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以弗所書這本書信

  使徒保羅在旅行傳道期間,以弗所是他居住最久的一個城市。他在這個城裡住了長達三年的時間(使徒行傳二十:31),且與該教會信徒的關係相當密切。當他決定要去耶路撒冷的時候,還特別派人請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到米利都跟他會面,以相當懇切的語氣對他們講了一段「臨別贈言」(使徒行傳二十:18—35),並且在講完後,跪下來和那些長老們一起祈禱,「大家都哭了,抱著他親吻,跟他道別。」(使徒行傳二十:36—37)可見使徒保羅在以弗所如何用心地傳福音。今天,傳道者與會友之間的關係即使再好,也不會這樣。如果以這種「親密關係」來看這封信,會感覺以弗所書這本書信並沒有表現出他和信徒之間的感情是如此密切,相反地,似乎是有點距離。因為以弗所書是用很嚴謹的語氣和語句在談教會的問題,尤其是「教會觀」方面的釐清。

  有不少學者認為以弗所書是一封「傳閱」的書信,不是專為以弗所教會所寫的,因為在一些古老的抄本中並沒有第一章1節所說的「給以弗所地方」這樣的句子。還有,這封信除了推基古這個人的名字外,並沒有提到其它信徒的名字,因此,很可能真的是一封屬於「傳閱」的書信,看傳給哪一個教會的信徒看,就填上那教會的名字或是信徒的名字。例如歌羅西書第四章16節就這樣寫著說:「你們宣讀了這封信以後,請轉交給老底嘉教會宣讀;同時,你們也要宣讀從老底嘉教會轉給你們的信。」這幫助我們瞭解:使徒保羅寫的書信在當時他所開拓設立的教會中,信徒們非常樂於「傳閱」。這就引發近代聖經學者喜歡提出討論的一個問題:以弗所書真的是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嗎?要探討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來思考。

以弗所教會

  是誰將福音傳到以弗所這個城市的?依據使徒行傳第十八章19節所說的:使徒保羅是第二次旅行傳道時來到以弗所。他曾在這裡和百基拉、亞居拉夫婦一起傳福音,然後離開,留下百基拉夫婦在以弗所,自己繼續旅行傳道。而在第十九章1節又記載他回到以弗所城,在這裡他遇到一些信徒,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這樣描述說:「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保羅旅行經過內陸地區,來到以弗所。在那裡,他遇見一些門徒。」(使徒行傳十九:1)由此可見,使徒保羅抵達以弗所城的時候,該城已經有基督徒了。這些人是誰傳福音給他們的?是使徒保羅和百基拉夫婦第一次傳福音給他們的嗎?不會,因為如果是他們所傳的,使徒保羅不會提出第十九章2節「你們信主的時候,有沒有領受聖靈?」這樣的問題,然後又為他們施行洗禮,使他們領受聖靈(十九:5—6)。因此,這些信徒很可能是當年耶路撒冷基督徒遭遇迫害時,四散各處而回到自己住所的基督徒。使徒保羅在這裡三年時間,不但強化了該地信徒的信仰內涵,且組織造就他們,成為一所有力的教會,並且成為其他教會學習的典範。

從書信的文體來看

  有不少學者認為在這封書信裡,有許多文字是使徒保羅從來沒有用過的,例如第一章23節:「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充滿宇宙萬物的那位基督所充滿的。」這裡的「身體」,以及第三章2節的「職務」,第三章3節的「奧秘」等詞字,雖然也同時出現在歌羅西書,但所詮釋的意義卻很不一樣,而歌羅西書卻被接受為使徒保羅的作品。再者,以弗所書最特別的地方,是用冗長、複雜的句子,例如第一章3至12節,在希臘文原本是一句話,也可以說是聖經經文中最長的一句。這種寫法和使徒保羅以往的書信中所用簡潔、有力的句子很不一樣。又如第三章4節:「你們讀了就會知道我對基督的奧秘所領悟的是甚麼。」這絕不會是使徒保羅的筆法。因為使徒保羅向來是清楚交代信仰內容,不會寫下類似這種曖昧不明的句子。比較受質疑的是,將以弗所書和歌羅西書相比,就會發現以弗所書中有一半以上的經文可以在歌羅西書找到,句型完全相同者更達四十處之多,而編輯的次序也相同。因此,有人懷疑是否某位使徒保羅的學生,抄襲歌羅西書,然後冠上使徒保羅的名字,寄給以弗所教會。

