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福音隊巡迴演唱的日記

八月十七日我和淑英先到花蓮安頓各項事宜,然後等候大安福音隊於八月十九日搭乘包租的遊覽車來與我們會合。我們會合後,車子沒有停,就直接下到鳳林,前去「太古巢」拜訪張七郎先生的家人。自從今年四月四日在咱教會舉行了「張七郎先生夫婦和兒子」追思紀念禮拜後,我們就很想去一趟,如今果真成行了。

抵達鳳林鎮,張七郎的孫子張安滿兄弟,以及孫婿顏崑陽教授,早已經在路邊等著我們。在他們的導引下,我們安然抵達這由張七郎先生所留下來的田園「太古巢」,我真的很訝異,張先生在那樣早的時代,就會在山腳下購置這塊園地種植各種果樹花木。

張七郎先生的養女也是媳婦張玉蟬女士知道我們要去訪問,非常高興,包括她女兒陳惠操姊妹,她們都在今年四月四日紀念張七郎先生夫婦和兩個兒子禮拜時有來過咱教會,因此,已有一面之緣。我們和大安福音隊一起在墓園唱詩歌、拍照。這墓園就在房子後面的園子裡,旁邊就是張七郎先生娘詹金枝女士的墳墓。然後,我們一起到屋內聊天、唱歌。我們感動的地方,是張玉蟬女士從小就在鳳林教會聚會,直到現在已經年過八十了,都沒有改變,目前仍舊在鳳林教會參與各項聚會活動。我今年六月二十六日受邀回關山去參加該教會八十週年和獻堂感恩禮拜時,她也和鳳林教會牧師、會友去參加。張安滿老師特地準備了花蓮特產送給我們,真是很感謝他們夫婦的好意。

離開鳳林,我們並沒有停止行程,直接驅車北上前往太魯閣姬望紀念教會,架設好音響器材之後,潘茂涼長老隨即要大家進行彩排。潘長老做起事來,總是一板一眼,一點也不含糊。福音隊的同工都很認真排練,我就很欣賞音控的Frank,他真的是很道地,對音色的掌控,就如同珍珠商人,仔細到十隻手指頭從未停止過檢視每個調音鍵。

我們當天(19日)晚上七點半要在該教會舉行音樂見證會。前門諾醫院黃勝雄院長美意,在教會附近宴請福音隊。

不論出席情形如何,七點半開始,就是開始。高順益牧師帶領大家祈禱後,信徒陸陸續續來到。高牧師很認真,邀請鄰近教會信徒一起來分享。他告訴我,從未忘記帶領信徒讀聖經和祈禱,讓我感到相當欣慰。該教會可說是太魯閣中會中,最具活力的一間,許多年輕學生都出來參加聚會。最有意思的,是當福音隊唱完後,該教會的詩班也用唱歌來回應,表示同聲歌頌上帝的救恩。

晚上九點半,大家拖著整天奔波的疲憊身體,回到林武順律師在壽豐的「農舍」,當大家整理好行李,就寢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我一直對福音隊同工感到很抱歉,因為他們是早上七點就從台北出發,一路上都沒有休息,就直接來到花蓮鳳林,然後又趕去太魯閣,現在才回農舍休息,就這樣過了第一天。

八月二十日禮拜五,我們必須在上午九點三十分前抵達花蓮門諾醫院,就像每個月有一次,咱教會和大安福音隊一起在台大醫院舉辦福音詩歌見證會一樣。我們在時間上控制得非常好,一抵達醫院,隨即從車上搬下所有音響。福音隊同工的孩子們,不論大小,大家都會協助扛、拉著笨重的音響器材。音響就在醫院大廳架設起來。熟練的動作,所花的時間不多。

來來去去的病患,有的駐足傾聽,有的則是在候診室前欣賞福音詩歌。我負責講一段短短約十分鐘的信息,福音隊唱詩歌的時間大約是三十五分鐘長,再加上隊員分別串場的時間,這樣加起來大約是五十分鐘,前後共計一個小時。在這裡,我們遇到賴史忠長老,他是

 

該院眼科主治醫師和專任研究醫師,從頭到尾他都陪伴著我們,當天晚上在美崙教會的見證會,他也是全程參加,讓我非常感動。

林武順律師很疼惜所有訪客,只要是為了福音的緣故,他們夫婦倆總是盡所能地接待,親自清理「農舍」,並且每天晚上預備點心,深怕大家住在這夜晚只有「田蛙」叫聲、且若要到有賣點心或其他飲食的商家還得騎腳踏車去的住宿處,會肚子餓。他們不但準備了熱騰騰的小籠包,還有花蓮出名的「扁食」供福音隊享用。他們夫婦倆也在門諾醫院鄰近的大飯店款待福音隊同工吃午餐。之後,大家就回農舍休息。

因為中午吃得太飽,晚餐的食慾就降低許多。下午五點,大家沒有吃任何東西,又出發前往美崙教會。同樣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架設音響,然後進行彩排,直到七點了,大家才隨意吃幾口姬望教會高牧師送給大家的竹筒飯。晚上七點半開始聚會。

