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如同選一個古利奈的西門

今天我們召開信徒大會,辦理選舉長老的事務。就像上個禮拜我跟大家說過的,咱教會在選舉長老、執事的事務上,是全台灣所有長老教會最獨特,也是最有信仰見證的。原因是咱教會是將選票寄去每個會員家裡,然後大家到教會來參加禮拜時,辦理報到手續的同時,順便投票。

開票的事務交由信徒大會所同意的選務人員負責,而小會則是推派兩名資深且已經退休的長老擔任監票的工作。這樣的選舉,既不會影響到禮拜的進行,也不會因為開票後,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閒言閒語出現,例如「恭喜喔,最高票當選」,或是「還好低空飛過喔,恭喜」等,當然也不會有「啊,很可惜,只差幾票」等等類似這種話出現,因為我們只公告誰當選,票數都不公佈,只會把選舉的結果全部詳細地登錄在小會議事錄中,當然這些選票也會保存四年之久,直到下屆選舉為止。

這跟社會上的社團不一樣,當然跟民意機構更不相同。因為在社會上的社團或民意機構,競選時都會很激烈,原因是那是有「利益」可圖,至少在名片上多了一欄資歷,但我們總不會在名片上寫著某某教會的長老、執事這樣的頭銜吧。我當然知道、也看過有的教會長老、執事,他們的名片上確實是這樣子寫了。但一個真正有信仰內涵的人,他不會寫這些名號在名片上。因為他清楚知道,這不是用來炫耀、擺資歷的,而是要用很謙卑的心靈和屬於基督的教會同工。就像我們傳道者不會在名片上寫著某某教會「小會議長」,或是某某中會的議長、教育部長、傳道部長等之類的頭銜一樣。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三十多年前在推動大專神學聖經研究班的工作時,有一次邀請周聯華牧師演講,我們問他要怎樣介紹他。他一再叮嚀,只能說「周牧師,是上帝忠實的僕人」,他說「這樣就夠榮耀的了,其它的都不要說」。自此之後,我們幾位同工在介紹演講者,他若是傳道者時,我們都會用這句話來作介紹,頂多再加上一句:現在在某某教會牧會,或是某機構服務。

不論是長老,或是執事,都是在為教會推動事工,這是一項很累的工作,也沒有任何甜頭可言,反而是要更忙碌。包括中會的事務,甚至有時需要代表教會出席各種跨教界的會議,或是為教會接待來訪的客人。而教會定期的會議,包括長執會、小會,以及各種團契活動會議等等,若是以一個本身就有許多工作的人來說,例如學校老師、醫師、工程師、律師、商人等等,特別是當家裡有小孩尚在國小就讀,禮拜後要照顧他們,這時候,往往會感到有點力不從心,甚至有時候,教會臨時發生事務,需要緊急開會討論時,還必須從服務的機構請假,放下手邊的工作趕過來。因此,很多人會說為教會做工,只有苦勞,沒有功勞,原因無他。若是這些就是所謂的功勞,那麼,這些都記載在天上,而不登錄在人間。這也是為甚麼有基督徒會這樣說:在人間有榮譽,在天上就消失了;在地上被疏忽的,在天上會被明顯出來。

我經常會用福音書中記載的古利奈西門作例子,來形容教會長老和執事的角色;古利奈的西門,因為在路邊跟群眾湊熱鬧看耶穌背十字架往各各他去。依照當時羅馬統治者的規律,被判釘十字架之刑的犯人,必須背負那支要釘死自己的十字架往刑場去。耶穌因為身上已經被羅馬兵丁打到傷痕累累,實在已經無法再背得動了,就在那時,羅馬兵丁看見古利奈的西門在路邊,於是就順手抓他過來,命令他替耶穌背起十字架往各各他去。在梅爾‧吉勃森所導演的那齣「基督受難記」影片中,這幕鏡頭至今一直讓我無法忘懷,就是當羅馬兵丁把古利奈的西門抓過來,並命令他替耶穌背起十字架的那時刻,古利奈西門一直想要從羅馬兵丁的手上掙脫離去,但他越想要脫離,反而被抓的更緊。他沒有辦法,就很無奈地高喊「不是我,不要把我釘十字架;不是我,不要把我釘十字架」!

每當教會要選長老、執事,我都會說這個故事,因為有些人一再推辭,請小會不要提名他。但這是基督的教會,推舉長老、執事,為的是要幫助教會料理各項事務。特別是在信仰團契中,被推舉為長老、執事,有些事還要帶頭做,否則很說不過去。例如,長老、執事要提早到教會來負責清潔、接待工作,也要幫忙收尾,這樣既要早到,又要慢回去。當長老、執事,很可能要負責財務工作,保管教會的奉獻,特別是遇到了過年節,銀行沒開,奉獻的錢要想辦法保管好,以免遺失。有時為此事,連睡覺都會半夜驚醒。教會財務小組也要負責管帳,這部分不僅僅是不能有登錄錯誤,還要隨時準備給民政局、國稅局等單位查核。有時會友也會查問他所奉獻的,尤其是當認為和實際登錄的有別時,這時就要把整年的奉獻登記都從頭翻閱起,一目目的查對。

其實,不僅是長老、執事,包括各團契會長、幹部都是這樣,要安排各項活動,關懷團契契友等。而長老、執事更是如此,要關心會友的動態,也要擔負著緊急救助的工作。來台北之後,因為生態環境大不同於南部,因此,已經不再像過去在嘉義、東部關山一樣,要帶長執為去世的兄姊清洗身體、入殮禮拜時也要協助將身體放入棺木,因為南部的人還是喜歡在家裡舉行入殮禮拜,而這種工作在台北幾乎都是在醫院裡,由家屬和醫護人員協助料理身體潔淨的工作,或是由葬儀社、殯儀館的人員擔負。但長老、執事負責探訪入院的兄姊,慰問需要關懷的,幾乎是必須且是基本的工作。這些工作很瑣碎也繁雜,卻都不能為自己帶來甚麼「好康的」,唯有的,還可能會被說是「工作不力」。但我們卻要將之看成是為耶穌而做,只因他是我們生命的救主,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明一點點回報之心意。

我會說古利奈的西門的事件,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在選舉中,一定有遺珠之憾,明明是好的人才,卻因為會友認識的不多,而無法選上,或是因為意外沒有被選上,我總是覺得遇到這樣的結果,就要有這種想法:上帝知道我的困難和有限,不忍叫我背負十字架。感謝主。

其實,不論選上與否,教會是一個信仰團契,就像一個大家庭般,參與教會事工的服事,就將之當作是在為自己的家做事,是一種責任,也是義務,這樣,就不會很在意選上與否,也才是真確的信仰態度。

我一直記得小時候在故鄉教會,有一位長老對我們一群年輕少年說過的話,他說所有為福音所做的工作,都將會「報償在天上」。這句話從我讀初中在教會參加團契活動到現在,一直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坎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