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來推動「少一道菜、多一分愛」的理念

黃武東牧師有一次去一間教會為台南神學院紀念主日募款;禮拜結束後,教會會計隨即將點算好的奉獻交給黃牧師帶回神學院。像這種情況,當我還在神學院讀書時也常碰到。因為當時的金融業不像今天這麼發達,所以我們神學生受派去教會請安、募款時,教會為了要省去匯款的麻煩,總是會將當天教會為神學院奉獻的錢直接交給我們帶回學校。正因為如此,該間教會在把當天為神學院奉獻的錢點算清楚後,就直接交給黃牧師,並且讓他知道總共有多少錢。

當時,黃武東牧師在咱長老教會已經很有名氣,他是總會總幹事,要邀請他講道很不容易。所以能夠藉著神學院紀念主日由他到教會講道,那真的是很難得的機會。於是主日禮拜後,該教會就有一位當醫生的長老特地邀請黃牧師去他的家共進午餐,同時也邀請教會牧師和幾位長執作陪。

為了要請黃牧師吃午餐,那位長老早就向菜市場魚攤、肉攤訂了幾種好料,並且交代家裡的廚師要加菜,煮了一桌的佳餚。那天中午,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也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吃到過年時才有可能吃到的貴重好菜。

談話中,那位長老一再說明哪道魚、蝦、肉品等,是特別「吩咐」才能拿得到。他很自傲地說:「這些都是上品貨,是我特別交代市場魚攤的人特別準備的。包括龍蝦、蝦子、魚等等,都是特別訂購的。因為知道黃牧師要來,我們才有機會吃到這款上等料理。可真不容易啊!」

吃過飯後,大家就在客廳聊天。身為主人的長老又說:「來,黃牧師,這是此次比賽得到冠軍的茶葉。你品嚐看看,很香喔。」其他幾位作陪的長老聽了之後,隨即回應說:「真正是好茶,真正是好茶。」接著,他們看到黃牧師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之後,就紛紛開口問說:「好茶,對喔?」
黃牧師並沒有回應,只是再喝第二口。這時,那位長老就接著問說:「黃牧師,這真正是好茶耶,是今年比賽的冠軍茶,很香喔。」黃牧師聽了,就再喝第三口,然後回應說:「壞茶(pháiⁿ-tê)!真壞茶!」

大家一聽,都感到相當訝異,特別是那位長老更是錯愕萬分。他特別準備此次比賽的冠軍茶,為的就是要泡給黃牧師喝,怎麼可能是「壞茶」?若這真的是「壞茶」,那可真的是非常失禮的事,因為他非常敬重黃武東牧師。為此,他再次慎重地向黃牧師問道:「黃牧師,這真正是此次比賽的冠軍茶,我特地買來就是為了要泡給你喝的。怎麼可能是『壞茶』呢?不可能的事,你愛開玩笑吧。來,你再喝一杯看看。」
於是,他們再次給黃牧師倒了一杯,而大家也再次拿起茶杯聞香,並異口同聲地稱讚茶味真的很香。當一群人在等待黃牧師跟他們說:「真香」時,黃牧師緩緩地放下杯子,然後輕聲地說:「真壞茶。卡實,真壞茶。」

那位長老忍受不住,請黃武東牧師一定要解釋原因。黃牧師這才說:「我今天來你們教會,是為了神學院募款,現在神學院欠缺經費甚多,很盼望所有的教會都能盡心、盡力,為神學教育的需要奉獻。但今天禮拜結束,司庫的執事將今天的奉獻全部交給我,並告訴我數字。我發現,所奉獻的錢,比起中午吃的料理和現在喝的這茶的錢還要少。這就是我在說『壞茶』之因。」

原來黃武東牧師是在說「催」這個字,這個字在台語讀作「chhui」,但也可以讀作「tê」。黃牧師的意思是:他到該間教會去募款,結果會友奉獻的不多。因此,當那位長老說第一名的冠軍茶是「好茶」時,黃牧師說「壞茶」,意思就是募得少之意,或是指很難募到理想目標的款項。黃牧師會這樣說,是因為該教會是一間大型教會,聚會的人數很多,又有好幾位醫生和商人,他們都是教會重要幹部,但對神學教育顯然關心不足;特別是他發現奉獻的名單中,這些長執的奉獻甚少。可是,他們花在買魚肉、茶葉等方面的錢,卻一點也不手軟。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花在吃的食物、穿的衣服上的錢很多,卻甚少會將辛苦賺來的錢用在有意義的事上。就像台北市辦一次花卉博覽會,單單廣告宣傳等,就花去一百餘億;而所謂「路平專案」的花費也是多到數十億。另外,教育部說要在各鄉鎮學校蓋游泳池,編列預算多達一百六十億,而推出所謂品德教育也是一百餘億。但是,在全國各處偏遠地區或農村,特別是原住民地區的國、中小學,繳不起學校營養午餐的學生多得是,更不用說繳不起學費的學生了。類似這樣的問題都是很值得我們認真來省思。

我當然知道辦花卉博覽會,會帶來觀光產業、增加收入;我也知道道路平坦了,車子開起來就會比較穩,車禍也會跟著減少。此外,越多學校有游泳池、學生身體越健康,長遠來看就能減少醫療費用的支出;而有好的品德教育,就能降低我們社會的犯罪率,甚至可以減少治安人員的編制等等。但是,我更知道一件事:如果一個人今天吃不飽、穿不暖,我們在期待有一個安寧、健康的社會,那真是一種奢求啊!

海地,這是中南美洲地區最貧窮的國家,許多的社會因素也造成這個國家成為愛滋病傳染、擴散的溫床。這次,海地遭遇到大地震所帶來極大的災難,死亡人數保守估計會超過二十萬人,而湧入鄰近多明尼加共和國的難民至少就有五十萬人以上。他們確實需要我們給予關心,送一分愛給這個深陷苦難的國家和人民。
我們的作法很簡單,就是在這次農曆過年家家戶戶在準備年夜飯時,少準備一道菜,就可以節省下這道菜的錢,將之用來救濟海地的災民;這樣的行動,在他們的生命上就會多一分我們的愛。千萬不要小看我們做這樣微小的一件事,其所含有的意義是很大的。就像箴言十九章17節所說的:「濟助窮人等於借錢給上主;他的善行,上主要償還。」我們伸手幫助海地難民,並不是想要從他們身上得到甚麼回報;其實,也不可能得到甚麼。我們這樣做,只是在向上帝表白:我們有實踐聖經的教導——愛上帝,也愛鄰人如己。

另一方面,我們也呼籲所有家長來教導子孫,將今年所得到的壓歲錢,取出一包來參與捐獻。這樣做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可以透過這樣的機會教導我們的子孫:懂得關心苦難者的需要,就是在回應、感謝上帝賞賜的愛。
楊明倫教授正在積極推動「送愛到海地」,他是咱台灣新竹人,也是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醫學院小兒心臟科教授。他加入了這項「送愛到海地」的救助工作,上個月底才從海地回美國,正在籌募更多的經費,好購買醫藥用品以及各項需要的用品。我們可以透過他成為這項救助工作的參與者。
願上帝賜福我們所做的這項救助海地的事工。

2010/02/07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03