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聖經、查經與教會事工的關係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二日下午二點,我就任台北東門教會第五任牧師。我的就任詞如下(台語):

  「我深深相信教會是起造在聖經──上帝的話的基礎頂面。

  因為按呢,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宣揚聖經上帝的話。它存在的使命是欲逐時逐刻不斷傳出聖經上帝的話的信息。

  我獻身的使命,就是欲傳揚聖經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二日下午二點,我就任台北東門教會第五任牧師。我的就任詞如下(台語):

  「我深深相信教會是起造在聖經──上帝的話的基礎頂面。

  因為按呢,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宣揚聖經上帝的話。它存在的使命是欲逐時逐刻不斷傳出聖經上帝的話的信息。

  我獻身的使命,就是欲傳揚聖經上帝的話。無論在甚麼情況的下面,我攏欲堅持這個獻身的心志,永遠沒改變。

  我有一個異象,就是欲帶此間教會所有的會友明白聖經上帝的話,使此間教會因為聖經上帝的話,成做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的光燈。

  我有一個眠夢,希望有一日,咱台北東門教會成做台北市所有基督教會推廣研讀聖經上帝的話的中心。不論時代怎樣演變、社會怎樣變遷,我攏欲向此個異象與眠夢,勇敢進前,沒退後。

  我有一個期待,期待咱台北東門教會全體會友,當我在吹笛的時,恁會出聲合唱。當我在打鼓的時,恁會歡喜起來跳舞。互咱做夥來出聲,唱出天國的信息;互咱做夥起來跳舞,跳出天國婿(Sui)的遠景在咱居起的社會。

  如果這是榮耀的一刻,願咱將此個榮耀歸互疼咱的上帝。
  設使今仔日的就任帶來喜樂,我願將此個喜樂分互大家。
  阿們。」


  就任後不久,也就是在同年的七月初一(禮拜三)上午九點半,我開始帶一班白天的查經班,以及七月初三(禮拜五)晚上七點半的另一個查經班。如今我已經帶四個查經班,包括在台北東門的這兩個查經班,以及兩班在個人家庭的查經班,其中有一班平均出席人數約有十五至十八名,另一個班剛開始,平均有十二名左右。

  「有人要我帶他們讀聖經,我就會醉落去!」長久以來我一直是這樣的態度回應兄姊們對我推動讀聖經的看法。
  記得一九九六年九月,嘉義西門教會有一位姊妹跟我說:「牧師,晚上的查經班我不能參加,因為先生跟孩子都在家,可是我很喜歡參加查經班讀聖經。不曉得有甚麼辦法可以幫助我們?我想可能還會有其他姊妹也有同樣的問題,因為晚上確實對我們當家庭主婦的,實在很不方便。」我聽了之後馬上跟她說:「你只要找到五個人,我就開一個早上班。」一個禮拜後,這位姊妹跟我說:「牧師,我已經找到五個姊妹了。」我依諾言在每個禮拜五早上九點為這五位姊妹開查經班。而教會固定的查經班是在禮拜五晚上。這幾位姊妹後來繼續找朋友來參加,結果最有意思的乃是她們去找來的朋友多數是非基督徒,且她們都很認真、喜歡我帶她們查經。

  她們當中有專科學校的教授、高中老師、校長,和好幾位家庭主婦,尤其是她們大多還年輕,孩子上國中、小。禮拜五早上送孩子上學後,她們就來教會參加查經班。這些在學校教書的老師告訴我說:「我們要求學校禮拜五早上不要排課,因為要來參加查經班。」我聽了真感動,也因此我更用心準備查經班的資料。查經班從早上九點開始上課,但是往往是到十一點了還不停止,因為她們有問不完的問題,她們有許多信仰上的問題跟著研讀聖經想要了解。

