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開始有新的盼望

新選出來的長老、執事就任了,也開了第一次長執會和小會的會議,大家都有一股新的熱情,盼望能在未來的任期內好好地在咱教會推動的福音事工上打拼一下。特別是在社青團契這一塊,他們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相聚在教會,這群年紀相近的荊棘伙伴,都很熱情地互相交換意見:接下來我們的教會將該怎樣傳承?就像鄭正東執事列了一份名單給我看,他說至少屬於荊棘這群同伴總共有九十名之多。如果人數這麼多,就佔了咱教會總數的四分之一還要多。只要荊棘的兄姊多擔當一些,咱教會就會很不一樣,至少在活動力和凝聚力上會增強非常多。

過去我就一再告訴長執們,我是個很不會組織的人,也不會善用人才。因為我本來就沒有甚麼特殊才華,年少時只喜歡參加教會聖歌隊,入神學院後喜歡買書、看書、閱讀雜誌,用許多心思剪輯報章雜誌的資料等,而在這方面迄今都沒有改變或減低一絲絲的興致,其他的事,對我來說都會讓我感到陌生。我也發現有些傳道者真的很會組織,且管理得非常好,使大家都會善盡其才地為教會事工服務,每當看到這樣的傳道者,我都會打從心底產生一股敬佩和羨慕之意。而我並不屬於這類型的傳道者,我唯一有的,就是帶大家讀聖經、查經。會說出甚麼新點子,真的很難。但我們當中必定有很多人是才華洋溢,且在組織方面的能力更是。但大家好像都很客氣,不敢把這方面的才華在咱教會中使力出來,這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好同工,再者,是想到教會跟一般社團大不相同,因此就縮手了,但這對咱教會來說真的是可惜。

有很多次,我受邀出去演講,都會告訴聽者,要復興一間教會並不需要舉辦甚麼大型佈道會,只要大家互相打電話鼓勵、提醒一下,就夠了。這也是我在聖誕夜晚上感恩禮拜時講道所說的,因為一個小孩子在風雪中分發一張傳單,而使一個放棄希望的孤獨老人,重新拾回準備上吊自殺的生命。同樣的,一通電話也是會有這樣的功能,大家彼此互打電話,就會讓教會開始有熱力。這是我從生命線的功能想到。

有好多次我打了電話給幾位沒有來參加聚會的兄姊,沒有講幾句,就聽到對方跟我說:「牧師,放心,下個禮拜日我會去參加禮拜。」每當聽到這樣的回應,我的心就更加熱絡起來。

新的這一年開始,我真盼望大家都來做這件事:彼此打電話,互相提醒禮拜日要來參加主日聚會。若是對方跟你說,不能來。你來教會之後,就留個紙條讓辦公室知道一下,這樣,辦公室的義工就不用在禮拜一重複打電話。若是因為你從電話中獲知對方有身體欠安,或是家庭有發生困難,也是一樣留個紙條給辦公室,這樣我就會讓司會的同工知道,請他在準備祈禱文中為那位身體欠安的兄姊代禱。另一方面,我也會知道某位兄姊家裡遇到了困難,咱教會或是我並不一定有能力幫助,但也許會知道哪些人可以出手幫忙,這就是教會像是一個大家庭所顯示出來的特有功能之處。但打電話的目的,主要並不是解決問題,而是透過電話讓咱教會這個家庭信仰團契的聯繫更緊密。

每次去國外演講,我都會聽到好些兄姊就是一再忙著打電話,告知對方要跟誰聯繫,讓他們知道隔天的聚會是幾點,誰可以幫忙開車去載某某兄姊,這樣的聯繫就成為國外台灣人教會持續下去的主要連結力。

還記得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在她任阿扁執政台北市政府時代民政局長時,她就是非常積極透過教會當義工,打電話給台北市所有獨居老人,每天打電話關懷這些老年人,只為了要替市政府問安一句,若是電話中知道有人發生狀況,就趕緊聯繫社會局的社工人員去處理。

一通電話,看來似乎沒有甚麼,好像不是甚麼值得鼓勵的大事。但在人看來的小事,往往是上帝所看重的大事。我想起了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德國柏林圍牆倒塌的事件,其實就是從讀聖經、點蠟燭做起的。就像萊比錫情治頭子感慨地說:「為甚麼是蠟燭和祈禱?」任何一個出名的社會學家、政治學者、軍事頭子等等,連想都不會想到點蠟燭、祈禱,竟然可以摧毀共產黨統治之下的東德。這在他們的學理上是絕對想不到,也寫不出來的東西。但上帝就是用這種人們看起來最不起眼的蠟燭,對宗教信仰一向持著不屑的人眼中的祈禱,來摧毀並取代絕大多數軍事領導人物和政客們,他們掛在口中、理論中所強調的尖銳軍事武器。

這個新的年,我只期盼一點:各小組長每個禮拜六打一通電話,提醒組員記得禮拜日要來參加主日聚會。我再多期盼一點:我們全體兄姊會彼此打電話互相提醒:明天是禮拜天,要記得到教會參加主日禮拜。

我們千萬不要有「我跟他很熟了,不用打」這樣的念頭。也不要有「他一定會去參加禮拜啦」,更不要有「他不打給我,卻還要我來打給他,怎麼會是這樣」的這種心態,千萬不要這樣。打電話,就是要彼此互通。有通,就會有順,就不會有斷線的事發生,也不會有被遺忘的情形。

不論一棟大樓有多高,總是脫離不了粒粒小小的細沙推積起來;不論是多大的河川,都是由小小溪水匯集而形成。同樣的,一間教會要成為有凝聚力的信仰團契,就需要這種條條不斷的電話線來聯繫,簡單幾句的問候語,一兩句提醒聚會的話,就是無限的生機,也會形成教會擴大團契範圍的助力。

在這個新的年開始,我誠懇地呼籲大家來做好這件事,不要多,只要打一通電話就好。你可以先從自己認識的兄姊開始,就這樣告訴她(或他):「要記得,明天上午要參加主日禮拜喔。」每個禮拜六打一通這樣的電話。等到元月底,咱教會將小組名單印好發給大家時,屆時就可以依照自己的小組,每個禮拜按名字次序打。自己小組的兄姊打完之後,跨組打。這樣,就夠了。我深信只要大家願意每個禮拜六撥出一通電話,我們教會就會很不一樣,參加主日禮拜的人數一定會大增,遠比花幾百萬、幾千萬舉辦大型佈道會更有效果。

這個新年,我真的盼望咱全體兄姊來做這一點,我牧師也跟大家一起來,我甚至會告訴你:「明天禮拜天,上午九點開始有成人主日學,十點有主日禮拜喔。」就算是語音,我也會留下這通電話內容。大家都來參加這項事工,這是我們今年的主要事工,只要大家都真實地把這件事付諸實踐,至少在上帝審判的日子來臨時,祂也會從天使記載在生命冊裡的記錄中,看到這樣寫著:「某年某月某日幾點幾分,他打電話給某某人,邀請他參加台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成人主日學和主日禮拜。確實有做這件事。」

千萬不要小看打這樣簡單的一通電話,每個禮拜的這通電話,就像是在為自己的生命織起一張密密麻麻的生命之網,使我們在邁向天國之道的旅途中,多出了好多個可行方向,而不至於使我們在途中被阻擋、切斷、迷失了生命的方向。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元月三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