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巡迴演講第五站──達拉斯(一)

八月24日清晨六點,我們起床整理行李,翠玉姊已為我們準備好早餐,並且還準備好午餐便當,好讓我們在芝加哥機場等待轉機時可用。這趟巡迴走來,每個接待我們的家庭都為我們準備了午餐,包括在聖荷西的許雅正姊、聖路易士的潘恩愛姊妹、在波士頓的歐陽瑞琳姊妹、以及現在辛辛那提的廖翠玉姊都是如此細心、體貼,讓我們感到非常窩心。

七點,林清亮兄開車送我們去搭九點10分的班機飛往芝加哥轉機南下達拉斯,由於考慮到接待家庭需要工作,有上、下班時間,我在當初買票時就決定盡可能在清晨離開,晚上抵達。另一方面,也想讓自己在機場轉換班機時,不必因為時間太緊而匆促趕機,因過去有幾次班機誤點的經驗,深怕轉機時間太短,導致接不上班機,我真的很害怕這種事發生。也許是我太多慮了吧,沒有去注意時差,此趟在芝加哥機場轉機去達拉斯,竟然是需要在機場停留長達七個小時,我們是在上午九點20分到,直等到下午四點55分才再上機。不過,這比我們二年前從阿根廷飛去巴拉圭時,在機場遇到飛機駕駛和地勤人員大罷工的窘境是要好多了;那次的經歷恐怕讓我此生都無法忘記,一想到連上廁所都忍了下來,雙目緊盯班機起飛、停飛,或延緩之時刻變動的螢幕,深怕搭不上班機而必須留宿機場,那種緊張的心境,特別是在那語言不通的地方,心裡的不安更加重了疲憊的感受。在芝加哥機場,人群就如同擁擠的菜市場,這是全美國最大的機場,班機此起彼落,單是看飛機起落,就可安心飛機一定會飛,我們可以安心小憩、讀書,或是舒展一下筋骨。

八月24日晚上七點,飛機比預定的時間早20分鐘安抵達拉斯機場。還好接待我們的會友早已經在機場等候,可能是因為我們在芝加哥機場停留太久吧,我們的行李早就被轉運到達拉斯機場了,難怪我們在行李輸送帶等候很久都找不到,去問聯合航空服務人員,他們才從辦公室拿出我們的行李,早知如此,我們其實也可以在芝加哥機場用候補方式提早上飛機,就不必等長達七個小時的時間。

到機場接我們的是陳華堂兄弟一家人,他們給我們的印象相當特別,原因是我們在去年(2008)去聖荷西教會靈修會演講時,他們夫婦是從達拉斯搭機去參加,也問了很多關於信仰和聖經的問題。然後我們去Austin靈修會演講時,他們也特地從達拉斯開車去Austin參加該會舉辦的靈修會。之後,回到達拉斯就跟教會同工會建議,邀請我今年到達拉斯教會的靈修會來演講。今年八月30日上午在聖荷西的聚會中,又看到他們夫婦出現,我們嚇了一跳也很驚訝。他們才跟我說,每年暑假他們都會回來聖荷西這間養育他們信仰長大的母會參加該教會的靈修會,他們一直很懷念這間教會。那時他們在聖荷西工作,有一次,華堂的妻子謝孟廷姊妹曾因懷孕生子時發生意外,嬰兒一出生就去世,對她打擊相當大。就在他們夫妻生命遇到最大困境時,該教會的長老和會友全力協助幫忙,為他夫婦祈禱,才使他們度過生命最低潮的時刻。孟廷說上帝在她生命中安排了許多「天使」幫助她,才使她建構了這難得的信仰生命。也因為這樣 他們對聖荷西教會有很深的感情,每年都會回去看看大家,也讓大家看看他們,順便去孩子的墓園掃墓。

另外一對夫妻也去機場接,那就是鄧哲明兄的弟弟哲熙夫婦,他們都是我過去在嘉義西門教會的會友,也因為這樣,哲熙和仕英接待我們去他們的家住,哲熙的父親鄧水造長老還特地打電話來詢問有否善待我們。而為了要接待我們,哲熙還向他服務的醫院藥局請假一個禮拜,全程陪我們,真讓我們感到相當窩心。