  經過一段時間後,這些姊妹中有的人禮拜天也偶爾會來教會參加聚會,有的介紹我跟她們的家人認識。就這樣,在嘉義西門教會開了兩個查經班。同那時候,在台北也有二十個朋友跟我一起研讀聖經;他們是每天依我提供給他們的讀經表讀聖經,然後將心得寫下來傳真給我。我是每兩個禮拜將他們所寫來的心得整理出來,然後發出一份「讀聖經寫心得通訊」。每天我都是忙著在準備查經的資料,也忙著整理這些在台北讀聖經朋友寫來的心得。這樣的生活一直到一九九八年二月中旬才結束。

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經驗

  這使我想起一九九三年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經驗。

  一九九三年十月初四我從維也納飛抵溫哥華,主要是去協助該地的台灣人長老教會。記得剛去的時候,他們告訴我說:「牧師,請你帶我們查經。」我告訴他們說:「別的我不會,帶你們讀聖經我應該可以。」就這樣,每個禮拜三晚上我們在教會一起查經。我帶他們查考福音書中耶穌基督所講的天國比喻。

  第一次查經班後的禮拜天,聚會完後大家聚集在交誼廳交談時,有一位姊妹告訴我說:「牧師,我們晚上不能參加查經班,可是我們也要讀聖經。」我告訴這位姊妹說:「好啊,你去找,只要找到五個人我們就可以開始。」這位姊妹用她家餐廳當聚會的場所,她很有號召力,一叫就有十二位參加。時間是在禮拜五早上十點。每個禮拜參加查經班的人數平均有十二個。

  經過兩個禮拜,又有青年說他們也要查經。我又在禮拜天下午一點在教會主日學教室開一班青少年班的。在兩點之前必須結束,然後大家一起參加主日禮拜。有幾位父母也跟孩子一起參加。當時該教會每個禮拜日平均總共才七十六個人參加主日禮拜,但是將這三個查經班的人數總共加起來就有五十五個。透過查經、研讀聖經,這間教會日漸強壯起來,教勢穩定。目前可以說是在加拿大台灣人教會中最具楷模的教會。

我是這樣帶查經

  目前參加台北東門教會查經班的人數很多,禮拜三上午九點半的班,已經超過一百個人,禮拜五晚上也有七十名。很多人想知道我怎樣帶查經,其實,並沒有甚麼秘訣,我也不是甚麼聖經學者。但我知道用心準備教材是非常重要的要件。

  通常我都是在開始的前二十分鐘帶領大家唱詩歌,我選幾首自己很熟的詩歌,每次唱兩、三首。在唱的時候,我都會講些與歷史事件、時事有關的故事。為了要講這些,我必須很注意社會發生的特別事件,也要蒐集一些故事資料。有時,我也會介紹我看過後覺得很不錯的好書給大家。

  我的經驗中,帶查經最好的方法就是選一卷經書,逐節逐章地講解。我也發覺這樣的方式對我來說受益最大,因為這也幫助我對該本經書有很深刻的了解。也可以幫助信徒明白該卷經書整個輪廓。在我的經驗中,這樣的方式比任何其它查經方式感覺上都來得好,效果佳。因為經常有前後文的關係,且雖然是查考某一卷經書,卻往往因為查考時,必須引用到其它本經書,因此,大家都知道查經班必須攜帶新舊約全書

  不只是講解經文內容,也必須注意有哪些故事題材可以引用切入,這樣才不讓參加的人感覺枯燥無味。因此,平時蒐集相關資料是準備查經教材非常重要的功課。但必須注意的是:帶查經,不能停留在處理經文,必須在查考一段經文之後,給予時代的信息,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很容易使查經變成了作學問,而不是明白聖經的信息。這也就是為甚麼有許多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常問我,能不能將查經班得到的信息回到教會主領禮拜時用,我當然都會說儘管用。因為對他們有幫助,也可以幫助別人。這也就是我在前面所說的:聖經上帝的話,對每一個時代的人在說話。意義就是在這裡。

