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領獎,或是要參加主日學?

有一個小學生參加南部小學數學比賽,結果得第一名。頒獎的時間是禮拜天上午。父親問這個孩子:

「你是要參加領獎典禮,還是要參加主日學?」

起先,這個孩子確實是有點猶豫,但他最後還是跟父親說:

「我要去教會參加主日學」。

這父親問孩子說:「為甚麼?」

孩子沉思了一下之後,回答父親說:「因為我能得到第一名,是上帝賞賜給我智慧、能力,才使我有這個能力。所以我要去參加主日學,謝謝上帝。」

父親聽了之後,深受感動,隨即跟這孩子說:「不錯,這樣的想法很正確。其實,你不去領獎,大家也都知道你已經是這次比賽的第一名了。你看,校長因為你得到第一名高興得很,在學校公開報告給全校師生知道,而且學校公佈欄也有校長祝賀的紅紙張貼出來。有沒有領獎,已經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感謝上帝,也知道這是上帝賞賜的結果才得到。」

這是台南東寧教會一個會友跟我講他孩子的這個故事,讓我這個牧師聽了之後,也感到相當汗顏,因為若是換成我,我大概也不會有這樣堅定的信仰來回應上帝的愛。但這個父親從孩子這樣小,就開始教導他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知道所有一切都是來自上帝的賞賜。沒有上帝,所擁有的一切就等於是「零」。

我想起三十多年前,這個孩子的阿公,當時是我最早所牧養關山教會的會友,在一所鄉村國小當教務主任,但他也是一位數學教學的專家。有一次,我看到報紙和電視新聞,刊出他寫著書寫關於國小數學教育之作,獲得教育部的獎,而且他也上台北領獎。過了幾個禮拜,有一次我去他家探訪,我就問他怎麼沒有看到他獲得教育部長頒發的獎牌或是獎狀?他回答我說:「那也沒有甚麼好看的。」我說:「可否給我一下是怎樣的獎狀或獎牌?」因為我覺得那是很大的榮譽,怎麼沒有將之擺放在最容易讓人看到的客廳?想想一間鄉村小小編制的國小,竟然有一位數學教學專家臥在那地方教書,也盡力在幫助學校老師知道怎樣教小孩子數學。他聽我這樣說,就一直回說「沒甚麼啦」。可是他妻子在旁邊唸著說:「這個人怎麼這樣?連牧師要看一下也不肯?很沒有意思耶。」

於是他起來,走進房間。他妻子跟我說:「牧師,你就跟著進去看吧。」我以為那是很大又笨重的匾額之類的,也許是掛在房間的牆壁上,或是甚麼地方,因此,也跟了進去。真沒想到,進入房間時,我竟然看到他是趴到地上去,然後爬進通鋪的床底下,然後拖了一個大紙箱子出來,他將箱子打開,喔,原來他將過去所有領到的「獎」全都放在那個裝洗衣粉的大紙箱中。

這個影像經過了這三十多年,至今依然幕幕清晰在我眼前。因此,當這個會友,也就是從小我看他長大,如今已經在成功大學作研究工作的會友,跟我提這件他孩子的事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小孩子的阿公也是這樣子的態度,在看世上的這些東西,好像有點基因的傳承吧。

這幾個禮拜來,我一再在想這件事:我們把甚麼看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我就曾在查經班一再告訴參加的兄姊,說:「參加禮拜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因為這至少在表明你心中有上帝。再者,這在說明你是一個謙卑的人,你需要上帝。」這樣的態度跟傳道者講道是否中聽,不要劃上等號,因為這是跟一個人是否有謙卑的態度絕對有關係。

我也跟查經班的兄姊說:不要找理由說自己無法讀聖經,或是參加查經班的理由。要趁著可以聽、看、講,以及動手動腳的時候,設法排除所有困難,認真參加查經班的聚會。因為透過查經是認識上帝的話最好的途徑。而有聖經上帝的話作底的人,他對生命的態度和價值觀念,就會很不一樣。至少,在這動盪不安的世代中,會帶給我們一股清新的方向和正確的生命觀。

在教會牧會這三十多年來,我經常遇到一種重病入院在接受治療的人,會透過親友來懇求,希望能在醫院接受洗禮。這種現象在兩年多前接下和信醫院「宗教師」的工作後,經常遇到。我就曾遇到過一位外交官,癌症末期。他自己跟我告白說,年輕時,因為工作關係,幾乎沒有機會去教會參加聚會。後來,受政府差派到東歐國家去,每次走到街上看到基督教會,都很想盡去參加禮拜,但卻礙於語言的困難而只能進去參觀建築。後來被診斷出是肺癌末期,趕緊回來台灣接受治療。他說妻子很熱心,回來台灣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回去教會「祈禱」,也請求牧師為他祈禱。但她結婚之後,就不曾再去過教會,因此,當她回到教會之後,發現幾乎沒有人認識她。妻子跟教會的牧師討論他要受洗的事,該教會的牧師似乎有困難。於是來找我,希望我能為他施洗,他說:「牧師,我真的信耶穌,我太太老早就是了,在大學時代就已經受洗過了。我雖然沒有受洗。但我都沒有反對她去教會。我現在也希望受洗,請你為我施洗。」

每當遇到這樣的問題,我的第一個反應都是先問說:「你為甚麼現在想要受洗?」這位外交官是如此回答說:「因為我太太受洗了,我也要受洗,這樣,以後在天國才能繼續在一起。」這樣的回答幾乎就是在說:有受洗,就可以上天堂。但這樣的回答讓我更不能為他施洗,原因是這樣的信仰認識,是非常錯誤的。這樣的洗禮,是把上帝在主耶穌裡的救贖,當作是廉價的恩典看待。

當這位台南東寧教會的青年跟我聊起這件孩子不去領獎的事時,使我深受感動。我最近一直在深思此事:為甚麼伊斯蘭教的信徒會對信仰之事那樣嚴謹?要求那樣嚴格?除了和他們是用宗教建立國家之歷史背景有關外,也應該和他們認真看待宗教信仰的生命關有密切關係。我真盼望所牧養之教會的所有兄姊,都會對信仰持之以恆,並且用嚴謹的態度看待,我深信,若此,則咱教會一定會很不一樣。

� ��@�  � �生的意義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