  再者,第二章11節「你們生為外邦人的,要記得過去的情況:你們被那些自稱受過割禮的人──就是那些在自己身體上動過刀的猶太人──稱你們為沒有受過割禮的。」這句話可明顯看出收信的是外邦人基督徒,可是在以弗所教會還有猶太人信徒(使徒行傳二十:21)。因此,如果這信是寫給全體教會信徒的,對猶太人基督徒來說,很不公平。

  因此,我們比較確信這封信並不是針對以弗所教會所寫的特別書信,而是屬於「傳閱」的書信之一。也許確實是出自使徒保羅的意思,但由別人代筆,而用使徒保羅的名字發出。

這封書信的中心信息

  如果要用簡單的一句話來說明這本書信的中心信息,我想最好的一句話就是:「教會的元首是耶穌基督,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請參考一:22—23)使徒保羅之所以有這樣的觀點,是因為他寫這封書信時,人正被囚在羅馬監獄中,而這封書信也可能是他所寫的書信中最後的一封。當他聽到以弗所教會的信徒在信仰上有很好的見證,就在書信中稱讚他們,並且一再肯定他們的信仰見證。他告訴他們,無論是誰,在教會裡,等於是在耶穌基督裡一樣,都是一體,是合而為一的教會,因為大家都結連在耶穌基督的主體上。合一的教會是沒有種族分別的,所有信徒都有一個共同的盼望,認定同一位的主,接受同樣的洗禮,也屬於同一位上帝(四:4—5)。他說:

  「這樣看來,你們外邦人不再是外人或陌生人;你們是上帝子民的同胞,是上帝一家的人。跟猶太人一樣,你們也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基礎上,而基督耶穌自己是這家的基石。倚靠他,整座建築得以互相連接,逐漸擴大成為聖殿獻給上主。倚靠他,你們也同被建造,成為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地方。」(二:19—22)

  我們可以瞭解使徒保羅的用心,他最掛心的是教會裡發生分裂的事,不論是由於派系(如哥林多教會),或是為了權威、傳承(如加拉太教會有人「傳另一種福音」),或是因為族群的問題(如耶路撒冷的教會)等,導致信徒彼此不和。因此,他藉這封書信,鼓勵信徒們要建立在耶穌基督這基礎上,就像一間房屋有共同的基石,大家都是房子的一部份,不分彼此。這一點是最重要的。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使徒保羅有這樣深切的期盼:「教會」,是上帝拯救世人的榮耀記號,因為她代表著基督耶穌。因此,基督徒應該活出新生命的喜悅和力量,否則無法見證出信仰的意義。他說:

  「我現在奉主的名鄭重地勸告你們:不要再過著像外邦人那樣的生活。他們的思想虛妄,心地黑暗,跟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因為他們全然無知,剛愎自用。他們喪盡了羞恥之心,縱情恣慾,無拘束地做各種敗德的事。但是,你們從基督所學的卻不是這樣!你們無疑聽見過他的事,作了他的門徒,學到在耶穌裏才有的真理。那麼,你們要脫下那一向使你們生活在腐敗中的「舊我」;那舊我是由於私慾的誘惑而腐化了的。你們的心思意念要更新,要穿上「新我」;這新我是照著上帝的形像造的,表現在真理所產生的正義和聖潔上。」(四:17—24)

  這很清楚地說出一個基督徒應該有新生命,而新生命裡有更高的道德標準和要求,為的是要對抗這個誘惑人墮落的黑暗世代。在他的想法中,基督徒就像一個穿著全副武裝的軍人一樣,隨時準備要出征去打仗。有新生命的人就是這個樣式,他不是閒著無事,也不是整天悠閒四處遊蕩,而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像戰士一樣隨時等待出征的號召令響,立即開赴戰場。換句話說,基督徒的生命是活潑、有力的,因為他的生命已經被上帝的靈所充滿。

可分成下列段落

1. 在耶穌基督裡:一:1—14。
2. 基督是教會的元首,基督徒應與他在他的裡面合而為一:一:15—二:22。
3. 合一的教會應有的信仰準則:三:1—四:16。
4. 基督徒要活出新的生命:四:17—六:9。
5. 準備作戰的信仰武士:六:10—24。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