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巡迴演講第五站──達拉斯(二)

八月28日禮拜五晚上,是主題演講的第一場。我從「為甚麼要讀聖經」開始,舉出許多實際發生過的例子,不僅在韓國,也在台灣等地,這十多年來連續發生的宗教案例。我告訴大家,就是因為對聖經的了解不正確,才會受到許多不正確的認知之謠言所惑。我舉出從1992年發生在韓國的五旬節教派傳出的「世界末日案」,到發生在1997年的「陳恆明飛碟案」。

沒有想到他們一聽到「飛碟案」,會場隨即有不少人在交頭接耳,有的面帶微笑。讓我以為是講錯了甚麼。後來,才知道原來「飛碟案」的主角陳恆明,就是帶著跟隨者來到他們這裡──達拉斯,而且地點離此教會很近。這讓我感到相當有興趣,後來就請陳華堂和鄧哲熙他們,一定要帶我去看看陳恆明所說的,上帝差派飛碟要降臨的所在地。後來,該教會葉長老一聽我喜歡知道陳恆明當年帶跟隨信徒到此地的「葛蘭」(Gerdland)等候上帝差派的飛碟降臨,他就跟我說,他手上有當年去拍攝的相片。他並且答應要送幾張給我。這讓我興奮到極點。後來,我們就在八月30日下午聚會都結束之後,華堂和哲熙夫婦開車載我和淑英去看這群在當年想搭飛碟上天的信徒居住之處所。

當我們抵達該處,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落,但後院有片草地,旁邊有溪流,草地並不算大,要容納一架龐大的飛碟下來,確實不易。我想跟每時代一樣吧,會想要得救的人不多。當年跟隨陳恆明去的信徒,大約有四百名。我也聽這裡的會友跟我說在那群人當中,有一位女士的父母,特地從台灣趕過去要把她帶回台灣,想盡辦法說服她陪父母搭機到洛杉磯,準備轉機回台灣時,卻又藉口說要去洗手間,就消失於機場內,這對父母只好傷心地自行回來。

八月29日禮拜六,上午九點30分開始有兩場演講,直到中午十二點30分結束,這兩場我講怎樣了解聖經經文的意義。我告訴大家這需要一些時間和用心,除了要有參考書之外,也要用心去想怎樣找出相關經文的脈絡,以及重要的字句,若是沒有這樣,是很難從表面上的文字,知道隱藏在經文背後的信息。另一方面,我也強調怎樣使聖經的教導運用在今天的教會當中。我也一再強調教會的根基,就是在聖經,沒有聖經基礎的教會很容易發生糾紛。

我舉出這十多年來,在咱台灣長老教會內部一再發生醜聞的事件為例,特別是在一些醫療、教育機構更為嚴重。有聖經基礎的教會,會知道怎樣回到聖經裡來反省;欠缺反省的教會,就會想要用一般社會上處理問題的手段,來解決教會內部發生的糾紛,結果往往使教會的問題是越陷越嚴重,越處理越複雜,離開聖經的教導也越來越遠,甚至敗壞到去法院提告,訴訟不斷。其實,像這些敗壞的例子都可從教會歷史中的宗教改革時代,已經發生過的問題看得出來。我也告訴所有會友,當我們閱讀聖經「敬畏上帝」這詞一再出現,就應該要注意,因為所謂「敬畏」一詞,指的就是以「真誠的心來回應上帝揀選的愛」。我要求他們從最小的事開始做起,那就是明天禮拜日(八月30日),大家一定要提前準備到教會來參加聚會,這是最基本的「敬畏」態度。

下午二點開始,是為同鄉舉辦的演講,籌備小組不但在達拉斯當地華文報紙刊登廣告,也透過同鄉會發邀請函給同鄉。我也曾接到陳黃義敏牧師從洛杉磯打來的電話,告訴我說有來自辛辛那堤同鄉電話相告,說要鼓勵同鄉來聽我演講。陳黃義敏牧師甚至問我,可否改變行程去一趟洛杉磯,由他來安排幾場對同鄉會的演講?我說這是不可能的事。

下午一點多,同鄉陸續聚集,有些會友先行離開,而同鄉是越聚越多,有的同鄉跟我說他們接到親友們的電話,叫他們一定要來聽我演講。兩點一到,我就先教大家唱《美麗島》這首詩歌,然後我通過這首詩歌介紹詩人陳秀喜女士,和作曲者李雙澤先生的故事,接著我就說到台灣的歷史,特別從1960年代直到現在台灣社會的真正問題所在。

我說台灣社會的故事,就是從施乾說到錫質平神父;再從蔡巧講到白寶珠姑娘等,而這些故事都是今年兒童營講給小朋友聽過的。很有意思的是,我們的兒童營小朋友是聽到笑嘻嘻,而且還會回家轉述給父母聽。但同樣是這些故事,聽在這些旅居美國已經長達三、四十年久的同鄉耳中,是非常激動、感動,甚至是流淚。他們一再問我,有沒有這樣的書?也問我有甚麼可能性,可以將這些故事寫進台灣中、小學的教科書裡?他們也跟其它地方的同鄉一樣,都在回應時說,在台灣生活的那段時間,怎麼都不知道有這些感人的故事?我都回答他們說,我會試著把這些故事寫成小孩子閱讀的繪本書,然後送給兒童營的小朋友看。他們卻要我也寄給他們,而在辛辛那堤是有人想要將之翻譯成英文,用來教育「台美人」的下一代。

