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約珥書這本經書

  約珥書是舊約十二小先知書中的一本經書。而先知約珥這個名字在舊約聖經時代是個很普遍的名字,但我們卻對先知的生平記事瞭解的相當少,僅這本經書開頭的第一句「比土珥的兒子」(一:1)之外,其它的事都不清楚。

  約珥,這名字的意思就是「上帝是耶和華」。很接近先知以利亞的名字「我的上帝是耶和華」的意思。

約珥書的中心信息

  在他傳出的信息中,有兩個主題是非常重要的;

  一是「上主的日子」(參考一:15、二:1—2、11、31、三:1)。在他的看法裡,這日子是審判,對以色列人民來說是個嚴酷的災難,這和先知阿摩司的看法是相同的。先知阿摩司是最早提出「上主的日子」這種終末審判的信息,且成為舊約聖經先知運動中的主要信息之一。原本以色列人民有種觀念,認為無論如何,在終末日子來臨時,上帝會拯救他們。但先知阿摩司則警告以色列人民,說他們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除非他們悔改,否則單在期盼這樣的日子來臨是只有增加災難帶來的痛苦而已。他說:

  「那日子一定要來,有人會用釣子把你們釣出去,正像魚被釣住了。你們會一個個被拖到最靠近的一個城牆缺口,被扔出城外。」(參考阿摩司書四:2—3)

  先知阿摩司甚至是嚴肅地警告以色列人民,說當「上主的日子」來臨時,就算要逃難也都會有困難。他說:

  「等候上主的日子來臨的人哪,你們慘啦!上主的日子對你們有甚麼好處呢?上主的日子對你們只是黑暗,不是光明。那日子來臨的時候,你們無處可逃,好比一個人剛躲過了獅子,又碰到了熊!又好比一個人回到了家裡,筋疲力盡,把手靠在牆上,又被牆上的蛇咬了一口!上主的日子將帶來黑暗,不是光明;那是倒霉的日子,沒有一點希望。」(阿摩司書五:18—20)


  先知阿摩司的這種「上主的日子」之觀念,也影響到先知約珥的信息。在他的信息中,也是一樣警告以色列人民,說「上主的日子快到了」(參考二:1),那是個「多麼可怕」的日子(參考二:11),他呼籲以色列人民「呼求上主之名」才有「得救」的希望(參考二:32)。因為那日子是「審判的日子」(參考三:14)。不過,在約珥的觀念中,那日子也是上帝要復興以色列人民的日子,上帝要使「猶大和耶路撒冷重新繁榮起來」(參考三:1)。這一點也是普遍存在於先知的運動中。

  二是悔改,且是要趕緊誠心悔改(參考一:13—14、二:12—13、15—17、 32)。比較特別的地方是約珥的信息中,強調悔改是透過祭典禮儀來表明(參考一:13—14、二:15—17)。因此,這也成為先知約珥信息的一個特色,就是他強調透過祭典禮儀來表明與上帝和好的關係。他認為這是使上帝喜悅的一種方式,他強調上帝是滿有恩典的上帝,祂必定會因為與祖先的約而「饒恕」以色列人民所犯一切的罪(參考二:13),這一點也是詩篇的詩人所一再歌頌的信息(參考詩篇八十六:15、一○三:8—9、一四五:8),也是先知約拿的告白(參考約拿書四:2)。但這種透過祭典禮儀來表示與上帝和好的觀點,卻是與先知阿摩司、彌迦的看法大相逕庭;在先知阿摩司的看法,認為上帝根本就不希罕以色列人民的祭祀敬拜;他說:  「不要到別是巴禮拜。不要到伯特利尋找我;伯特利要變為烏有。不要去吉甲;吉甲的人會流亡。」(參考阿摩司書五:5)

  「我討厭你們的節期,受不了你們的盛會!我不接受你們的燒化祭和素祭,也不希罕你們獻上肥牲畜作平安祭。我不喜歡你們那鬧哄哄的歌聲,也不愛聽你們彈奏的樂曲。」(參考阿摩司書五:21— 23)
  先知阿摩司甚至強調在曠野的時代,以色列人民根本就沒有獻上甚麼牲祭或供物(參考阿摩司書五:25),但上帝還是一樣帶領他們走過那段艱辛的路途。而在先知彌迦的信息中也是類似先知阿摩司一樣,認為想用獻祭來取悅上帝是錯誤的,因為上帝已經告訴以色列人民,祂所喜愛的乃是「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上帝同行這樣才是正確的信仰態度(參考彌迦書六:6—8)。

約珥書最大的特點──蝗蟲的比喻

  在第一章至第二章中,我們看到先知約珥以蝗蟲比喻著上帝將帶給以色列人民如是的懲罰──如蝗蟲過境般的,毀滅了以色列人民所有的作物。其實這樣的比喻已經相當明顯,蝗蟲過境的結果,所有農作物都損毀了,連帶而來的就是饑荒。用蝗蟲懲罰背叛、不順服的子民,不但用在強悍的埃及人身上,現在則是用在不聽從上帝旨意的以色列人民身上。而饑荒是先知耶利米所說的上帝三種懲罰方式之一(另兩種是戰爭、瘟疫,參考耶利米書十四:12、十五:2、十六:4、十八:21、廿一:7、9、廿四:10)。

  也有聖經學者認為「蝗蟲」只是一種寓意的說法,其實先知約珥是在預言有強大的敵人就像「蝗蟲」一樣來臨,這個強大敵人就像埃及、巴比倫等,因為在第二章20節特別提到「北方來的蝗隊」,北方指的就是巴比倫帝國。如果是這樣,敵人入侵所帶來嚴重的災害若是像蝗蟲那樣的嚴重的話,這又更接近先知耶利米所預言的懲罰包括了「戰爭」。而戰爭與瘟疫、饑荒往往是「三合一」的災難,因為有戰爭,就有死亡,若死亡特別嚴重到像先知耶利米所形容的「那喪失七個兒女的母親暈倒了」(參考耶利米書十五:9),是「屍體要像肥料堆在地上」成為「飛鳥走獸的食物」(耶利米書十六:4)時,那必定是戰事損傷慘重,屍體無法掩埋,自然會引起瘟疫、傳染病,田地沒有人耕種,或是田地被軍隊踐踏、廢耕等。

這本經書寫作的日期

  從第三章2節的這句「他們曾使以色列人分散國外,分裂了我的土地以色列」經文,可看出這必定是亡國之後的作品。再從第三章17節「耶路撒冷將成為聖城,外族人永不再征服它」,這句話明顯說明這都是屬於亡國之後的事。再者,這本經書沒有提起君王、先知等領袖人物,只提及祭司(參考二:17),且提及「希臘人」(參考三:6),顯然地,這都是屬於接近或已經是波斯帝國的時代了。因為在波斯帝國的時代,祭司的角色越發重要,原因是與耶路撒冷重建的異象有很重要的關係,特別是在返鄉的運動中,祭司幾乎是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這本經書很可能是在主前第五或第四世紀的作品。

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1. 信息的傳達者約珥:一:1。
2. 警告以色列人民:一:2—3。
3. 上帝的懲罰──蝗蟲的災害:一:4—二:11。
4. 呼籲以色列人民趕緊誠心悔改:二:12—17。
5. 上帝要重建復興並更新以色列的子民:二:18—27。
6. 上帝日子的來臨:二:28—三:21。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