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會發出這份問卷

咱教會在九月二十六日夾週報發出一份問卷,主要是在詢問若是開設華語禮拜,大家的看法。問卷的內容只有幾個:一是「教會如果要開設華語禮拜,您的想法」、二是「教會如果要開設華語禮拜,您覺得哪個時段最適合」、三是「教會如果開設華語禮拜,您會選擇參加哪場禮拜」、四是教會如果開設華語禮拜,您願意參與在禮拜的服事中嗎」、五是「教會要開設華語禮拜,您可以參與的服事是(可複選)」、六是「教會如果開設華語禮拜,您有親友會願意參加嗎?若是有,請留下親友的姓名」、七是「教會如果開設華語禮拜,您是否有其他意見,歡迎給我們建議」等,共計七個題目。

可想而知,光看題目就清楚知道都是「肯定」有這種需要,且也有意思要開始朝向這方面去構思。我們共計發出四百百份,收回來的只有二百零四份,只有一半的回收,這點確實是讓我有點失望。原因是當教會公開問大家的意見時,最好的方式,就是盡量表達,好讓教會有機會更清楚該走的方向。其中有好幾位很清楚表示,為甚麼都是用「如果開設」,而沒有「要不要」這種徵詢意見的問題,認為這份問卷已經很清楚是表明準備要開設華語禮拜。既然是決定要開設了,為甚麼還要問?

確實沒錯,這次發開拓華語禮拜的問卷,是已經有了個前提,那是因為這幾年來,一再有兄姊跟我反應,他們帶親友來參加咱教會各種聚會,由於語言上有困難,不論是查經班,或是主日禮拜等,聽牧師講台語都會感到很吃力。結果他們好不容易邀請人來參加,只一次或兩次後,就不再來了。也有兄姊跟我提到,是否可以開華語的查經班?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有個主日上午成人主日學,從外地來了一個訪客,她完全聽不懂台語,於是我用華語講,那個人是既驚訝又感動,後來跟她身邊的會友說:我竟然會為了她一個人用華語講解聖經。而另外有一位兄弟,已經來咱教會參加聚會好一段時間了,他無法完全聽懂台語,都是妻子陪伴在身邊,偶而會跟他解釋。但那次,他跟他的妻子說:「今天早上我完全聽得懂牧師所講的。」那種滿足的表情深深地烙在我的腦海中。也有很多次,我接到電話,或許是外地教會的兄姊,他們問我有沒有在「好消息」電視頻道講華語的節目。

另外一件事實,是我們年輕一代,因為讀書、工作關係,都已經很習慣聽華語。不是他們不會講,也不是他們不會用台語,而是在聽的方面比較順暢。有幾次我問過他們,他們都說平時聽講都不是問題,但聽講道就很有壓力。這當然牽涉到我在講道表達的方式有關,這點我承認自己能力上有困難。但我還是想到:人就是這樣子軟弱,希望大家在每個禮拜到教會來,可以真正地獲得靈性上的滋潤。

有很多次,我在向大家提起兒童營和兒童主日學教育的重要性,若是我們能讓一個小朋友得到福音的信息而獲得拯救,我們也會因此而獲得上帝拯救的恩典。而小朋友每個禮拜日來教會的時間,主要不是在學語言,而是要學聖經的信息。語言應該是在家裡學的。教會要把握這僅有的一個多小時時間。

另外一點,若是我們開華語禮拜,能讓更多人來認識耶穌的救恩,就應該設法排除困難去做。換句話說,我們是用台語為主體的教會,但為了那些在台語聽力上有困難的兄姊,我們需要這方面的考慮。這也是我們在信仰上體貼那些軟弱者的一種見證方式。

就是因為這些緣故,我再次(因為幾年前已有過一次問卷)向禮典組同工提起,問他們意見。我並且將咱教會所有聚會時間表、使用的空間、教室等等,都列了出來,看看到底還有甚麼空間可以挪出來,有哪些時段可以開拓華語的禮拜。幾經討論後,我們的共同意見是:先設計問卷,提給小會看過。若是小會同意發給會友,等問卷回收之後,我們才來討論。

以上就是此次會發出整個問卷的背景。

問卷收回來後,我們也有統計過。其中有八位肯定地表示,他們會固定參加華語禮拜。另外還有三十七位表示他們會介紹親朋好友來參加華語禮拜,並且留下聯絡的姓名、電話。這些都在告訴我們:若是咱教會果真開設華語禮拜,應該有五十名左右的人數。對咱教會來說,這是一個嶄新的事工,是可以認真考慮的可行方案。

在長執會討論中,我有很清楚提醒大家,在一些教會曾發生過的問題。我也很清楚地表示,會說這些在其它教會因華語聚會而發生過的事件,是希望咱教會若果真開設華語禮拜後,可以避免這些不愉快,或是不該發生的事,因為咱台北東門是一間超族群,也是一間很有信仰根基的教會。

我非常感動的一件事,就是咱東門上一代的信仰前輩留給我們一個非常好的典範:沒有族群的問題。我們看到歐爸一家人,也看到張立人長老、黃烯明執事,以及現在的楊台鴻長老等,他們都是以華語為母語的長執,但他們都很謙卑地與我們一起敬拜上帝。我想很少人知道一件事,就是每當輪到楊台鴻長老司會,他都會請我為他製作錄音帶,好讓他及早用台語準備好司會的工作,而且和其他司會的同工一樣,約好時間來演練一次。每次我在為他製作錄音帶時,我都很感動,甚至有流過淚。因為他這樣的用心準備,讓我心中一直在想:他為了要讓禮拜順利進行,都這麼用心準備台語。若是我沒有更用功準備講道,那真是很說不過去的事,是對不起上帝,也對不起這樣認真的長老。

是否要開始華語禮拜?其實是還沒有定論,因為這當中還有許多是要考慮,聚會的時間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因此,此案目前還停留在長執會研議中。其中除了是時間問題外,還牽涉到地點、禮拜的形式等等,這些都需要好好想想。

我還是要請求大家一件事:讓我們把這件事放在祈禱中,懇求上帝賞賜給我們智慧,知道怎樣看這件事工。也懇求上帝賞賜給我們會體諒需要者的心,讓那些因語言的關係,而在聽道上有困難的兄姊也能有機會在咱教會參與學習認識上帝在耶穌裡的救恩,這點是非常重要的信仰功課。

——台北東門教會週報二○一○年十月十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