到這裡,馬上遇到好友林秋雄長老,他是胡文池牧師的女婿,今年四月胡牧師過一百歲生日感恩禮拜,他們夫婦都有回去關山。他們都知道我將來達拉斯培靈和演講,秋雄兄原本在高雄橋頭糖廠工作,跟淑英同屬一間教會,也都參加聖歌隊、青年團契,因此早就是淑英很好的朋友。九月25日,秋雄兄開車載我們去參觀達拉斯街上的幾個景點,我們去參觀「Nasher Sculpture Center」,也去參觀達拉斯神學院。後來才知道大約三十年前,去台東關山教會為我拍攝「牧師‧丈夫‧爸爸」這種特殊攝影作品的陳雅慧姊妹,現在也來這所神學院研讀神學。原本有約好與她會面,卻因為聯繫上失誤而錯過,不過,她在電話中說,會出席我演講的聚會。她知道我這幾年出版的《牧會筆記》封面,就是用她當年替我拍攝的照片,非常高興。我問她為甚麼想到要唸神學,且唸的是「釋經學」,需要學習希臘文和希伯來文?她說是「被上帝抓來的」,我也問她結婚了否?她說沒有。我記得最後一次看見她,是在1992年來美國德州訪問時,那時她讀的是藝術,怎知過了十多年後,她不但沒有成家,卻換了跑道唸起神學來,且是唸神學最難的領域——釋經學。果真如此,當一個人被上帝抓住,就算是貴為社會賢士也只能順服、乖乖就範,就像使徒保羅從猶太教會的經學教師,一夕之間變成基督教最有力的傳道士一樣。

秋雄兄也帶我們去參觀一間外型非常美麗的天主教主教堂「Cathedral Shrine of the Virgin of Guadalupe」,這是一間建造於1898年的禮拜堂,內部的裝飾都很美,但比起歐洲許多雄偉的天主教堂,這間顯然並不是美麗或堂皇的,只是普通而已,不論是從外部或內部陳設來看,都算是樸素的。

我們也去參觀美國人最為懷念的總統甘迺迪被暗殺的紀念館,這是一棟七層樓高的倉庫,槍手是躲在第六樓,因此,這個紀念館就被稱之為「Six Floor Museum」。 殺手是藏在一大堆學校要用的教科書之書箱中,用裝有特殊遠距離望遠鏡之長管槍枝射殺成功,這事件改變了美國近代史。經常有人這樣說:若是甘迺迪沒有被暗殺,整個美國近代史必定會很不一樣。直到現在,美國人還是很懷念甘迺迪和他的家人。 我在波士頓就看到哈佛大學有一所學院,就是取名為「John F. Kennedy Government College」。波士頓的朋友告訴我,幾乎美國高階官員都是出自這間學院,而甘迺迪總統有一個妹妹因為身體有缺陷,他的姊姊捐出一筆龐大的基金作為推動「殘障奧運」的需要。今天有「殘障奧運」就是跟甘家有密切關係。在這棟博物館內,收藏著當年槍手用的槍枝,以及那顆要命的子彈,還有所有新聞記者當時所拍攝下來的相片、影片,以及好幾個當年那些專業攝影師所用的攝影機、照相機。那裡有三個影片播放室,放映著當年甘迺迪總統被槍殺之前,他在國會的演說實況,以及就任總統時的演講神情,也播放著他當時被暗殺的經過,以及後來世界各地政要、人民聽到此噩耗之後的反應。

美國政府是將此棟大樓購買下來,改成博物館,每天都有很多人來參觀。而參觀者也有不少是國外觀光客,但讓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參觀者當中,有許多是美國新生代,他們從這裡在學習認識自己國家的歷史。而美國政府就是用這種方式在教育他們的子民,讓他們的國民知道:一個好的領導者死去,將會是整個國家社會的損失。我想到一件事,一個國家和人民若是隨時都會謹記過去的歷史,這個國家和人民將會知道怎樣作出更好的決定。可惜,咱台灣人民非常疏忽歷史的重要性,昨天才發生的歷史大事,往往今天就給忘得一乾二淨了,真是可惜啊!

