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西番雅書這本經書

  從第一章1節記載的詳細家世背景,可看出先知西番雅在猶大社會的地位不輕,很可能有王族的後裔關係,因為在這一節的最後提到他是「希西家王的玄孫」,他恐怕也是先知中唯一具有王族關係的先知。也可能是因為有王族背景,他可能就是居住在首都耶路撒冷的時間較多,且對該城的地理相當熟悉,例如他會提到耶路撒冷的「魚門」(一:10),在第一章11節原本有「瑪革提施」這地的名字,在現代中文譯本是用「下城」。「瑪革提施」,這是位於耶路撒冷城內的一個「外商地區」,專門提供給外來貿易的商人居住的特區。也從他具有王室族裔的身份,他應該比其他的先知更有足夠的「特權」,可隨意進入王室內部去傳達上帝的信息,而這可以從他傳講的信息中看得出端倪(參考三:1—5)。

  也是從第一章1節的資料,我們看到先知西番雅是在約西亞作猶大王的時代出來傳遞上帝的信息,而約西亞是在主前六四一年至六○九年任猶大王,這樣,我們可以清楚知道:包括西番雅在內,先知耶利米、那鴻、哈巴谷等人都是同時代的先知。而使我們感到納悶的是:當猶大王國有這樣多的先知,卻無法挽回它滅亡的命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莫非真的是人心已經墮落到無可挽回的地步了?也許吧,因為人心的墮落相當厲害,才會導致先知的話一再被疏忽。就像先知耶利米所說的:

  「你們說上主在巴比倫為你們興起了先知。關於大衛王朝的君王和那些留在這城裡、沒有跟你們一起被擄的同胞,上主──萬軍的統帥這樣說:『我要使他們遭遇戰爭、饑荒,和瘟疫。我要使他們像爛得不能吃的無花果。我要用戰爭、饑荒,和瘟疫消滅他們。無論我放逐他們到哪裏去,世界各國的人都要以他們為詛咒、驚駭、唾棄、辱罵的對象。因為他們不聽從我的話。我一再地差派我的僕人──先知們向他們傳話,他們總是不聽。所以,我從耶路撒冷放逐到巴比倫的俘虜們哪,你們要留心聽我──上主的話。』」(耶利米書廿九:15—20)

  從這段經文可以看到:上帝確實是派了許多先知去傳達信息,但猶大的以色列人民卻是拒絕聽從。難怪在同一時代出現這幾位先知,結果仍舊無法挽回國勢一再持續頹廢的猶大,終於導致滅亡的命運。

這本經書的信息

  先知西番雅最主要的信息之一,就是提起「上帝的日子」,也就是審判的時刻。要注意的是:這審判不僅是對外國人,也是對以色列人民。他用的是「在那一天」、「上主的大日子」、「時候快到」等類似的句子(一:9、10、14、18、二:3、三:16、19、20)。他說這「日子」的來臨,也可說是上帝「忿怒」的時刻(一:15、18、二:3),但也可能是上帝憐憫的日子,可使以色列人民得到「逃脫懲罰」的機會(二:3),因此,他呼籲以色列人民要趕緊把握機會悔改(二:1—2)。

  再者,先知西番雅這本經書的另一個主題是:上帝最不能容忍的事,乃是人的驕傲,對這樣的人,上帝絕不寬待(一:12、二:8—10、15、三:2、11)。驕傲的人也包括了以色列人民在內。驕傲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欺負貧困、欺壓卑微的人民,這樣的景況在先知西番雅的書中描述得非常清楚。換句話說,就是因為心中沒有上帝,人才會如此囂張地犯罪,將維持社會公義的準則踐踏殆盡。

  與先知耶利米等先知的觀點相同的是,他譴責當時的以色列人民之所以會離棄上帝教訓,主要原因就是拜偶像,心中已經失去了與他們立約的上帝的信仰(一:4—6、8)。

  除了譴責當時以色列人民離棄上帝去拜偶像之外,他也像其他先知一樣說到將來的盼望──上帝的拯救(三:14—20)。

可分成下列幾個段落

1. 第一章1節:介紹先知西番雅的背景。
2. 第一章2至18節:上帝審判的日子。
3. 第二章1至3節:呼籲以色列人民要悔改、認罪。
4. 第二章4至15節、第三章6至8節:上帝要審判列國。
5. 第三章1至5節:上帝審判耶路撒冷。
6. 第三章9至20節:上帝救贖的恩典。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