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選執事

下個禮拜日,咱教會要開第二次臨時信徒大會,主要目的是要選舉執事。雖然總會的法規中有許多說明執事的職責,但我還是喜歡用簡單的話來說明,就是執事的主要工作,是「幫助」推動教會事工。也就是說,執事就是在學習認識教會事工的運作。因為有參與幫助,才會有認識。也藉著對教會事工的參與,逐漸認識整個事工的運作方式,才能進而被推舉為教會長老,而知道怎樣為教會作出明確的決策,和帶領教會走向正確的方向。

雖然說咱長老教會是以「長老」治會,但我還是喜歡「長執」共治的方式,原因很簡單,就是這樣參與的層面會比較廣。因為長執當中,就包括了所有的長老和執事。當「長執會」決定了之後,代表的層面就很廣了,這對一間教會來說,也比較有正面效果。當然,有些事是小會才可以決定的,例如在處理教會人事問題,像是誰違背了信仰生活規律,或是舉行聖禮典的規矩,包括是否接納受洗者等問題,依規定這是必須小會來決定。

咱教會每個月第一個禮拜日定期召開一次長執會,小會通常都是兩個月才開一次,這當然跟我牧養教會的態度和方式有關。有的傳道者並不喜歡開長執會,喜歡開小會,理由是長老教會的傳統是「長老治會」,認為只要是「小會」決定的,就確定了。但我比較喜歡每個月固定開一次的「長執會」,讓所有長執知道整個教會狀況,也會將小會所決定的事務,讓所有執事知道。這樣,執事若是對小會長老的決定有疑問時,也可以討論,而且因為有長老在場,我解說不清楚的,有長老可以補充說明。

每間教會都會將長執組成幾個小組去推動事工,這些不同功能的小組,是依據教會的需要而組成,並沒有一定說非要有甚麼小組不可。因為每間教會的需要不同,組織的多、少也會因為教會規模大小、需要的不同而有差異。最近我就接到幾位長執反應,是否應該重新組織長執會的小組,或是咱教會的小組,使咱教會的動力會更活潑、靈活些。我覺得這種意見非常好,只是要怎樣組織?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困擾,因為我是一個對組織完全沒有概念的傳道者,對這方面的認知幾乎是白癡。這也是為甚麼我向來就不喜歡大型教會之因,但卻偏偏又在咱這間大型教會牧會,這確實是很矛盾的事,也是為甚麼心中總是有「適應不良」的感覺。我這種說法並不是所謂謙卑啦、客氣啦,都不是,而是真的這樣,這是我個人能力的問題,也是我牧會工作中最大的弱點。也因為這樣,我就很希望有執事或是長老,會主動來幫助我,看要怎樣把咱教會組織得更好,例如長執的組織、信徒的小組、團契等等,這樣推動起事工,就會很有幫助,對咱教會準備迎接設教70年週年,目標在參加主日禮拜有五百人出席的遠景來說,應該是一件可期待的事。

例如,這幾年來,咱教會新來的會友很多,他們當中有不少人跟我反應,說我們教會對新來會友很冷淡。我有很多次想要介紹我認為「陌生」的會友,卻經常在問及這些會友名字時,聽到說「來很多次了」,這樣的回應總會讓我感到非常羞愧,自己疏忽到這樣的程度,實在很不應該。若是有更好的關懷動力組織,就會讓我知道這些新來的會友之情況,也就不再會有這種窘境出現。

我很懷念2001年咱教會為舉辦慶祝設教55週年的活動,那次我們將全體會友分成十二個小組,每個小組都很活絡,都是由長執分擔起小組長工作,幾乎有一年的時間,每個禮拜都有小組成員在聚會。那次,咱全體會友去石門水庫芝麻大飯店舉行「生活營」,共計有多達282名出席參加。結束後,原本是希望這樣的小組會繼續下去,持續到設教60週年時,非常可惜的,是那次活動之後,不知何故就欲振乏力了。這正好說明了我的軟弱和無能,無法將整間教會給予組織系統化,事工活潑且動力化。也因為這樣,我多麼期盼有新的執事出來,會幫助咱教會將各種小組或團契組織推動得更切實而有動力。

上個月,我們已經選出16名長老,現在要選包括有一名原住民代表在內的20名執事,希望也能像選長老一樣順利產生。若此,則共計有36名長執,大家一起共商教會大事。或許有人會說,執事又不是教會的決策者。但就像我在前面說過的,除了特別的人事事務,例如接納誰受洗、轉籍,以及會友各人問題外,幾乎所有教會重要的事情,都會在長執會中討論。因此,用心注意長執會的討論事項,或是報告事項,就會明白整個教會事工的走向。當上執事若能在這方面多用心,就可以在將來選上長老時,知道整個教會決策的過程,和辦理事務的方式。

我常在受邀請去演講時,跟一些他教會長執說,在教會裡,沒有所謂「暗盤」、「不可告知」的事,除了是關於人事的事務外,都是可以公開的。所謂人事的事務,是包括經過討論且做成決議後,就不再說是誰同意、誰反對了。因為只要是經過討論做成的決議,就是屬於大家共識之下的決定,所代表的就是全體長執的意見。因此,只能說教會有做成這樣的決議,但不能說誰持反對或是贊同。除非是有記名投票才可以。而在一般長執會或是小會,幾乎很少需要用到記名投票。會需要這樣,已經表示紛爭很大,且是嚴重的問題。若是有議案紛爭很大,這也在表示大家缺乏共識,既然缺乏共識,就不宜用投票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因為投票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讓問題更加複雜罷了。我這樣說,是指一間堂會說的,在中會、總會就不是這樣子了。

咱東門的長執會或是小會向來都有很好的傳統,那就是共識,這一點確實是很難得。也因為這樣,在討論議題時,總是會充分表達意見。唯一的缺點,是大家都不喜歡管理財務,這點也是我最感頭痛的事,也是讓我感到相當不解的事。因為我知道家父當執事開始,就接下教會財務的工作,從管理出納到會計,他都沒有第二句話,且是一直到退休下來。我在台東關山和嘉義西門牧會時,就有長老、執事都是很心甘情願地接下這份工作,也沒有人會推辭這種工作,只有來咱東門牧會,都一再遇到這種問題,讓我很傷腦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若問我對新選出來的長執有甚麼期待?我會說:唯一的希望是大家都會心甘情願地為推動教會事工,盡心盡力。沒有怨言地接下這份如同古利奈西門背負著耶穌十字架的重擔,因為教會是用耶穌的十字架建造起來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