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阿摩司書這本經書

阿摩司的時代背景

  阿摩司書一開始就提供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歷史背景:「在烏西雅作猶大王,約華施的兒子耶羅波安二世作以色列王期間,大地震前兩年。」(一:1)簡單的一段句子,除了「大地震前兩年」沒有詳確的資料可尋外,南、北二國王朝的時代是相當清楚的。

  烏西雅作南國猶大的王,這是在主前七九二至七四○年之間。耶羅波安二世統治北國以色列是主前七九三至七五三年。而先知阿摩司則是大約在主前七六○至七五○年間受到呼召出來傳達上帝的信息。他雖然是南國猶大的提哥亞人,「是個牧羊人,也是看管桑樹的農夫」(七:14),卻被上帝呼召去向北國以色列傳上帝的信息,是個典型非專業的先知。

  耶羅波安二世可說是北國建國以來最有成就的王,在他執政之下,北國以色列國勢的興盛可說是空前。論經濟,呈現出來的是一片繁榮的景象;論軍事,他收復了許多祖先失去的版圖(參考列王紀下十四:25、28)。也可從這裡想像得到:一個國王能夠在經濟、軍事上有成就,必須有相當靈活的政治手段配合。

以上帝的話為標準看社會

  但當大家都在稱讚北國開國以來最賢明、有能力的君王耶羅波安二世時,先知阿摩司卻對他統治之下的北國以色列提出這樣的結語:

  上主以色列的上帝發誓說:「我絕不會忘記以色列人敗壞的行為。我要使地震動,人人都要遭遇苦難。大地都要震動,像尼羅河的潮水漲落。到那一天,我要使太陽在中午下山,白晝變為黑暗。這是我──至高的上主說的。我要使你們的佳節變為葬禮,歡樂的歌聲變為悲傷的哀號。我要使你們剃光頭,披粗麻。你們要傷心得像死了獨子。那將是終日悲痛的一天。」(阿摩司書八:7—10)

  為甚麼會這樣?怎麼會跟耶羅波安二世在經濟、軍事、政治上的成就有這麼大的差距?這就是先知文獻中最寶貴的地方。因為先知不是從經濟、政治、軍事的強弱看一個國家、民族的未來,而是從信仰的角度在衡量這個民族、社會、國家是否遵行上帝的話。如果沒有遵行上帝的話,這樣的國家、民族即使相當興旺,也將會受到上帝嚴厲的懲罰,且懲罰結果是相當嚴重的。我們從先知阿摩司在第二章6至8節、第三章10節、第四章1節、第五章10至13節、第六章4至6節、第八章4至6節等經文看到他所譴責耶羅波安二世統治下的北國以色列社會,就可明白為甚麼列王紀的作者會說耶羅波安二世「做了上主看為邪惡的事」。也是從這些經文我們可以明白北國以色列雖然在經濟上非常富裕,但人民貪婪的情形幾乎遠勝過以前的任何世代。特別是有錢、有地位的人,不但沒有存憐憫的心對待自己貧困的同胞,還用更嚴苛的手段欺負、壓榨他們。一個社會如果富足到連上帝的話都拒絕、要拋棄,那才是真正的危險訊號。而最不可原諒恐怕就是連祭司都會想辦法要阻止先知傳上帝的信息(參考阿摩司書七:10—13),這也就是為甚麼後來先知阿摩司傳出上帝的信息說:

  「時候已經到了,我要使以色列遍地饑荒。他們飢餓,並不是沒有餅吃;他們乾渴,並不是沒有水喝。他們飢渴是因為聽不到上主的話。這是我—至高的上主說的。從南到北,從東到西,他們要到處尋找上主的信息,可是都找不到。」(八:11—12)

  在他的看法裡,沒有上帝的賜福,所有的這些在人看來最為重要的經濟成就、軍事武力的堅強、政治勢力的擴張等等都將成為泡沫,很快就會化為烏有。從這裡我們可以了解到整本聖經在見證的一個重要信息:「人的生存不僅是靠食物,而是靠上主所說的每一句話。」(申命記八:3b)

這本經書的特色

  先知阿摩司雖然是被列為「十二小先知」中的一位,但他的信息卻是非常獨特。例如:

  一、他是首先提出「上主日子」的先知,並且告知以色列人民期盼這日子來臨是等於期盼災難降臨一樣。除非是悔改,否則無論到哪裡去,都躲不開上帝在「那日子」來臨時,對以色列人民的懲罰。

