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要學習的修身功課

聽老一輩的人說,日據時代的中、小學生都要學習一門課,名稱叫「修身」。意思是教導學生怎樣待人接物,怎樣修心養性。這些老一輩的人都很懷念那樣的課程,說是對人的生命涵養有極大幫助。每次聽他們這樣傳述,我都會很嚮往這樣的功課。我一直被認為是一個脾氣很暴躁、壞、凶悍的傳道者,甚至也會被看成是一個沒有修養的人。曾經有好些同工建議我稍微修改一下這種「爛」脾氣,說這樣對我在台灣教界同工中會有比較好的印象,且會對我在牧養事工上容易受到肯定。但我聽了之後,總是笑笑說:「我就是我,改了之後,反而會失去自我。我想還是不要改比較好。我想保有自我。」但說了這樣的話之後,自己就開始後悔起來了,因為如果說這種「自我」是不好的,我還想繼續維持,那就是犯了使徒保羅所說的「老我、舊我」一樣,是墮落的一種生命型態。如果我當傳道者還是這樣的態度,那我又是在傳甚麼福音呢?福音是上帝的大能,要讓真正相信上帝的人,從「舊我」當中解放出來,使之成為一個「新我」啊!
這是我從去年年底到最近一再在思考、反省的信仰課題。於是,我最近下了一個決心:我要改變過去的「舊我」,使自己更合乎「新我」的樣式。祈求上帝幫助我,讓我在這個新的年度,會更溫柔些,少發脾氣,多微笑,知道體貼軟弱者的需要。
決定好今年這項目標後,我開始從家庭做起,希望自己是個不再會大聲怒吼的丈夫、父親,而是一個會隨時微笑,也會說笑話的先生、爸爸。然後,我希望到今年年底時,會友會說:「咦,怪怪,我們的牧師,講話好像客氣多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驕傲和剛硬了。」
我知道這樣的改變對我來說將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因為這並不是原來的我啊!改變一個人原來的「我」,就好像一個人要改變他的生命原本呈現出來的樣式一樣,對某些人來說││特別是我││是很困難的要求,但我將朝這個方向努力。
認識我的人一定會發現,我上來台北後,就不再過問教界的事務。有些人覺得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甚至有國外的教會代表來訪問時,也問我這個問題。他們都說我怎會這麼「消極」?其實,並不是來台北東門牧會之後我才這樣,而是從教會公報編輯工作的職場退下來後,到嘉義西門教會牧會時,我就不再參與中、總會的事工。對於中會,我採取只報到參加開會禮拜,然後就離開。但我投入甚多的時間在研讀聖經、思考聖經問題。使我有這樣的改變,主要原因是在教會公報六年,深深感受到整個教會生態改變且快速惡質化的危機,並且發現如果今天的教會不趕緊回到聖經裡來,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於是,我在嘉義西門多開一班查經班,也上電台、有線電視台去主持談宗教心靈課題的節目。我發覺這樣的工作對自己是一個極大的成長,也是一個更廣闊的福音事工領域

,可以讓更多的人學習認識耶穌基督的救恩,和基督教所傳揚的信息內容。而就在忙碌這些工作中,實在沒有多餘時間去跟那些閒來無事而專門玩弄教會政治的人「搞來搞去」。
從公報社回到嘉義西門牧會期間,我幾乎每個月都有兩三次到雲、嘉、南地區的國中小學去演講,對象若不是國中學生,就是學生家長和老師。每個禮拜四晚上固定在「嘉義之音」廣播電台主持兩個小時節目,對我來說那確實是個很有挑戰性的工作。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是:有一天晚上,我與淑英去市內探訪會友回來,走路到民族路與民生北路交叉口等路燈信號時,路邊突然有個人過來問我:「你是不是盧牧師?」我回說「是」。然後我問:「請問你是?」他回答說:「聽你們兩人談話的聲音很像,我跟我太太說,那個人好像是在電台主持節目的盧牧師。果然不錯,就是你。很喜歡聽你的節目。」

四年前上來咱台北東門教會,我也是一樣,每次中會開會,我都只是去參加開會禮拜、聖餐後,就離開。既不發言也不想知道中會同工怎樣討論議題。並不是我不知道,而是看了議程之後,我發覺如果繼續參加下去,我會生氣,至少要我不講話,我會很難過,但講了就會得罪人。因此,我選擇離開。我把那些時間用來準備查經班的資料,也用來寫「聖經導讀」。每個禮拜日下午、晚上和禮拜一、二,都是我最忙碌的時間,因為我要趕寫週報資料和「聖經導讀」的稿子給幹事。有好幾次,都是拖延到禮拜四下午才能寫完「聖經導讀」的稿子,那已經是週報完成最後定稿時間,而我往往是在「難產」中寫完導讀的稿子。交給幹事後,就趕緊交代幹事讓我休息半小時,替我接一下電話。然後,禮拜二必須完成禮拜三上午查經班的講義。然後,禮拜四就開始寫講道稿,直到禮
拜五晚上,最慢必須在禮拜六上午完成所有的稿子。去年五月,寫完「聖經導讀」的稿子後,並沒有休息,因為接下來就是去「好消息頻道」主持「空中主日學││講路加福音」節目,將以前寫「聖經導讀」的時間,用來寫「空中主日學」的稿子,然後要將這些稿子背熟,因為在電視上若一面看稿子一面講,效果不好。
即使是這樣忙,並不表示我對中、總會的事務不關心,其實,我只是討厭用那樣多的時間在那些不需要的事務,特別是人事和瑣碎的行政事務的問題。我還是關心中會、總會事工,尤其是大專學生工作。
我知道自己的軟弱,就是遇到不合理的事,我一定會開口講話,而如果聽到有人還要無理下去,我真的會火大,於是講話會越講越大聲,聲調會越來越高,這樣大家會聽不進去,反而效果不好。這是我的弱點。因此,如果不聽,就不會生氣,不會生氣,就比較會冷靜下來思考一些比較重要的問題。

今年查經班,我將改變方式,今後將不再批判教會生態,我要改變講故事的內容,多給一些人物介紹,多談一些人性的光明面。我要傳述那些足以成為我們今天信仰楷模的先輩事蹟,要讓那些在人類歷史上發出生命光輝的人,繼續在今天這個紛亂不安的時代發出光芒。我要學習用許多風趣的語句來描述,而這些需要一些題材和歷練,查經班應該就是我學習使自己更成長的環境和機會。我想這就是我認識的日據時代台灣學生學習「修身」的功課方式,我需要這樣的功課和學習。不是要使自己成為「天使」,而是要使自己改變成更符合聖經教訓的「好牧者」。
當我在學習當個「好牧者」功課時,我需要大家的幫助、協助,如果你發現我有很粗魯的地方,請不用客氣,告訴我就是了。因為你這樣做,就是在栽培我成為一位「好的」傳道者。謝謝你。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二年一月二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