八月27日晚上,他們要我帶領大家查經。我帶他們查考馬可福音第五章120節,有關發生在格拉森地區耶穌醫治好一位被許多污靈附身的人。就像我在咱東門教會帶領大家查考福音書的方式一樣,我都是用馬可福音作底,然後對照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相似經文。一般傳道者或是帶領查經的人,很少會像我用這種方式帶查經,但這卻是我長久以來在帶福音書的查經法。我印講義給每人一份經文對照表,然後告訴他們怎樣看經文的差異處,以及找出相同的地方。我先告訴他們會用這種方式查經,是因為馬可、馬太、路加等這三本福音書是以馬可福音的資料為底,然後馬太和路加各自採用,作者依照自身對耶穌的認識,加上自己的見解而採用。雖然有這樣的說明,我還是會舉例說明,使大家更清楚在經文上的差異和特殊性,之後,我就開始將這段經文逐節解釋。

就像我在咱教會帶領查經時一再強調的,若是從台灣的文化背景來看聖經,台灣人應該比歐美人閱讀聖經會更容易明白。我們的問題是甚少會從台灣傳統文化中去尋找相似的地方。因此,每當我在解釋經文時,若遇有在生活文化中可以借用的例子,我會提醒好幫助大家更容易明白。這樣的查經方式,我也用在聖荷西、聖路易士、波士頓等教會,他們都會要求我帶領他們查經一次,並且說是「示範」查經法。

我沒有忘記告訴他們,帶領查經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結束時,需要提出經文所帶來的信息,讓參加的人可以作為信仰的功課。因此,在這段經文我提出兩個信息給他們思考:一是基督教信仰認為生命是無價的,因此,不應該用數字衡量一個人生命的價值,這樣,人的生命才會活得有尊嚴;二是若因為信仰而遭遇到財產的損失,我們是否要繼續相信下去?

在結語時,我舉出19918月到美國長老教會總會訪問時,曾向當時接待的該會一位幹事提出這個問題,就是美國政府積極在推動公開場所不可以吸煙,甚至在電視媒體上刊登「吸煙有害身體健康」,或是「吸二手煙有礙身體健康」等廣告,但美國政府卻為煙商一再向亞洲國家施壓,希望出口香菸到亞洲的這些國家,雖然美國菸草公司說,他們在美國國內銷售收入減少百分之三,但卻在亞洲地區的銷售量增加百分之六。而菸草公司每年卻奉獻許多錢當作教會的宣教經費,我想知道美國長老教會是否有向菸草公司表示抗議,或是對於這些財團的奉獻進行反省的信仰功課。

當我這樣舉例,隨即有兄姊回應說,這樣的例子很像過去英國賣鴨片煙給中國,然後再差派宣教師向這些吸鴉片煙的人說「耶穌愛你」。

我問大家若是因為信耶穌而導致財產有損失時,是否還要信下去?這並不是一個簡單且輕易可回答的問題。這使我想起蔡尚穎長老跟我提起的問題:健保有便宜的藥和高檔的藥,且藥效都一樣,他要開便宜的藥,但醫院老闆卻要他開高價的藥。為此,他和老闆吵架。信仰良知往往讓我們遭遇到極大的損失,為甚麼格拉森地區的民眾會要求耶穌離開他們的地方?卻沒有要求耶穌賠償他們兩千隻豬的損失?

當查考完畢,他們紛紛提出許多問題,覺得很有趣,且問我怎麼會從經文裡找到這種問題?也問我是看甚麼參考書?並要我開出幾種我常用的參考書之書單給他們。於是我寫給他們、也告訴他們可以看我寫的書。就這樣,聚會從晚上七點半開始,直到十點才結束。

美國的台灣人教會都會有個習慣,就是聚會之後,大家吃個點心,彼此交誼聯絡感情。今晚聚會最高興的是看到1972年神學院五年級時,在台南看西街教會實習時的青年團契會長蔡清蓉姊妹,後來才知道她是蔡耀光兄的表妹,這樣,就是蔡忠宏的姑姑囉!啊!這個世界真的很小,每次出國都會遇到認識的人,特別是在這裡遇到鍾眉姊的媳婦蔡素霓姊妹,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她。他的先生還在中國大陸,她跟孩子在美國生活。也在這教會遇到陳南州牧師的好朋友紀慶憲長老夫婦,我們都因為有這樣的相識關係,連帶的就有許多點點滴滴講不完的話題繞著「過去」,回憶當年許多故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