯視Ohio河,真是美麗,讓我們再一次體驗到遊賞大自然就是一種生命的享受。中午,我們在一家自助餐廳吃飯,很便宜,每份才七塊美金,而且老人還可減價一塊半美元,難怪進入餐廳一看,幾乎清一色是老人,我和淑英還是算「年輕人」。

21日晚上是來此教會的第一場培靈會。包括幾名留學生在內,總共30多名出席。他們知道我曾在嘉義西門牧會之後,就主動來打聽他們所認識的朋友,這樣一談,彼此之間的距離就拉近了不少。他們當中也問及楊台鴻長老和他女兒立平的近況,因台鴻長老曾在辛城大學進修半年,與此間教會的兄姊也很熟。這間教會平時聚會大約只有20名左右,因此他們稱教會為「佈道所」,借用美國人的教會,在禮拜日下午聚會。

八月22日禮拜六上午十一點開始,是對外的「佈道會」,因此還邀請了台灣同鄉來參加。但我們卻看到來自Louisville教會的溫隆志牧師夫婦,帶了十來位會友開車專程來參加,其中還有賴史忠、郭惠弦夫婦二人也帶他們的三個兒女來參加,看到他們真是非常高興;還有來自Columbus(以前莊路德夫婦參加的教會)的會友,他們到這裡都必須開兩小時左右的車程。

看到賴史忠一家人,我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去年史忠一家搬到Louisville時,我剛好結束在該教會的演講、培靈事工。他在當地一家藥廠工作外,也積極參與教會事工,全力推動全教會會友一起讀聖經,他也帶查經班,教成人主日學,深獲會友的喜愛,不但如此,因全心全力與溫牧師夫婦同工,教會有了一股新活力,聚會人數逐漸增加,因此,在史忠建議下,他們向中會提出申請,升格成為自治堂會,獲得中會審核通過,並且選出第一屆長老和執事,史忠就是該教會第一屆三名長老中的一位。他很有信心地告訴我:若是工作能順利下去,他考慮在最小的孩子上大學後,去神學院讀書,準備獻身傳道。我聽了之後深受感動。大女兒姿伶已是大四的學生,讀會計,她說準備當會計師,次女姿瑜讀大二,喜歡藝術,而最小的威丞現在是八年級,他立志要當醫生。史忠因不小心跌倒,左手腕處斷裂,不過他沒有去看醫生,自己用夾板治療,祈禱上帝憐憫,使他的手能完全康復起來。惠弦一直是帶著感恩的表情,傾聽著史忠向我們述說這五年來他們一家在美國生命的際遇,我帶他們全家祈禱,懇求上帝憐憫看顧,並賜福他們全家。

今天的聚會來了不少同鄉,我講台灣的故事,我確實喜歡講發生在咱台灣社會角落中的故事,因為這些故事會讓台灣同鄉有種親切的感受,好像就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一樣。我深信就是因為這些故事,才使他們感受到生命中有股暖流激勵著他們。聚會在下午三點半結束,很多同鄉都過來跟我緊緊地握手,並且表示他們晚上還要再去台灣會館聽演講。就像在波士頓教會的「佈道」一樣,有幾位兄姊聽我講這些台灣的故事之後,都過來問我,有沒有書或其他詳細資訊?他們想將之翻譯成英文用來教下一代的台僑後裔,他們告訴我,我所說的這些故事都是很好的生命教材,也可讓台裔的下一代子弟知道,在台灣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之後,賴史忠和他教會牧師、其他會友才開車回Louisville城去。

22日晚上七點半是另外增加的一場演講,由同鄉會舉辦,地點換到台灣會館舉行。我由1960年代台灣社會的轉變說起,談及台灣教育產生的深遠影響,並強調台灣社會最欠缺、也是最需要的是真實的宗教信仰。我告訴他們,不要看到許多宗教盛會,就以為台灣宗教很興旺,這種認知並不正確,宗教信仰若是「企業化」,那就是把信仰當作商品在行銷,這種行為只會加速人心靈的敗壞,對生命並沒有利益可言,基督教如此,其他宗教亦然。聽完我的演講後,有很多同鄉立即有了回應,有許多人提出當前台灣的政治問題,每當有人提出這類問題,我都會告訴他們「對政治我很外行」,可是他們都不相信,他們說聽我演講,就像上一場政治課程,可是我講的,都是確實發生在台灣社會的景象,這些都是報章雜誌上可看到的消息,可是他們還是有人認為我講的「很政治」,因此,認為我對政治一定有不同的見解,想要多了解,但我真的是個政治門外漢啊!

八月23日下午兩點,是主日禮拜。來參加禮拜的人當中有好多位是22日晚上在同鄉會聽我演講的台灣同鄉,留學生也來了好多位。郭正義長老(此次邀請我來)告訴我,比平時主日禮拜多出一倍人數,因為總計有52名出席。這是一間新的教會,絕大多數是第一代信徒,對聖詩很陌生,對聖經的認知更少(我的見解,並不一定正確),因此禮拜時唱詩的聲音很小,我是唱最大聲的。但是來這裡學音樂的留學生不少,因此,禮拜時有安排拉中提琴或獨唱,今天禮拜中有位主修中提琴的男生拉琴演奏,感覺很不錯。

禮拜後,稍事休息,就接下去「成人主日學」,由他們提問題,我來回答。只要從我來開始演講的第一場,直到最後演講的內容,問題都可以問。同鄉仍然關心著台灣前途,我就盡可能回答,在回答中,我也講了「八田與一」的故事,我強調應該把生命和養育生命的土地連結在一起,他們既然移民來美國三、四十年,也應該用生命來關心美國的土地,這樣才會在美國社會受到尊敬,這也會間接影響美國對台灣政策。他們有人問及以色列人獨立建國,到今日與巴勒斯坦人之間的關係,這是很好的問題,也讓我有機會說了一段簡單的以色列人建國史,和以色列人民欺壓巴勒斯坦人的實況,我建議他們看「Lemon Tree」(檸檬樹)這部片子,也述說巴勒斯坦運動領袖阿拉法特的故事(就是他把巴勒斯坦看成自己的妻子,愛她,願意為她捨命。我說,若要台灣獨立建國,就應該要有阿拉法特這種獻身的精神和毅力,奉獻出生命所有的一切,而不是只在意搶位置、撈錢,這種行為、心態,只會加速敗壞、腐化。我相信他們知道我在說的是什麼。)他們的反應很好,有人問我怎麼瞭解這麼多故事,我笑著告訴他們「因為太閒,所以東看、西看」,他們都笑了。若不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還真想介紹他們多讀一些關於南美洲最為阿根廷人懷念的社會改革運動者契、格瓦拉的故事。

下午五點大家在教會共聚晚餐後,直到七點才各自散去,我也結束此趟在美國巡迴演講、培靈的第四站——辛辛那堤教會的事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