評估一間教會的基礎

  「基督教會是建立在聖經上帝話語的基礎上。」這是長老教會創始者約翰‧加爾文為教會所下的定義。確實是這樣,教會如果失去聖經上帝的話語,很快就會變成一般社團。也許表面上看起來是很活潑、熱鬧,但是,變質則是遲早的事。我看到有越來越多的教會喜歡用「敬拜讚美」來帶動教會,說這樣比較有活力。也有的教會喜歡開佈道會,或是甚麼靈恩醫治的「特會」,使教會突然間增添了許多人。這些都是好現象。但是,我還是喜歡說:如果沒有聖經的基礎,即使是人再多,事工滿滿,也是枉然!因為,上帝的話才是永遠的。

  在台灣這個靈性相當缺乏的社會環境中,教會要穩定成長就必須有堅強的上帝話語做基礎中心,否則是很困難達成的。我當然知道帶查經是很辛苦的事工,比起準備講道要費神得多;因為主日講道是「單向」的,講三、四十分鐘的道(有的牧師講的更短),講完了大家就回去,很少信徒會再去想傳道者所講的內容,是否真的就是聖經所要傳達的信息。也甚少信徒在注意傳道者所傳講的信息,是否與當今社會景況脫節了。因此,大多數的信徒參加禮拜後就回去了,聽過後就結束了。傳道者因為缺少「挑戰」,剛畢業的時候,準備講道還會認真些,越來就越懶散了。不是他不認真,而是缺少「壓力」所致。但是帶查經班可不是這樣,因為查經班是雙向的。有時查考經文還得逐字、逐句地進行。且有問題可以馬上問,甚至還可以跟參加的兄姊討論、甚至是辯論。傳道者為了怕常常被問倒,就必須對查考的經文有所準備,且是細心地準備。否則一次被問傻了,不打緊。每次都被問到結舌(除非惡意),那將是很難堪的事。沒有一個傳道者希望自己就是這樣狼狽的樣子。因此,查經班才是真正在考驗一個傳道者的場所,同時也是奠立一間教會信仰的最重要課程。

  無論這個時代如何變遷,我們的社會怎樣地轉換,我仍舊深信:唯獨聖經上帝的話才能帶領我們走過最艱辛的旅途。也唯有聖經上帝的話才能讓我們在這動亂不安的世代中,穩定不動搖。我喜歡詩人的話這樣說:「你(指上帝)的話是導引我的燈,是我人生路上的光。」(詩篇一一九:105)我們豈不是常常說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很黑暗嗎?那為甚麼不研讀聖經呢?這也就是我為甚麼一再堅持的理念:評估一間教會的品質,是從該教會是否有開查經班看起。我不會去看該教會禮拜多少人,或是奉獻多少,或是參觀該教會硬體設施多麼美好、完整,我最先想知道的,是該教會的傳道者有沒有帶信徒查經,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推動信徒每日讀聖經

  除了開查經班,也應該盡力推動信徒讀聖經,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門信仰功課。從一九九九年元月初一開始,我帶領台北東門教會預定以三年的時間讀完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後來因為大家認真讀,且有不少兄姊反應可以將速度放快些。於是在第二年(二○○○)的下半年就將每天讀的經文範圍拉大了一些,今年又稍微加快一點,使得原本預計在今年(二○○一)年底才會結束一遍的速度,提早在五月卅一日完成。然後緊接著將從今年的七月初一開始讀第二遍,預定用三年的時間讀完。只所以放慢了每日讀經的進度,是因為大多數的會友建議不用快,因為需要思考經文的內容,雖然已經讀過了一次,第二次希望用更多的時間思考。這樣的建議真讓我聽了之後深受感動,因為這表示大家不是只在應付每日讀聖經的靈修功課,而是確實在思考聖經的話語之意。