在同鄉會演講,我都會強調一點:不要老是一談到台灣,只會將焦點放在政治的層面上,那是非常不正確的,應該重視在生活文化上的表現,否則很容易讓我們對整體台灣問題的認知失焦。我也強調說台灣社會真正的問題有兩項,其一是沒有真實的宗教心。雖然有許多宗教活動看起來很熱絡,其實,是越來越企業化、商品化,那正好是在殘害宗教信仰。另一問題是教育。我特別提到台灣教育把孩子分成前段、後段就是嚴重傷害孩子心靈的方式,是非常錯誤又不應該。就這樣,他們對我的演講都覺得很受用,也很認同我的觀點。他們過去聽慣了台灣政治人物的演講,現在聽我這個牧師講社會問題,所得到的感受差異非常的大,但卻覺得我所講的非常實在。也因此,回應我演講的情形非常熱絡,直到下午六點方才結束。今天下午的同鄉聚會,參加的人數竟然高達102名,主辦單位的兄弟跟我說,這可說是相當好的出席了。

今天最高興的事,就是看到蔡忠宏全家大小四個人從休斯頓開了長達五個小時的車程來參加,我們彼此有說不完的話,真的非常高興,他們一家就像賴史忠一家一樣,很認真參加教會聚會,每個禮拜天,他們全家要開兩個小時的車程去參加禮拜,目前忠宏也正在準備要參加全美國資格考試。他告訴我們,上次考過的是德州的執照,但他想考全國性的執照,看來似乎有計畫要長久留下來的樣子。

我送大家《台灣之愛》第二和第三冊這兩本書。之後,我們和陳雅慧及她的父母一起去餐廳用晚餐。陳雅慧姊妹是我在30多年前認識的朋友,我們都叫她「鴨子」,畢業自文化大學美術系。這幾年來我出版的「牧會筆記」之書的封面,就是她在畢業時的作品。我因為找不到她二十幾年前要到美國讀書,臨行前送給我所有拍攝的照片,感到相當懊惱,她說她應該可以找得到當年拍照的所有底片,果然是找到了,這讓我非常高興,我可以將之給陳嘉鈴兄弟作「牧會筆記」封面的材料。

八月30日禮拜天,我們在上午九點抵達教會,而聚會時間在九點45分開始,已經有不少兄姊到教會了。翁思惠牧師也很早到,忙裡忙外的四處跟會友打招呼。這間教會也有敬拜的方式,但他們已經聽到我的警告說:「如果連禮拜讀聖經都要看powerpoint,十年後,信徒連翻聖經的都不會,這是在殘害教會的根基。」我跟他們說,這是我的信仰良知,希望他們聽得下。果然,負責的同工只打出要唱的詩歌和啟應文後,輪到讀聖經時就把機器關起來。這樣聽我講道時,大家都會跟著我說的經文專心注意看,而不會把眼睛都往銀幕看過去,更重要的,他們也會注意聽我講道,眼睛會看著我,這樣,我就知道他們是否聽得下我所講的。

禮拜後,大家稍事休息一下,就接下去所謂的「成人主日學」。這次他們沒有分班,大家聚在一起合班,聽我講聖經的故事。我用的題材是馬可福音第十一章1121節的經文。我原本是要講創世記第廿七章經文,說有關以撒家庭發生的問題。但後來臨時改經文,主要是他們有人跟我提起要蓋禮拜堂的問題。我跟他們說,蓋禮拜堂並不是基督教信仰最重要的根本,若是沒有好好打下聖經的基礎,就算最美麗的禮拜堂,也很容易成為墮落的一個誘因。同樣的這段經文,我也在聖路易士教會講。

結束成人主日學後,大家一起午餐,也順便交誼。然後,接著在下午一點半開始一場所謂的「QA」,這是臨時增加的場,主要讓大家針對從禮拜四開始的連續幾天之演講所遇到的問題。真的是問題不少,一直到下午三點多了,牧師娘大概看到我站太久,也講太多了,在後面一直跟我指著手錶,於是在三點40分左右,我結束在這間教會的演講,也同時結束了這次在美國巡迴五間教會的演講、培靈、佈道。

後記:這八年來,每年出國到各地巡迴演講,特別是這五年來在南、北美洲巡迴演講,都得到非常熱情的回應,讓我感觸甚深。我都是講聖經,也從聖經講到社會生活。讓我更加堅信:只有回到聖經,打下聖經基礎,教會才會有活力。於是我發誓:只要我活著的一天,我一定會持續推動讀聖經、查經的工作。我有一個夢:帶領更多教會回到聖經來,把教會建構在聖經的基礎上。願上帝幫助我有這樣的力量。

再者,這幾年的巡迴演講,以今年的際遇最為特別。今年暑假兒童營,講謝緯牧師、施乾、白寶珠宣教師等人的故事,卻在舊金山遇到謝緯牧師娘、施乾的女兒施敏娜女士,在聖路易士遇到白寶珠的姪女董宜坤姊妹。而在演講中提到發生在1997年的飛碟會預言世界末日事件,卻在達拉斯有機會訪視當時該會落腳處Gerdland這小村落。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