我已經有三十四年沒有到美崙教會了,現在已經重新蓋過的禮拜堂,才剛在七月底整修完畢。更可貴的,是禮拜堂旁邊有一棟剛完成不久的「牧育大樓」。就像我們的教育館一樣,禮拜堂建築設計是四方形的,椅子就像是我們教育館所使用的那樣,但都沒有桌子可使用,且每張椅子可以互相扣住,不會脫離。該教會有兩場禮拜,都是用華語。年輕人不少,兩場禮拜加起來約有三百五十多名。聽說門諾醫院的醫護人員大多在該教會聚會。吳樸文牧師夫婦是在該教會受洗,然後在該教會舉行婚禮,之後又回到該教會牧會,這真的是很特別。但重要的是,他夫婦都同時受聘,且在牧養事工上有非常美好的見證,深受信徒的信賴和喜愛,在教界有很好的風評。今年三月,該教會又有新的年輕牧師夫婦受聘協助牧養工作。吳牧師跟我說,他們正在準備要在旁邊的空地蓋一棟「社會服務館」,教會準備要專心投入社會服務的工作。

當晚在美崙教會來了不少信徒,福音隊唱得非常好,而且整場音樂見證會給人的感覺非常溫馨。也因為這緣故,唱完後,大家一直熱烈鼓掌,而高喊「安可」的聲音此起彼落,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福音隊唱詩歌見證福音信息後,有人喊「安可」,樂得潘長老趕緊又帶大家加唱兩首詩歌。

回到壽豐農舍,享用林律師夫婦為大家準備的小籠包和扁食湯,躺下去睡覺,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八月二十一日禮拜六,我們凌晨五點就起床,為了要趕去羅東聖母醫院。估計車程約需要三個半小時。大家將農舍整理好之後,就在五點五十分準時出發。可以睡覺的,就睡。彎彎曲曲的山路,我們必須趕在十點前抵達羅東聖母醫院,因為是週末,醫院只有上午看診。遊覽車司機很老練,果然在十點正,就抵達了羅東聖母醫院,而院長陳永興醫師早已經在門口等候我們了。我發現聖母醫院門診人數遠比門諾醫院多,而且病人看起來也很和善,都會主動對我們露出微笑。

架設好音響,福音隊隨即就唱詩歌,就像過去幾場一樣,福音隊同工的孩子們也當志工發傳單給聽眾。在這裡留下來聽的病人很多,陳醫師也從頭到尾緊跟著聽福音隊唱詩歌。病人鼓掌回報的聲音很多,讓大家都覺得很窩心。

大廳唱完,隨即上樓去安寧病房唱給末期病人聽。最特別的是,病房的門全都打開,讓病人在病房的床上就可聽見福音隊真情關心的福音歌聲,有幾位家屬站在病房門口聽,也有人聽到感動流淚。這也是我第一次經歷到沒有病人在台下聆聽的福音詩歌見證會,果真的是安寧病房,非常安靜,但護理人員都面帶著微笑,一看,就知道受過很好的訓練。

陳醫師親自帶我們去參觀該院院史館,最讓我感動的是在1990年去世、來自東歐的范

 

鳳龍醫師的感人事蹟,我希望兒童營能介紹他給小朋友認識。陳醫師很會鼓勵人,聽完福音隊的詩歌見證會,隨即就說還要再安排福音隊到聖母醫院演唱。他這一說,潘長老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離開醫院之後,就先到羅東教會將音響器材準備好,也隨即先行彩排,因為禮拜六晚上教會禮拜堂還有聚會。彩排結束後,大家才回到旅館去休息一下,好彌補晚睡早起透支的體力。

羅東,最聞名的就是陳定南先生當縣長時,所開闢的全國最大的運動公園。那真的是一座很棒的公園,設計得非常好,遊客也多。我們下午五點搭車去運動公園遊玩。走在運動公園裡,感覺很舒暢,但我心裡卻一直想著隔天禮拜天有兩場主日禮拜的事。第一場華語禮拜八點開始,另一場台語是十點。要講的信息雖然都早已預備好,但卻必須好好整理一下心思,就像平常禮拜六一樣,我總是希望保持某種程度的寧靜。今天的晚餐是大家自理。

八月二十二日禮拜天上午,我們七點半就集合。八點禮拜時間一到,年輕人很多,這一場禮拜接近150名左右。這次從姬望教會到門諾醫院、美崙教會等,都是用華語。不過第二場是講台語,這場也有230名左右。

羅東這間教會是王榮信牧師在牧會,他是我早在三十多年前於台東就認識的同工,而他的父親王英世牧師夫婦也都是教界前輩,我們早就認識,也常受他們的關懷照顧。老王牧師先來這裡牧會,然後兒子王榮信牧師來當副牧,並接續父親退休後的棒子,這種情形在台灣教界並不多見,但他們父子倆同心前後牧養同一間教會,這大概也是羅東教會持續成長的原因。教會看起來,讓人有一股很特別又溫馨的感覺,負責接待的同工很熱情,讓進到教會來聚會的人,就會感受到一股暖流,這情形在美崙教會也是。在這裡,也很高興遇到林逸民兄;他是陳五福醫師的女婿,二十年前剛從美國回來時,我們就已認識,直到現在都有保持聯繫。中午他作東宴請大家去餐廳吃大頓的佳餚,也結束此趟的巡迴音樂見證會。

下午大約兩點左右,我們出發從羅東回台北,結束這次七場音樂見證會的旅程。真感謝上帝的帶領,所有的行程都很順利。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九月十二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