  剛開始推出每日讀聖經運動之時,很擔心大家因為有些經文看不懂而不想繼續讀下去,因此,每個禮拜的週報上我寫「聖經導讀」,為的是希望提供簡單的聖經背景和比較特殊的經文之含意,或許這樣可以幫助大家明白聖經,進而不會有讀到半途而廢的情景。這套「聖經導讀」就是在這樣的動機下寫出來的。真感謝台北東門教會兄姊的用心讀聖經,我才會受到感動、激勵,排除一切困難將「聖經導讀」整套寫完,真感謝上帝的幫助、扶持。上帝的話。無論在甚麼情況的下面,我攏欲堅持這個獻身的心志,永遠沒改變。

  我有一個異象,就是欲帶此間教會所有的會友明白聖經上帝的話,使此間教會因為聖經上帝的話,成做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的光燈。

  我有一個眠夢,希望有一日,咱台北東門教會成做台北市所有基督教會推廣研讀聖經上帝的話的中心。不論時代怎樣演變、社會怎樣變遷,我攏欲向此個異象與眠夢,勇敢進前,沒退後。

  我有一個期待,期待咱台北東門教會全體會友,當我在吹笛的時,恁會出聲合唱。當我在打鼓的時,恁會歡喜起來跳舞。互咱做夥來出聲,唱出天國的信息;互咱做夥起來跳舞,跳出天國婿(Sui)的遠景在咱居起的社會。

  如果這是榮耀的一刻,願咱將此個榮耀歸互疼咱的上帝。
  設使今仔日的就任帶來喜樂,我願將此個喜樂分互大家。
  阿們。」

  就任後不久,也就是在同年的七月初一(禮拜三)上午九點半,我開始帶一班白天的查經班,以及七月初三(禮拜五)晚上七點半的另一個查經班。如今我已經帶四個查經班,包括在台北東門的這兩個查經班,以及兩班在個人家庭的查經班,其中有一班平均出席人數約有十五至十八名,另一個班剛開始,平均有十二名左右。

  「有人要我帶他們讀聖經,我就會醉落去!」長久以來我一直是這樣的態度回應兄姊們對我推動讀聖經的看法。
  記得一九九六年九月,嘉義西門教會有一位姊妹跟我說:「牧師,晚上的查經班我不能參加,因為先生跟孩子都在家,可是我很喜歡參加查經班讀聖經。不曉得有甚麼辦法可以幫助我們?我想可能還會有其他姊妹也有同樣的問題,因為晚上確實對我們當家庭主婦的,實在很不方便。」我聽了之後馬上跟她說:「你只要找到五個人,我就開一個早上班。」一個禮拜後,這位姊妹跟我說:「牧師,我已經找到五個姊妹了。」我依諾言在每個禮拜五早上九點為這五位姊妹開查經班。而教會固定的查經班是在禮拜五晚上。這幾位姊妹後來繼續找朋友來參加,結果最有意思的乃是她們去找來的朋友多數是非基督徒,且她們都很認真、喜歡我帶她們查經。

  她們當中有專科學校的教授、高中老師、校長,和好幾位家庭主婦,尤其是她們大多還年輕,孩子上國中、小。禮拜五早上送孩子上學後,她們就來教會參加查經班。這些在學校教書的老師告訴我說:「我們要求學校禮拜五早上不要排課,因為要來參加查經班。」我聽了真感動,也因此我更用心準備查經班的資料。查經班從早上九點開始上課,但是往往是到十一點了還不停止,因為她們有問不完的問題,她們有許多信仰上的問題跟著研讀聖經想要了解。

  經過一段時間後,這些姊妹中有的人禮拜天也偶爾會來教會參加聚會,有的介紹我跟她們的家人認識。就這樣,在嘉義西門教會開了兩個查經班。同那時候,在台北也有二十個朋友跟我一起研讀聖經;他們是每天依我提供給他們的讀經表讀聖經,然後將心得寫下來傳真給我。我是每兩個禮拜將他們所寫來的心得整理出來,然後發出一份「讀聖經寫心得通訊」。每天我都是忙著在準備查經的資料,也忙著整理這些在台北讀聖經朋友寫來的心得。這樣的生活一直到一九九八年二月中旬才結束。