  以往以色列人民在期盼的「上主的日子」,是個榮耀、得勝的日子。傳統上他們認為「那日子來臨」時,就是萬國萬民都將歸順到以色列的管理之下。但是,先知阿摩司卻警告他們說,期盼這樣的日子的來臨,會遇到的災難就像人被魚釣住一樣的痛苦、死亡(四:2)。他甚至很嚴厲地警告,等候上帝的日子來臨,只有災難沒有祝福,甚至連想要躲避災難的來臨也不可得。他是把傳統期盼的「上主日子」解釋成災難來臨的時刻。原因是人不應該一面作惡,一面還在期待更
多的賜福,這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事。

  二、在他的信息中相當突出的一點,就是信仰必須與社會生活緊密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一個人是否見證得出他的心中有上帝,就看他怎樣過社會倫理道德的生活,如果在倫理道德生活上墮落,等於是在藐視上帝的尊嚴一樣。他用很強悍的語調批判那些在社會道德生活上墮落的人,認為那是麻木心靈的生活態度。

  因此,在他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他相當強調:富人和有權勢的人必須負起社會責任去照顧弱小、軟弱無力的人。在他的信息中一再譴責那些為富不仁或大權在握的高官。他們因為欺詐、收賄賂所累積起來的財富,不但對整個國家的存在沒有幫助,反而是帶來整個國家、社會敗壞的主要因素。

  三、也是先知阿摩司信息中最為特別的地方,就是他指出當時的以色列人民並沒真實的信仰,充滿虛偽,想以美妙的讚美歌聲、豐富的獻祭來掩飾他們在社會行為上的罪惡,但上帝對他們這樣的宗教禮儀是不屑一顧,甚至是厭惡。他說:

  「我討厭你們的節期,受不了你們的盛會!我不接受你們的燒化祭和素祭,也不希罕你們獻上肥牲畜作平安祭。我不喜歡你們那鬧哄哄的歌聲,也不愛聽你們彈奏的樂曲。其實,你們應該像江水滾滾湧流,不屈不撓地伸張正義!向溪水川流不息,始終不懈地主持公道!」(五:21—24)

  這段話可以說是阿摩司書最重要的一段經文,也是此書的中心信息。他相當強調「潔淨的宗教心」是遠比任何繁文縟節的宗教禮儀更重要。

  四、先知阿摩司也是最先提出:耶和華上帝不僅僅是以色列人民的上帝,也是所有族群的上帝,祂管理地上萬族萬民,祂深知人所犯的一切罪惡。在本書的開頭,先知阿摩司就先對以色列四圍的民族、國家提出上帝審判的信息,所述說的方式都和對以色列人民所提出的控訴一樣,例如:

  「大馬士革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一:3)
  「迦薩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一:6)
  「泰爾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一:9)
  「以東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一:11)
  「亞捫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一:13)
  「摩押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二:1)
  「猶大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二:4)
  「以色列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處罰他們。」(二:6)

  緊接著這個思想發展出來的,就是上帝乃是個無所不在的上帝。這一點在先知文獻中表現得相當清楚,而先知阿摩司則是將此種信息傳達得最具體;他說不論以色列人民躲到哪兒去,上帝都會把他們一個個不漏地找出來,跟他們算帳。即使是上高山,或下到海底、陰間去,都逃不出上帝的掌握(九:1—4)。這說明了以色列人民和其他族群之間並沒有甚麼特別,不會因為是選民,與上帝立有「生命之約」,就比較特別。相反的,因為是選民的緣故,他們應該表現得更好才對。可惜他們沒有這樣做,反而因為選民的記號,上帝這樣說:「在全世界那麼多國家中,我選上了你們,你們還犯了那麼多的罪;正因為這緣故,我一定要懲罰。」(三:2,比較和合本的譯文:「在地上萬族中,我只認識你們;因此,我必追討你們的一切罪孽。」)

  我們可以說先知阿摩司是第一位將宗教信仰和民族主義的優越感分開,談論國家大事的先知。在他的信息中讓我們學習認識:上帝關心所有的民族,不是只有祝福以色列民族而已。


此書可分成下列段落

1. 受呼召及對以色列鄰國的信息:第一章一節至二章五節。
2. 上帝對以色列的審判:第二章六節至五章十七節。
3. 預言災難將會臨到以色列:第五章十八節至六章十四節。
4. 先知阿摩司看到的異象:第七章一節至九章十五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