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我聽到的故事

有一個農夫向上帝說:「請不要有大太陽,那樣我的農田很容易被曬乾,經常要找水,且必須要用很多水才能灌滿田園;請不要有下大雨,因為每當下大雨,我栽種的果樹長出來的花果很容易掉落;請不要有暴風,那些剛播種下去的秧苗得再去重新將之扶持起,浪費我許多時間和體力。」

上帝聽了之後,跟這位農夫說,可是這些都是必要的啊,因為有大太陽,許多窪地積水不退的地方才會乾,大地才會溫暖,植物才會生長、活潑有力;有下大雨,高山上的森林才能洗得乾淨,野地的花草才會得到飽足,才會有源源不斷的山泉水從山上流到山下溪流,河川、湖泊才不會乾涸,讓平地的田園有水可灌溉;有暴風吹,才能吹散許多骯髒的傳染病媒,各種花草樹木的花粉才可以遠播交配,結果纍纍。這樣不好嗎?」

這個農夫說:「這是很好,可是你若是可以讓陽光不要那樣強,溫溫的就好;雨水不要那麼多,最好只下在山上森林和河川湖泊地帶;風最好是徐徐地吹,讓人感覺涼爽,做工也比較舒服。上帝啊,我的祈求只有這樣,並不多,我只祈求剛剛好,這不是很好嗎?」

上帝聽了這個農夫的祈禱。

就這樣,農夫開始感覺到太陽不再像過去那樣熱,每天都是春秋季節的和煦陽光;有風,但不大,甚至偶爾還會看到閃電,一剎那間,從東向西橫掃過去,然後就會聽到隆隆雷聲從遠處傳過來。農夫覺得上帝很棒,果真垂聽了他的祈禱。他每天注意著稻田,結穗的粒子粒粒飽滿;他也注意著果園,看見果實長得越來越大,心中的喜悅實在不可言喻。

收成的時候到了,農夫邀約許多親友協助割稻,但這些協助割稻的親友們覺得很奇怪,因為看起來粒粒都很飽滿的穗子,卻是沒有讓整株稻穗彎曲下來,而是直立著。他們割了幾把外表亮晶晶的稻穗拿在手掌上,第一個感覺就是好像沒有以往飽穗的重量,反而是輕輕的。農夫自己也覺得奇怪,於是當場將手中的稻穗用力剝開,這才發現稻穗是虛有其表,並沒有飽穗,只不過是外殼亮麗罷了。

接著,他又去果園摘了幾粒果實,剖開之後卻發現果肉並不像過去那樣香甜。這樣的水果不但價錢無法賣得好,而且客戶品嚐之後,可能還會嫌說重量雖夠甜味卻不足,以後就更難賣了。

這位農夫很懊惱又滿頭霧水地問上帝說,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於是,上帝告訴這位農夫:「若是沒有經過日光的曝曬,稻穗不會堅硬;沒有大風的吹襲,稻桿不知道搖擺,稻殼不會緊密封口;若沒有經過大雨的打擊,稻桿和葉子上的附著物不會掉落,接受日光的面就會減少。想要讓稻穗粒粒結實飽滿,讓果樹結出好又甜美的果實,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條件。你既然一再祈求不要這些,我就照你所求成全了你。」

這是個很容易理解的故事,也是經常會從我們長輩口中所聽到的教導。沒有經過嚴苛的歷練,就不會有承受社會轉變的應變能力。只要環境稍微有變動,就會失去鬥志,更不會有耐力可來承受許多不合情理的壓力。

我想起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成了!」(約翰福音十九:30)很簡單的一句話,只有兩個字而已,卻已經包含了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中對上帝的祈求:「阿爸,我的父親哪,你凡事都能。求你把這苦杯移去;可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馬可福音十四:36)一句「成了」,裡頭有苦杯,且是死於十字架上的苦杯,但卻因為上帝的旨意,成就了今天基督教的果實,且是粒粒香甜的生命之果。

基督徒的信仰不是在追求安逸、無憂無慮,萬事順利的生活,而是在追求真理,且是在生命苦難中體驗到上帝拯救、憐憫的愛。就像耶穌所說的:在世上有苦難。但我們因為和耶穌連結而勝過了世界(參考約翰福音十六:33)。這才是基督教信仰的真實內涵。

要建構一個真實的信仰內涵,絕對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種代價就像是一個軍人要受過嚴格的訓練,才有辦法抵擋可能隨時出現的外來侵犯。使徒保羅也很喜歡用軍事武裝來形容基督徒應該有的裝備,包括有「以真理作腰帶,以正義作護胸甲,以隨時宣揚和平的福音作鞋子穿上。要常拿著信心的盾牌」,他說這樣才能夠「抵禦邪惡者所射出的一切火箭」。他說要以「救恩作頭盔,以上帝的話作聖靈所賜的寶劍」(參考以弗所書六:14—17)。單單要將上述這些裝備準備齊全,就需要用去很多時間,耗去很多精神。若沒有這樣的努力,信仰的生命會很脆弱,即使外表看起來很美,卻仍結不出好果實來。

來咱台北東門牧會十三年,我一直都在帶大家查經。直到現在,我在準備查經講義時,還是常常會坐在書桌前發呆,因為實在是看不懂經文的意義。有很多次都想要將該經文跳越過去,但我知道若有一次是這樣,必定會再有第二次,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要這樣做。於是我翻閱參考書,在比較了不同的註釋書,查考了不同經卷同樣詞句呈現出來的意義之後,這才下筆。當然,準備講道也是這樣。我知道必須要有堅忍的心,才能讓自己不會對充滿誘惑的環境妥協,並堅守作為一個傳道者應該有的基本態度——忠實於上帝的話。這十多年來,經常有一個聲音在耳邊對我說:不用這麼辛苦,又沒有人會這樣要求一個傳道者。但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放棄這樣的自我要求,這並不是為了要得到甚麼獎賞,而是要讓自己隨時都可以當個基督精兵。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正是我能日以繼夜地這樣持續下去的動力。

要讓咱台北東門教會成為一間真的是建立在聖經上帝話語基礎上的信仰團契,就必須時時刻刻透過聖經上帝的話來省思,並且知道無論是聘甚麼樣的傳道者來牧養,都必須要求一件事:帶大家研讀聖經。因為唯有真正明白聖經的話,才能抵擋在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種誘惑;也唯有如此,才能讓傳道者排除各種藉口,減輕或減少帶大家研讀聖經的機會。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五月十六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