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經驗

  這使我想起一九九三年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經驗。

  一九九三年十月初四我從維也納飛抵溫哥華,主要是去協助該地的台灣人長老教會。記得剛去的時候,他們告訴我說:「牧師,請你帶我們查經。」我告訴他們說:「別的我不會,帶你們讀聖經我應該可以。」就這樣,每個禮拜三晚上我們在教會一起查經。我帶他們查考福音書中耶穌基督所講的天國比喻。

  第一次查經班後的禮拜天,聚會完後大家聚集在交誼廳交談時,有一位姊妹告訴我說:「牧師,我們晚上不能參加查經班,可是我們也要讀聖經。」我告訴這位姊妹說:「好啊,你去找,只要找到五個人我們就可以開始。」這位姊妹用她家餐廳當聚會的場所,她很有號召力,一叫就有十二位參加。時間是在禮拜五早上十點。每個禮拜參加查經班的人數平均有十二個。

  經過兩個禮拜,又有青年說他們也要查經。我又在禮拜天下午一點在教會主日學教室開一班青少年班的。在兩點之前必須結束,然後大家一起參加主日禮拜。有幾位父母也跟孩子一起參加。當時該教會每個禮拜日平均總共才七十六個人參加主日禮拜,但是將這三個查經班的人數總共加起來就有五十五個。透過查經、研讀聖經,這間教會日漸強壯起來,教勢穩定。目前可以說是在加拿大台灣人教會中最具楷模的教會。

我是這樣帶查經

  目前參加台北東門教會查經班的人數很多,禮拜三上午九點半的班,已經超過一百個人,禮拜五晚上也有七十名。很多人想知道我怎樣帶查經,其實,並沒有甚麼秘訣,我也不是甚麼聖經學者。但我知道用心準備教材是非常重要的要件。

  通常我都是在開始的前二十分鐘帶領大家唱詩歌,我選幾首自己很熟的詩歌,每次唱兩、三首。在唱的時候,我都會講些與歷史事件、時事有關的故事。為了要講這些,我必須很注意社會發生的特別事件,也要蒐集一些故事資料。有時,我也會介紹我看過後覺得很不錯的好書給大家。

  我的經驗中,帶查經最好的方法就是選一卷經書,逐節逐章地講解。我也發覺這樣的方式對我來說受益最大,因為這也幫助我對該本經書有很深刻的了解。也可以幫助信徒明白該卷經書整個輪廓。在我的經驗中,這樣的方式比任何其它查經方式感覺上都來得好,效果佳。因為經常有前後文的關係,且雖然是查考某一卷經書,卻往往因為查考時,必須引用到其它本經書,因此,大家都知道查經班必須攜帶新舊約全書

  不只是講解經文內容,也必須注意有哪些故事題材可以引用切入,這樣才不讓參加的人感覺枯燥無味。因此,平時蒐集相關資料是準備查經教材非常重要的功課。但必須注意的是:帶查經,不能停留在處理經文,必須在查考一段經文之後,給予時代的信息,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很容易使查經變成了作學問,而不是明白聖經的信息。這也就是為甚麼有許多來參加查經班的兄姊常問我,能不能將查經班得到的信息回到教會主領禮拜時用,我當然都會說儘管用。因為對他們有幫助,也可以幫助別人。這也就是我在前面所說的:聖經上帝的話,對每一個時代的人在說話。意義就是在這裡。

評估一間教會的基礎

  「基督教會是建立在聖經上帝話語的基礎上。」這是長老教會創始者約翰‧加爾文為教會所下的定義。確實是這樣,教會如果失去聖經上帝的話語,很快就會變成一般社團。也許表面上看起來是很活潑、熱鬧,但是,變質則是遲早的事。我看到有越來越多的教會喜歡用「敬拜讚美」來帶動教會,說這樣比較有活力。也有的教會喜歡開佈道會,或是甚麼靈恩醫治的「特會」,使教會突然間增添了許多人。這些都是好現象。但是,我還是喜歡說:如果沒有聖經的基礎,即使是人再多,事工滿滿,也是枉然!因為,上帝的話才是永遠的。

  在台灣這個靈性相當缺乏的社會環境中,教會要穩定成長就必須有堅強的上帝話語做基礎中心,否則是很困難達成的。我當然知道帶查經是很辛苦的事工,比起準備講道要費神得多;因為主日講道是「單向」的,講三、四十分鐘的道(有的牧師講的更短),講完了大家就回去,很少信徒會再去想傳道者所講的內容,是否真的就是聖經所要傳達的信息。也甚少信徒在注意傳道者所傳講的信息,是否與當今社會景況脫節了。因此,大多數的信徒參加禮拜後就回去了,聽過後就結束了。傳道者因為缺少「挑戰」,剛畢業的時候,準備講道還會認真些,越來就越懶散了。不是他不認真,而是缺少「壓力」所致。但是帶查經班可不是這樣,因為查經班是雙向的。有時查考經文還得逐字、逐句地進行。且有問題可以馬上問,甚至還可以跟參加的兄姊討論、甚至是辯論。傳道者為了怕常常被問倒,就必須對查考的經文有所準備,且是細心地準備。否則一次被問傻了,不打緊。每次都被問到結舌(除非惡意),那將是很難堪的事。沒有一個傳道者希望自己就是這樣狼狽的樣子。因此,查經班才是真正在考驗一個傳道者的場所,同時也是奠立一間教會信仰的最重要課程。

  無論這個時代如何變遷,我們的社會怎樣地轉換,我仍舊深信:唯獨聖經上帝的話才能帶領我們走過最艱辛的旅途。也唯有聖經上帝的話才能讓我們在這動亂不安的世代中,穩定不動搖。我喜歡詩人的話這樣說:「你(指上帝)的話是導引我的燈,是我人生路上的光。」(詩篇一一九:105)我們豈不是常常說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很黑暗嗎?那為甚麼不研讀聖經呢?這也就是我為甚麼一再堅持的理念:評估一間教會的品質,是從該教會是否有開查經班看起。我不會去看該教會禮拜多少人,或是奉獻多少,或是參觀該教會硬體設施多麼美好、完整,我最先想知道的,是該教會的傳道者有沒有帶信徒查經,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推動信徒每日讀聖經

  除了開查經班,也應該盡力推動信徒讀聖經,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門信仰功課。從一九九九年元月初一開始,我帶領台北東門教會預定以三年的時間讀完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後來因為大家認真讀,且有不少兄姊反應可以將速度放快些。於是在第二年(二○○○)的下半年就將每天讀的經文範圍拉大了一些,今年又稍微加快一點,使得原本預計在今年(二○○一)年底才會結束一遍的速度,提早在五月卅一日完成。然後緊接著將從今年的七月初一開始讀第二遍,預定用三年的時間讀完。只所以放慢了每日讀經的進度,是因為大多數的會友建議不用快,因為需要思考經文的內容,雖然已經讀過了一次,第二次希望用更多的時間思考。這樣的建議真讓我聽了之後深受感動,因為這表示大家不是只在應付每日讀聖經的靈修功課,而是確實在思考聖經的話語之意。

  剛開始推出每日讀聖經運動之時,很擔心大家因為有些經文看不懂而不想繼續讀下去,因此,每個禮拜的週報上我寫「聖經導讀」,為的是希望提供簡單的聖經背景和比較特殊的經文之含意,或許這樣可以幫助大家明白聖經,進而不會有讀到半途而廢的情景。這套「聖經導讀」就是在這樣的動機下寫出來的。真感謝台北東門教會兄姊的用心讀聖經,我才會受到感動、激勵,排除一切困難將「聖經導讀」整套寫完,真感謝上帝的幫助、扶持。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